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广东技术师范学院天河学院21岁学生何伟锋突发急病,同宿舍的室友随即背着他前往校医室抢救。据学生所述,在抢救过程中,他们经历了校医诊断失误、氧气罐无氧气、拨打120延迟等一系列怪现象,最终何伟锋不治身亡。而校方则否认以上问题。广东省教育厅后作出书面回应,将会同卫生部门加强高校医疗管理。

  这件事的是与非目前尚无定论,却引发了公众对校医院的讨论。校医院能让人信得过吗?目前我国高校医疗面临怎样的问题?中国青年报记者走访多所高校医院,并采访业界专家,探寻高校医疗建设之路。

  缺医少药设备不足——校医院靠不住?

  “如果你生病了,你会去校医院吗?”近日,西安石油大学学生通讯社发布的一个问题,在“人人网”上引起了学生的热烈讨论,不少学生回复“校医院靠不住”。

  “校医院大病治不了,有可能还会耽误事。”不少学生反映,高校医院和医务室的医疗设备不齐全,耽误治疗。

  中国石油大学曾向全校师生发放有关校医院质量的问卷,在473份有效问卷中,有半数人认为校医院的医生不一定能准确把握病症,对症下药。有同学反映,自己呕吐腹泻的症状在校医院被诊断为“痢疾、需要住院”,结果到大型医院检查的结果却是“普通急性肠炎”。

  “你看你需要吃点什么药?”西安石油大学校医院的一位工作人员曾这样问前来就诊的同学小胡,那次经历让他对校医院“很失望”。

  西安石油大学校医院的潘医生坦言,作为一个非医学类高校医院,主要提供初级卫生保健和二级医疗服务,很难达到大医院的医疗设备标准。“由于医疗设施跟不上,校医院提供的医疗服务自然不能满足所有同学的需求。”一位值班医生说。

  在“南昌大学”贴吧,一则名为“说说南昌大学的校医院”的帖子有108条回帖,不少同学对前湖校区南大校医院的药品管理颇有微词。南昌大学校医院杨院长回应说:“校医院医治的主要是一些常见病,备的也都是一些常用药,当一种常用药用完之后,可以用相同疗效的药物替代。”

  清华大学的小程前几天由于急性肠胃炎,天没亮就被室友们叫来的救护车送进校医院。“救护车差不多在打999之后15分钟就来了,也有专门的医生负责急诊。”小程对校医院的整体水平很认可,两天后基本痊愈。然而,令她不解的是,校医院的医生告诉她,原本应该输液的药品临时用完了。最后小程只能带着医生开的两种口服药,在室友的陪伴下,忍着疼痛艰难地走回宿舍。

  除了药品短缺,校医院的医疗设备也大多十分寒酸。在不久前发生猝死案的广东技术师范学院天河学院,急救氧气用到一半就没了。

  也有一些大学生认为,校医院的药品价格普遍比较低,适合学生的消费水平,能够方便学生的生活。“校医院挂号就诊不用排很长的队,而且是医保卡定点单位,买药可以报销,相对便宜。”

  校医院主要承担常见病、多发病的治疗工作,由于医疗水平有限,遇到重病、重伤等紧急状况,大多数校医院都会将学生送到就近的大医院就诊。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毗邻北京多所大专院校,是一所综合性三级甲等医院,接受相当一部分高校转院的患者。医院相关负责人仰东萍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高校医院医疗水平各有不同,在重症诊治上,接诊医师要根据病人具体病情及校医院医疗技术、设备情况等,适时转院为宜。”仰东萍表示,高校医院的医疗水平参差不齐。

  目前,国家相关部门尚未出台高校医院法规或规章制度,比如,多大的高校要有多大的医院、医护人员的比例、科室的设立如何更加科学化、高校医院应具备哪些软硬件设施等问题,导致校医院在设立和管理上无章可循。

