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视频排行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首播

重播

患者手上的红色肿块非常像是虫咬过的痕迹。

  一觉醒来神志不清并发肌溶解症 南京夫妻俩梦中被小虫下“迷魂针”?

  两人治愈后回家排查,逮着的“头号嫌疑犯”是只蜘蛛

  但昆虫学家力证其“清白”

  一觉醒来神志不清,无法言语,甚至半边手臂麻木,抬都抬不起来,逮着的“头号嫌疑犯”却是一只“细胳膊细腿”的蜘蛛——南京市第一医院最近就接诊了一对这样离奇的患者。真是这只蜘蛛对这对夫妻下了“迷魂针”吗?

  离奇“中毒”

  一觉醒来夫妻俩“中了迷魂针”

  李先生和万女士都是年近中年,在城南安家没有多久,还有个已经上高中的女儿。12月22日对李先生这一家人来说也是个再平常不过的日子。在家和女儿吃完晚饭,万女士看了会电视,差不多时间就睡觉了。当天晚上,李先生在外和朋友吃饭,差不多晚上11点才回到家中。第二天早上一早,李先生的女儿起床准备上学,却发现有点不大对劲——自己的爸爸妈妈居然都没有起床。

  李先生和万女士当时还躺在床上,表情却挺痛苦。女儿喊了好几声,李先生和万女士哼哼表示答应,可是问怎么了,两人也答不上来。感觉到情况的严重,女儿赶紧拨打了120。120救护车将两人送到了南京市第一医院急诊。在急诊室,医生们发现李先生和万女士情况确实怪异,神志模糊,呼唤有反应,回答却不切题,可血检、尿检等检查却都基本正常。

  “我是在病人到达医院半小时后接到电话的,当时急诊医生说有一对病人很奇怪,连经验丰富的医生也看不出来到底出了什么问题。”急诊科秦海东副主任赶到现场时,李先生和万女士已经接受了补液等初步治疗,两个人神志都已经基本清醒,万女士整个人看起来蔫蔫的,问话也只是偶尔答几句,也不怎么动弹,李先生看起来情况要好一些,只是不住地问怎么回事,精神看起来兴奋得有点接近狂躁。

  可能性被一一排除,发现虫咬痕迹

  “如果是冬天睡觉起来后有神志不清的状况,我们首先会想到的是不是煤气中毒了。”这种可能性被检查报告给排除了,血、尿、心电图等等,除了血相有点高,其他都很正常。是食物中毒吗?不可能,两人一个在家一个在外,吃的东西完全不同;是水出了问题吗?可李先生说回家就没喝过水,直接睡觉了;药片过敏?两人当天都没有服过药。难道是心肌梗死或是脑血管病?两人同时发作?概率也太小了……

  可能性一项项排除,真相却没有呼之欲出,李先生和万女士的病情真把医生给难住了。“万女士脸上原本是戴着氧气面罩的,这时候有人将万女士的氧气面罩拿下来了一下,我这才看见了万女士下巴上的红肿。”万女士下巴上肿起了一大片,摸起来还硬硬的,仔细看还能看到红肿中间有个小破口。

  “可能是虫咬的。”秦海东副主任立即帮李先生也做了检查,果不其然在李先生的耳后和手上都发现了红肿的痕迹。“一点也不痛,手上的这块红肿我还以为是那儿烫到了。”李先生说。结合李先生和万女士的症状,“虫咬”是最大的可能。

  病情突然加重,患者出现“肌肉溶解”

  “早上九点多送到医院的时候,两人都说肌肉有点酸痛、僵硬,但检查结果却还好。”秦海东副主任告诉记者,但到下午四点多的时候,李先生的病情却突然加重了。李先生的肌肉酸痛加剧,右手甚至抬都抬不起来。“我们下午再查的时候,李先生的肌酶已经高达四五千,也就是肌肉出现了溶解的症状,溶解物进入了血液中。”秦海东副主任说,这是横纹肌溶解症,也是曾经的新闻热点“小龙虾病”。

  “如果患者肌肉溶解再继续,有可能会损伤肾脏、甚至是心脏和呼吸系统。”秦海东副主任告诉记者,他们将神经科、皮肤科等多个科室的医生请来会诊。“我们一方面给患者大量挂水补液,促进毒素的排出,另一方面给患者用上了保护肌肉、神经的药物,两方面同时进行,控制住了病情。”

  即使这样,李先生的肌酶下降速度也比预想的速度要慢。本该三天就可以恢复正常的肌酶最终花六七天才重回正常范围之内。李先生和万女士一共在医院住了七天,才痊愈出院。

腿脚细长的“幽灵蛛”。 宋峤 摄

  医生“查案”

  第一轮排查:

  症状:冬天睡觉起来出现神志不清呼唤有反应,回答却不切题。

  ●猜测一:煤气中毒。

  证明:检查报告显示,除了血相有点高,血、尿、心电图等其他都很正常。

  猜测一被否定。

  ●猜测二:食物中毒。

  证明:两人一个在家一个在外,吃的东西完全不同。

  猜测二被否定。

  ●猜测三:水有问题。

  证明:李先生回家没喝水,就直接睡觉了。

  猜测三被否定。

  ●猜测四:药片过敏。

  证明:两人当天都没有服过药。

  猜测四被否定。

  ●猜测五:心肌梗死或脑血管病。证明:两人同时发作的概率实在太小了。

  猜测五被否定。

  第二轮排查:

