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去年12月22日,协和医院医务人员集中义务献血。(资料图片)记者王海欣摄

  血荒年年有,今冬更严重。受郭美美事件、网传千袋过期血流入医院等事件影响,北京市红十字血液中心经历了空前的信任危机,加之气候影响,预计“年采血量同比下降严重”,京城多家大医院的用血手术亦因此延期。“血荒”这个关乎性命安危的字眼牵动着所有人的心,记者探究其因发现,除公众信任度外,对无偿献血存误解、返血报销政策复杂、全民献血未普及等亦是其积弊之处。

  去年12月28日,市血液中心宣布,将开展9项动员活动,包括进企事业单位宣传号召无偿献血、献血车定期进高校等,但这能否起到标本兼治的作用,还是一时的权宜之计?

  -现状

  400毫升血血虫开价1300元

  2011年12月31日,首都献血服务网显著位置滚动提示着本市血库的库存情况,其中红细胞库存A、B、O、AB型血均显示为“紧急献血”。

  1月1日,新年第一天,张先生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在北京一家大医院住院部血液室外,攥着血虫的身份证,他踟蹰着。血虫开价400毫升血1300元。为治疗腿部肿瘤,他和朋友顾不上在家过年,去年年底从鄂尔多斯赶到北京,好不容易住进医院,但却没想到,医院“没血”。

  张先生朋友的手术定于1月4日,院方告知,病人手术需备400毫升血浆,家属需“自筹”。“为血所困”的张先生只得找到血虫欲买血,却被开了个高价。当和血液室医生说明情况后,医院网开一面,同意为张先生的朋友提供血浆。“只在电视里听说血荒,没想到北京这么大的三甲医院也‘没血’。”张先生觉得不可思议。

  张先生的情况并非个例。记者从多家三级医院获悉,临近春节,各类手术需求积聚,但面对血液供不应求、择期手术需要排队的窘境愈发严峻。宣武医院血管科一主任医师表示,这两年“缺血”情况一直存在,去年更为明显,包括胸部、脏器等用血量较大的手术多需患者家属“互助献血”。

  2011年的最后一天,在北京市血液中心的官方网站——首都献血服务网上的显著位置,滚动提示着本市血库的库存情况,其中红细胞库存A、B、O、AB型血均显示为“紧急献血”,血小板库存提示中,除了B型和O型为“欢迎献血”外,A型血和AB型血的情况也不容乐观。

  团体无偿献血动力不足

  “靠天吃饭”的街头血液采集跟不上用血速度。龙年春节后,北京市血液中心的采血车要定期进高校“募血”。

  北京医院众多,临床用血量以每年10%至15%的速度增加,但“靠天吃饭”的街头血液采集却“跟不上趟”。

  如何提高献血率,满足临床用血需求?在校大学生是无偿献血的主力军之一,市血液中心在去年12月底表示,血液中心将在龙年春节后联手多家高校开展采血车定期进校园活动,旨在每月或每周定期进高校“募血”。

  此事引发公众热议,“采血车应定期开进政府机关”“义务献血应纳入公务员政绩考核”等言论在网上沸沸扬扬,建议团体无偿献血途径和方式应多样化。

  数据显示,目前我国人口献血率只有8.7‰,低于世界中等收入国家的10.1‰的比例。业内临床专家认为,本市无偿献血采集渠道过于单一。同时,从有偿到无偿献血,在过渡转型的过程中,无偿献血的理念还未在公民中广泛传播,献血和用血观念均需改进。现在依然缺少措施,可以广泛调动起全民参与献血的积极性。

  目前,本市九成以上的无偿献血来自街头流动采血点,对此,市血液中心相关人员坦言,相比于市民街头无偿献血,团体无偿献血可有效提高本市血液库存,自去年11月在全市范围内发出“献血动员令”后仅三天,团体无偿献血就达到近1500单位,与献血淡季时全市数十个街头采血点的日采血量相当。

  市血液中心相关负责人坦言,团体无偿献血是本市无偿献血发展的主要方向之一,但因缺少相关激励机制与考评优先机制,目前只能靠采血部门“单枪匹马”的号召和动员,收效自然未达到预期(占献血比例的40%),所占比例不足10%。

