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患者表示医生字迹太潦草看不懂,图为病历复印件。

曾藏身在患者体内的4块纱布。

4块纱布,其中一块有手臂长。

  她疼得倒在地上 体内的纱布已经腐烂 一切皆因:

  4块纱布误藏“私处”76天

  院方:病历已写明纱布需在24小时内取出 患者:医生字迹过于潦草看不懂 双方仍在协调

  一名35岁的女子因怀疑自己得了妇科病,在顺德北滘医院进行了活检。在手术中,医生取出待检查的组织后,将四条纱布塞进女子的“私密处”内以止血。76天以后,女子觉得疼痛难忍,于是紧急送到医院检查,这才吃惊地发现,原本应在一天之内取出的四条纱布,竟还遗留在体内!医生取出早已发黑发臭的纱布后,赶紧让一直喊痛的患者住院治疗。

  纱布误留在“私密处”忘取,到底是谁的错?医患双方各有说法。医院方认为,关于患者需在24小时内取出纱布的内容,早已写在病历上,患者“未遵医嘱”。而患者却表示,医生的字迹过于潦草,根本就看不懂。昨日上午,北滘镇政府通报了这起医疗事件,目前双方协调工作仍在进行中。

  手术

  患者遭塞纱布浑然不觉

  据35岁的患者阳女士介绍,今年9月26日,她因感觉自己身体不适来到顺德北滘医院看妇科病,当时医生匆匆地在病历上写下几行文字后,叫自己马上去手术室做一次活检,以观察是否发生了病变。阳女士随后来到手术室内,医生在她的“私密处”取出了待检的组织,为了止血,医生塞了几块纱布在她的伤口附近。“手术过程一直很痛,医生塞纱布到我身体里的时候,我根本就没有知觉了。”

  做完手术后,阳女士就回到家等待检查结果。在此期间,阳女士称并未感觉身体有其他异样,除了偶尔有轻微“腹痛”的感觉以外,还和平常一样上班和生活。

  病变

  纱布腐烂 患者疼痛难忍

  阳女士回忆称,10月1日,她再次来到医院取活检检查结果。发现检测结果上写着“慢性宫颈炎”,她马上找到医生。“医生建议我等过完一个生理期后来住院治疗,否则就有可能癌变。那时纱布已在我的身体里塞了好几天,没有一个医生提醒我要取出身体里的纱布。”

  随后,阳女士便回家继续等待。两个多月过去了,阳女士竟然没有过完一个完整的生理期,更严重的是,由于纱布塞在自己的体内,以前偶尔只是感觉轻微疼痛,后来就痛得越来越厉害。阳女士的丈夫说,12月11日,妻子正准备去上班,突然痛得躺倒在地上,他赶紧将妻子送到了医院治疗。随后,医生这才吃惊地发现,阳女士体内竟然还塞着两个多月前在手术时留下的纱布。

  医生小心翼翼地取出纱布后,赶紧将阳女士送到住院部治疗,这时她的“私密处”已经出现因纱布引起的其他疾病。

  纱布:展开后

  有成人手臂那么长

  昨日上午,仍在医院住院的阳女士向记者出示了从她的身体内取出的4块纱布,记者发现,这是三块方形和条形纱布,其中方形纱布都有半个手掌大,一条条形的纱布完全展开后,差不多有成人手臂的长度。

  随后,阳女士出示了一份病历复印件,记者看到,病历的首页上写下了患者的手机号码。翻开病历,在其中一页的右下角位置,写有9月26日当天由医生留下的两行字迹。“这么潦草,有谁能认出来病历上写的是什么?”

  阳女士坚称,两个多月以来,接诊自己的妇科医生累计达三名以上,却从来没有一人口头提醒自己要及时取出纱布。医院表示,写病历的医生表示有过口头医嘱,但此事证实起来非常困难,现在唯一的证据就是病历。

  焦点:

  医生是否嘱咐过

  对于医生当时是否有过口头医嘱,通知活检后一天内取出纱布,患者坚称没听到,而医生却坚称说了。

  患者阳女士表示,医生肯定没有交代,否则自己不会“拿自己身体开玩笑”,明知道纱布留在体内而不取。另外,自己在这两个多月内,先后接触过该院三名以上的医生,却没有一个人提醒她要取纱布。目前,双方唯一认同的证据就是病历。

  医院:

  病历总会

  有人看不懂

  院方表示,作为医院,无法要求各诊室的医生写病历的时候用一种字体,目前医疗方面的法律法规也没有对此有硬性要求。院方称,患者从11日起已经在医院接受治疗,目前身体状况良好。但患者及其家属提出该院要全部承担医治患者疾病的责任,并赔偿10万元。医院方面称,若患者经济困难,院方可逐级申请减免其医疗费,但10万元的要求“要价太过高”。

  昨日下午,北滘镇政府通报称,近日一名患者以某医院出现医疗事故为名多次到该医院“讨说法”。12月22日、26日和28日多次前往该院,曾出现持械威胁医务人员和企图自残等激烈行为。镇卫生、公安部门多次召集患者及医院相关人员进行协调。目前,相关协调工作仍在进行中。(记者肖颖摄影报道)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或因医嘱潦草 顺德一医院纱布误藏患者私处76天 1 一名35岁的女子因怀疑自己得了妇科病,在顺德北滘医院进行了活检。在手术中,医生取出待检查的组织后,将四条纱布塞进女子的“私密处”内以止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