  新症状:万女士下巴上肿起硬硬的一大片,仔细看还能看到红肿中间有个小破口。李先生的耳后和手上都发现了红肿的痕迹。两人出现横纹肌溶解症症状。

  ●猜测六:虫咬。

  证明:从皮肤表面看,虫眼是存在的,医生认为如果是单纯的过敏,情况不会那么严重。患者有表现出神经毒性的症状。从伤口、症状等情况来看,基本排除蛇毒、蜂毒可能,剩下就是虫咬了。

  猜测六被肯定。

  患者“缉凶”

  回家后对自己的房间来了个“地毯式搜索”。在床头储物柜中发现了一只“幽灵蛛”。

  昆虫专家“辩护”

  毒蜘蛛形态一般不会很瘦长,颜色也比较鲜艳。“幽灵蛛”是一种常见蜘蛛。以昆虫为食,不咬人,没有毒性。

  揪出“嫌犯”

  两位患者:地毯式搜索揪出“头号嫌犯”

  病虽然治好了,李先生和万女士却有家不敢回。从出院起就借住在亲戚家中。“一天没发现是什么虫子,哪里敢回家。”

  “了解了他们睡的是棕垫床,我想是不是棕垫里生了什么虫子,所以让他们回家先检查一下棕垫外面的套子有没有破损,然后从整个床开始,把房间仔细理一遍。”李先生回家之后按照指导对自己的房间来了个“地毯式搜索”。李先生家床头是个储物柜,里面放着席子等杂物。床垫没有问题,李先生打开储物柜就发现了一只蜘蛛。李先生用玻璃罐一扣,“头号嫌疑犯”就被逮着了。

  李先生带着蜘蛛回到急诊科找到秦海东副主任,秦海东副主任先是请教了疾控部门,可疾控对蜘蛛也没有研究。“头号嫌疑犯”能不能“定罪”,谁也说不准。

  昆虫专家:“嫌犯”叫幽灵蛛,无罪!

  昨天在南京市第一医院急诊,记者也见到了玻璃罐中的“头号嫌疑犯”。这只蜘蛛个子不大,腹部细长,八条腿却又细又长,虽然已经在玻璃罐中呆了三天,但还算精神,也“不甘寂寞”地织起了网。

  记者随后带着这个“嫌疑犯”找到了南京农业大学昆虫学系主任、江苏省昆虫学会理事长洪晓月教授。洪教授仔细观察了玻璃罐中的蜘蛛后告诉记者,从肉眼初步判断,这只蜘蛛应该是“幽灵蛛”。另外一种肖鞘科的蜘蛛和这只蜘蛛长得也挺像,但一般生活在农田中,不会出现在城市室内。

  “毒蜘蛛形态一般不会很瘦长,颜色也比较鲜艳,身体上绒毛也比较多。通过这些形体特征可以来判别。”洪晓月教授告诉记者,幽灵蛛和毒蜘蛛完全是两个样子。幽灵蛛是一种很常见的蜘蛛。它的特点是身体灰白色,腹部长筒形或隆起,步足极细长,超过身体的3倍。

  和“幽灵蛛”的名字一样,这种蜘蛛是屋内阴暗角落里常见的一种蜘蛛,会结网,但网不像常见的蜘蛛网那样规则。它以昆虫为食,不会咬人,也没有毒性。李先生和万女士这样严重的症状,应该不是“幽灵蛛”所为。

  “真凶”猜想

  “蜘蛛种类很多,有毒的很多,但是在南京的蜘蛛种类基本是没有毒性的,也不会有攻击性。”洪教授介绍,“在我看来,有两种可能性。一是蜘蛛脚上可能带有一些灰尘和病菌,如果爬过皮肤,可能造成过敏。另外一种可能性是确实是虫咬,但是是其他种类的昆虫。”

  南京市第一医院皮肤科许惠娟主任参与了李先生和万女士的救治,她也支持“虫咬”的可能性。“从皮肤表面看,虫眼是存在的,如果是单纯的过敏,情况不会那么严重。患者有表现出神经毒性的症状。按照常理来说,蛇毒、蜂毒也有可能,但伤口、症状不符合,而且如果是这两种,患者不会被咬了自己也不知道。”

  被逮住的幽灵蛛确实是“冤狱”,但“真凶”是什么种类的昆虫,目前还不能确定。

  提醒: 虫咬可以服用些抗过敏药物

  “现在是冬天,昆虫都不活跃,目前急诊接收到的被蜇伤比较少,但也要注意。” 秦海东副主任告诉记者,如果是较为严重的蜇伤、咬伤。医院会给予药物外敷,再加上对症治疗。患者也可以服用一些抗过敏的药物,因为人体被虫咬后的一些不良反应,也可能正是对昆虫的蛋白或是细菌过敏引起的。如果症状比较严重,应当及时就医。(杨彦)

视频集>>

热词: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channelId 1 1 夫妻俩睡觉被小虫叮咬 神智不清并发肌溶解症 1 一觉醒来神志不清,无法言语,甚至半边手臂麻木,抬都抬不起来,逮着的“头号嫌疑犯”却是一只“细胳膊细腿”的蜘蛛——南京市第一医院最近就接诊了一对这样离奇的患者。真是这只蜘蛛对这对夫妻下了“迷魂针”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