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日前,北京市卫生局宣布预约挂号统一平台正式运行,该平台可通过电话114和网站www.bjguahao.gov.cn两种方式预约。经过近5个月试运行,该平台目前已覆盖北京市所有66家三级医院。北京聚集着优质医疗资源,据统计,每年有近7000万外地患者进京挂专家号,加之本地患者,各种各样的挂号方式能为这么庞大的群体带来看病方便吗?记者体验,一探究竟。

  普通号预约不如窗口挂号

  记者决定先尝试网络预约挂号,成功登录网上预约挂号平台,预约了北京大学人民医院肾内科的一个普通号。隔日上午8点半,记者来到医院门诊部。先按短信提醒到挂号窗口取号,报上姓名、身份证、所挂科室和顺序号后,领取一张挂号单。记者发现,挂号单上竟有两个号,下方机打的号码是21号,顶头则用圆珠笔手写注明“原41号”。“既然还是按到达的先后来排序,预约岂不多此一举?”记者质疑,护士回答,“预约不如早点来,还能靠前些。”

  专家号招招用尽皆难求

  记者本想在网上预约北京协和医院的专家号,未果。北京市卫生局的工作人员介绍,通过预约挂号平台可以预订第二天到三个月以内的号,像同仁、协和等这些热门医院三个月后的的专家号或者特殊号刚刚在平台上一放出来,马上就会有人来预约,所以要挂到近期的热门专家号是比较难的。

  直接去医院窗口挂号,又是何等的一番景象呢?记者在北京协和医院采访了从辽宁来看病的王福泽。

  王福泽第一次走进北京协和医院,目标是挂一个男科号。他预计看病需花一天,没想到从挂号、看病、检查,到拿着结果找医生,最后用了近两周。第一天上午,王福泽10点才到医院,挂号大军只剩散兵游勇,号自然也没了。当晚,仿效他人,王福泽花了200元押金、10元租金,从医院保安那租了个小躺椅,在挂号大厅睡了一夜。半睡半醒间,他朦朦胧胧等待着保安的“召唤”,那是悬挂在每个挂号者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一旦错过,挂号前功尽弃。如此接连两天,王福泽没有挂到号。这个最初不愿向号贩子低头的人,在第四天早上妥协了。9点多,有人问:“男科的专家号有吗?”号贩子说:“李宏军,全院唯一一个专家号,就在我手上,300,要不要?”“我要!”王福泽急了。

  一番波折后,11点15分,拿着检查单的王福泽走出了男科诊室,专家告诉他检查结果出来,下周一或周四再来,并答应给他加号。带着疲惫,王福泽心满意足:“有他这句话就够了!”

  老病号网上预约难成行

  本报的一位老编辑患有黄斑病变,长期以来,每隔3~6个月就到人民医院眼科复诊一次。擅长电脑操作的她想在网上预约挂号。但是,由于取消“首诊点名”,只有普通专业号、副教授号、正教授号、知名专家号四种分类,她根本挂不了一直给她看病的专家号。“医生什么病都能看,但毕竟各有各的擅长领域。”这位老编辑说,单就眼病而言,就有眼前部疾病、眼后部疾病,如果挂号随机分配,很可能专家擅长的领域与患者所患疾病不对应,如此很难确保患者得到最好的治疗。比如自己看黄斑病变,就希望找个擅长眼后部疾病的专家,如果没有号,宁肯多花些钱挂个特需号,遗憾的是在人民医院特需号也没法在网上预约。她认为个人应有的自主选择权不应被剥夺,再说自己长期看一个医生,如果挂不到他的号,自己怎么办?

  患者不应盯着一种预约方式

  如此多的问题或许超出了政府主管部门的预料。北京市提供的预约挂号统一平台的统计数据显示:普通号和专科号源300万个,成功预约44万个;专家号源156万个,成功预约80万个;特需号源9万个,成功预约6万个。

  北京市卫生局副局长毛羽说,统一挂号平台的成功预约率约为1/3,未预约出的号源重新投放到窗口。专家号未能成功预约,主要在于患者习惯于窗口挂号,对预约挂号方式还不熟悉,同时外地患者对北京预约挂号的新政策不了解。

  毛羽介绍,预约方式多种多样,比如窗口预约、网络电话预约、自助挂号机预约、社区预约等。北京市所有号源是这样分配的:窗口挂号占20%,网络和电话统一预约平台号源占35%,社区转诊预约占5%,医生工作站复诊预约和不同医生之间互约占40%。每个医院投放的比例略有不同。患者不应盯着一种预约方式。北京友谊医院医务处有关负责人也说,许多患者选择预约挂号的方式有偏差。比如孕妇定期产检,次次挂号,十分不便,其实这种情况适合复诊预约。

  预约挂号是一项探索,发现问题才能不断改进。毛羽说,明年,预约挂号工作的重点将逐步转移到分专业挂号,分时段就医。一方面将专业细化,比如外科,将由现在只能挂大外科转为挂骨科或泌尿外科或胸外科,方便患者花较少的时间,找到相应的科室和专家。北京市医管局对接线员的培训也将长期进行,使其逐步达到医院挂号员的水平;另一方面分时段就诊,通知每个患者具体来医院的时间,让病人的候诊时间前移到家中,不用等候太久就能看上病。

  ■观点看台

  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同仁医院副院长徐亮:

  挂号难源于看病乱

  “改变挂号难,根本途径是分层医疗。比如国外的社区首诊,先看全科医生,通过全科医生转大医院或专科医院的专科医生。”徐亮说,与国外情况不同,中国大城市大医院的病人多是跨地区来看病的,患者没有先通过社区转诊的习惯,所以专家接受转诊的患者较少,看专家号难,源于看病乱。在他接诊的病人中,有1/3甚至1/2是常见病或非对口专业的,本不该他看。他建议:在没有转诊的情况下,患者想挂专家号,可以先挂普通号,把相应的检查做了,然后通过普通门诊预约专家。什么时候专家号多数是转诊途径来的,专家资源的利用才充分,也能有效抑制票贩子的活动空间。目前很多医院实行开放式普通门诊,完善专家转诊体系,从根本上解决看专家难的问题。

  北京市卫生局副局长毛羽:

  预约挂号只是挂号形式的改变

  “号的总数没有增加,需求也没有减少,预约挂号只是解决了排队挂号的问题。”毛羽坦言,预约挂号不能解决优质资源紧缺的问题,也不会让紧缺的医生和科室多起来。他强调,预约挂号不是什么时间想挂号就挂号,也不是想挂谁的号就挂谁的号。预约挂号只是挂号形式的改变,解决门诊挂号等候时间太长的问题,变患者“在医院等”为“在家等”,提高就医效率,改善就医的环境。(汪蕾)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网上预约挂号成功率达1/3 老病号无法选医生 1 日前,北京市卫生局宣布预约挂号统一平台正式运行,该平台可通过电话114和网站www.bjguahao.gov.cn两种方式预约。经过近5个月试运行,该平台目前已覆盖北京市所有66家三级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