  经费不足,处境边缘——尴尬的校医院

  高校医院作为后勤的一个组成部分,目前尚未脱离其原有的“事业性”特征,基本上还沿袭着计划经济的运行模式。作为非营利机构,校医院的创收形式少,无论是投资建设、人员工资还是设备资金,基本都是由学校内部承担。

  因此,高校医院面临经费尴尬。“高校医院一部分经费由国家和学校拨款,另一部分参加社会的医保。学校的补贴不多,就出现了需要面向社会服务来收费‘养活’自己的情况。”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主任医师孙东东在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说。

  目前仍有部分高校采用公费医疗,没有纳入医保,而国家的公费医疗标准多年未变,分摊到每一个学生,每月可能10元钱都不到。“一些地方高校由于扩招规模大,学生医疗费用更是不堪重负。”2007年,南京医科大学党委书记陈国钧就曾说,“几个大病学生把一个年级甚至整个学校学生的医疗费都花光的例子,也不在少数。”

  由于学校顾虑医疗费支出,许多高校医院的转院制度规定非常严格,必须先经校医院医生提出转院建议,经科主任或指定的副主任医师会诊后,方能转往合同医院;转往非合同医院需先由校医院转诊至合同医院,由其开具转诊证明后,再经校医院相关科室医生开具转院申请单,报主管院长审批。如果没有校医院的转院单,去其他医院检查,学生要自己承担费用。

  孙东东介绍,高校医院的定位是服务校内师生、职工,服务面窄,范围有限。同时,由于服务对象中学生占绝大多数,涉及病种较少,病情程度较轻。“在这种情况下,很多医生都不愿意来校医院,校医院作为学校的附属机构,也不受重视,学校的主要任务还是教学嘛,校医院的定位很尴尬。”

  高校医院编制和考核上的“尴尬”,将大多数水平较高的医护人员拒之门外。“校医院人员的人事编制在学校,属于事业编制,但考评要和其他的社会医疗机构一起评,那他们显然没有办法和大医院的医生相比。”孙东东说,“这样一来,吸引不到高水平的医生,校医院就成了安排学校引进人才后,安置其亲属、配偶的单位。”

  加入社区卫生服务体系——校医院未来发展方向

  “在学习阶段,年轻人容易出现精神紧张的状况,就像这次广东发生的事情,高校医院在急救方面尤其应当加强。”中国医院协会民营医院管理分会会长、卫生部医改司原司长于宗河认为,校医院属于社区医院,除了看一些常见病外,应加强急救能力,尤其是“对心肺复苏、急救、对疾病危险性的认证、急救处理,这些环节应该是掌握的,如果不能处理的,马上正确转诊。”

  孙东东介绍,我国大多数大学没有校医院,只有医务室,就算有校医院的,业务也因不少问题无法提高。国外相当一部分高校没有校医院,但采取社会化的方式,引进其他的医疗机构,作为社区医疗的一部分。

  2002年4月,北京市首批28所高校医院正式对外开放,转轨为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向社区居民提供医疗服务。北京市将协调相关部门推进高校医疗卫生服务与社区卫生服务有效衔接。北京市教委有关负责人表示,校医院向社区开放,不仅方便附近居民就医,也可以提高高校医院医疗设备的利用率。北京市教委将与卫生局等相关部门紧密合作,加快校医院的“开门”速度。

  孙东东认为,今后我国高校医疗的发展趋势应是社区医疗,“把高校医院作为社区医院的一个点,让社区医疗来带动。这样一来,通过医生轮流进社区、进学校问诊,提高医生的积极性,也提高了校园医疗的水平。”本报记者 王俊秀 实习生 陈之琰 张鹏杰 “中国高校传媒联盟”记者 史智峰 刘玥 吴庆辉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校医院处境尴尬 专家建议纳入社区卫生服务体系 1 广东技术师范学院天河学院21岁学生何伟锋突发急病,同宿舍的室友随即背着他前往校医室抢救。据学生所述,在抢救过程中,他们经历了校医诊断失误、氧气罐无氧气、拨打120延迟等一系列怪现象,最终何伟锋不治身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