  合理用血行为待规范

  提高献血率的同时,规范临床用血更是必不可少的举措。

  “开源节流”是保障本市血液库存稳定、临床用血需求得到有效满足的关键。提高献血率的同时,规范临床用血更是必不可少的举措。

  中南大学湘雅医院输血科主任李碧娟曾透露,在一些省、市综合性医院病历抽查时发现,临床不合理用血的比例超过50%,主要表现为过度输注红细胞、“少量血”“安慰血”“搭配血”、滥用血浆等现象严重。

  “现在采供血机构采血量下降,不能满足临床需要,这是多因素造成的”,中国医科院阜外心血管病医院输血科主任纪宏文表示,一方面,并非所有手术都适用于输血或大量输血;另一方面,输血的合理剂量尚无严格的标准和适用范围,因此,对输血适应证和剂量掌握对医生是个考验。

  血液供应与临床用血的矛盾不断加剧,甚至影响医院的正常医疗工作。如何杜绝不必要输血,节约宝贵的血液资源,已经成为亟待解决的课题。作为用血大户,阜外心血管病医院将单病种用血量作为病房绩效考核和评优指标。实施综合的血液管理措施后,医院2011年平均每例手术红细胞和血浆用量比2008年减少逾五成。

  献血者用血手续被指繁琐

  各地献血奖励标准、用血返还标准等不统一,有些献血者用血后,要通过邮寄相关票证等方式,到献血地报销费用。

  在不少献血者看来,让自己和家人免费用血是主要的献血理由。但实际上,因缺少全国联网的献血信息系统,献血者用血时不能在医药费中直接扣除,而需先垫付用血费,然后拿着献血证到献血地区的卫生部门报销。

  “5年里,我在广州、北京等多个城市献过血,每次都是200毫升,但我爱人手术住院想享受用血福利时,却发现不是一般的麻烦”,家住大屯的朱先生抱怨说,要先支付近千元用血费用不说,还要拿着身份证、献血证、住院明细等到区县献血办报销。

  按照北京规定,献血者自献血之日起10年内免费使用献血量五倍的血液;献血者的配偶、直系亲属自献血者献血之日起10年内可以免费使用献血量等量的血液。“献血时方便无阻,用血时为什么这么复杂?”朱先生不解。

  “献血容易用血难”的不便一定程度上影响了献血者的热情。各地献血奖励标准、用血返还标准等不统一,有些献血者在用血后,要通过邮寄相关票证等方式,到献血地报销用血费用。

  无偿献血有偿使用存误区

  临床使用的血液本身不用花钱,大家为200毫升血支付的费用,是血液从采集、保存、检测到运送等环节支付的成本费。

  “血液中心是公益机构,无偿献血毋庸置疑,但用血时为什么要交钱呢?”不少市民想不明白,200毫升“爱心血”在医院的价格却高达300元左右。去年8月1日,《人民日报》一篇关于“无偿献血为何有偿使用”报道引发公众高度关注。

  业内人士表示,临床使用的血液本身并不用花钱,大家为200毫升血所支付的费用,其实是血液从采集、保存、检测到运送等环节支付的成本费。

  同时,对血液和献血知识不了解是公众长期以来存在的认知误区。“献血会发胖吧?如果献过一次后不经常献的话,身体会难受吧”,听说献血“会上瘾”后,本科毕业的白小姐至今仍对献血“敬而远之”。

  有调查显示,在千余名投票者中,53.41%的人从来没献过血;37.87%的人一年或者更长时间献一次。由于担心献的血没有帮到真正需要的人,37.33%的人会直接把血献给身边人;26.7%的人出于献血安全、用途等一系列问题,明确表示不会去献血;6.54%的人表示自己献血是单位或学校的要求,属于不情愿的“被献血”。

  对此,市血液中心多次强调,一次献血200―400毫升,占总血液5%―10%,机体会刺激器官加快制造新血液,不会影响健康,但公众对无偿献血的知晓率和正确认识尚需要一个培养的过程。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无偿献血“亮红灯”暴露四问题 有偿使用存误区 1 血荒年年有,今冬更严重。受郭美美事件、网传千袋过期血流入医院等事件影响,北京市红十字血液中心经历了空前的信任危机,加之气候影响,预计“年采血量同比下降严重”,京城多家大医院的用血手术亦因此延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