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29日,哈尔滨市民李先生拨打本报新闻热线举报,在道里区康安路上有一家加工毛肚、心管的黑作坊,每天的产量都在上千斤。“这些毛肚、心管经过简单的浸泡、蒸煮后,被拉到了多个农贸市场进行贩卖。”30日上午,记者以进货名义进入该黑作坊进行暗访时看到,黑作坊内臭气熏天、污水横流,毛肚、心管竟泡在厕所旁。对此,黑作坊老板竟称“这是哈市最干净的毛肚加工厂”。当日下午,道里质监分局依法查处了这个黑作坊,并封存了生产原料和成品。

  黑作坊暗藏检车站院内

  30日9时30分许,根据举报人李先生提供的线索,记者来到道里区康安路31号。记者在现场看到,这里是一家检车站。经过反复寻找,记者在检车站院内发现了一处可疑的两层楼房楼顶的烟囱正不断冒着黑烟。在通往该楼房的狭窄过道处,记者看到地面、墙壁上沾满了油污,透过一扇锁着的黑铁门,记者听到屋内传出机器的轰鸣声。附近居民告诉记者,这里就是加工毛肚、心管的黑作坊,“每天都有很多面包车来这里拉货。”

  10时许,一辆车牌为黑AS7143的面包车停在了黑作坊门前,司机下车后将车后门打开,一名工人推着推车从屋内走了出来,将五六个红色塑料袋装上了面包车。记者上前询问袋里装的是不是毛肚?该工人警觉地问记者是干什么的。记者称刚在附近开了一家火锅店,经朋友介绍想来进点货。随后又经过几番询问,记者终于获得了“信任”,跟着这名工人进入了生产车间。

  黑水煮黑毛肚 用木棍翻搅

  进入二层楼房后,记者就被迎面扑来的臭气熏得不敢呼吸。记者看到,低矮的房间内满是泡着毛肚、心管的塑料桶和水池,水池上面漂浮着黄黑色的泡沫,污秽不堪。地面上的污渍厚厚一层,零乱地摆放着尚未加工的毛肚。

  该工人带着记者参观了“工厂”的厨房,一口直径约1米的大锅正冒着热气,一名工人一边叼着烟一边用木棍翻搅锅内还连带着黑色血肉的心管和毛肚,锅内的水完全是粘稠的黑水。该工人告诉记者,发黑的心管煮熟以后用碱水泡四五次就能变白。随后记者在最靠外泡心管和毛肚的水池旁发现了一扇小门,走近一看竟是厕所。

  这名工人一边带着记者参观一边介绍“产品”的价格,“毛肚每斤9元,心管每斤10元。”当记者质疑黑作坊的卫生条件时,该工人笑着说:“哈市所有加工毛肚的地方,这里是最干净的。”

  日产千斤销往三大农贸市场

  随后,记者与哈市质监局道里分局取得了联系。半小时后,执法人员赶到现场。记者跟随执法人员再次进入了该黑作坊。看到执法人员前来检查,工人们连忙打扫卫生,打捞水池中漂浮的泡沫,用水管冲洗地面上的污渍。面对执法人员的询问,工人称老板在透笼农贸市场,马上就回来。工人告诉执法人员,黑作坊每天的产量在上千斤,除了销往透笼农贸市场外,还销往一面街、景阳街等农贸市场。记者还在该黑作坊仓库发现了大量名为“渝桥香健康毛肚”的包装袋,包装袋上的厂家地址竟为“北京市丰台区”。黑作坊的工人表示,他们生产的一部分毛肚就装进这种包装袋,塑封后能卖得更贵些。记者在网上查询后发现,该包装袋标注的工商注册号根本不存在。

  老板自称多家火锅店来进货

  执法人员到达现场半小时后,老板屈建华气势汹汹地赶回黑作坊,并将一张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摔在记者面前。记者仔细一看,这张营业执照是屈建华在透笼农贸市场的营业执照,且有效期截至2010年6月23日,已经过期一年多。

  记者询问得知,屈建华是重庆人,来哈尔滨经营该黑作坊已有2年了,在透笼农贸市场有自己的直销点,黑作坊内4名工人都是屈建华的同乡。当记者询问“在这样的卫生条件下做出了的毛肚和心管能不能吃”时,屈建华理直气壮地说:“这东西一点也不闹人(伤人),很多火锅店都在我这进货。”

  屈建华接受执法人员调查时表示,他的作坊没有营业执照、产品标准、质检报告等相关手续,是黑作坊。目前,该黑作坊已被哈市质监局道里分局依法取缔,生产原料及成品被现场封存。对于该黑作坊的进货渠道、销售渠道,执法部门将进一步调查。(文/摄 鲁明明 刘津津)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黑作坊厕所旁加工毛肚 老板自称“全市最干净” 1 29日,哈尔滨市民李先生拨打本报新闻热线举报,在道里区康安路上有一家加工毛肚、心管的黑作坊,每天的产量都在上千斤。“这些毛肚、心管经过简单的浸泡、蒸煮后,被拉到了多个农贸市场进行贩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