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资料图:“降药价”网中详细列出了14000余种药品的供货价与零售价,大多相差数十倍。网站截图

  资料图:12月9日,网友在“降药价”网论坛中,晒出家人胃病治疗的门诊收费收据。网站截图

    新华网北京12月23日电(记者 周劼人、李亚红)咳喘宁,每盒供货价3.3元,零售价46元;感冒软胶囊,每盒供货价3.5元,零售价32.8元;肝速康胶囊,每盒供货价55元,零售价589元……

    这几天,一个名叫“降药价”的网站一夜走红。在网站上,网友们能清清楚楚看到14000种常用药品的供货价和零售价。

    “让公众了解药价到底虚高到什么程度!”网站的创始人化名“卫柏兴”,谐音“为百姓”。他告诉记者,自己曾是资深医药业内人士,当过医生,开过药店,曾供职多家医药流通企业,享受过行业暴利的实惠。然而,正当“事业”如日中天时,他却忽然干起了“泄露药价底牌”这种“自绝后路”的行当。什么动机?什么效果?背后目的是什么?一时,议论四起。

    “绝对是良心发现。”这个中年男人一支接一支地抽烟,用快到几乎听不清的语速回忆自己曾经“日进斗金”的买卖,脸上却看不出任何表情。

    “我对今天的药价虚高,起过实实在在推波助澜的作用。”十多年前,药品定价标准还未出炉,“卫柏兴”们营销的一大手段就是让药厂“炮制”出一个虚假的出厂价,增加药品在各个流通环节的隐形利润空间。“比如一个药出厂价本来是5元,我们就跟厂家谈,能不能出个文件,证明出厂价19元。”

    那么,被凭空制造出来的14元去哪儿了呢?不同时期的具体环节不同。如果从今天的流程来看,“医药代表、医药公司、跑招投标的公司、招标办、医院药事委员会、院长、医生、护士……每个环节都要打通。”“卫柏兴”用手指敲着桌子,一一列举。“政策规定,医院最高可加价15%,所以进货价自然也是越高越好。”在他的记忆里,“暴利”是这个行业最鲜明的标签,“我那个时候整天想的也是怎么抬高药价。”

    然而,不断目睹的残酷现实,渐渐吞噬了发财的快感。

    他曾在医院看到一个得白血病的女人,因为没钱看病,只能躺在病房的过道里等待死亡的来临,女子脸色煞白,她的丈夫在一旁唉声叹气。“卫柏兴”开始良心不安。

    他觉得,从政策制定人、执行人,到经销商、医院,大家都清楚药价虚高到什么程度,只有老百姓是“雾里看花”弄不清楚。试过很多其他方法后,他终于认定,只有对百姓全面还原药价真相,形成倒逼机制,才可能解决问题。

    有十多年从业经历的他,深谙医药行业的各种明暗规则,也深知药价虚高里盘根错节的利益纠葛。“只有药品零售行业受政策影响小,市场化程度高。”他这样解释从这里“下手”的原因。

    他的设想是,药价公布后,持续感受压力的药店有部分会选择降价经营,获得竞争优势,从而引发全行业依靠“平价和高质服务”竞争的良好趋势,一方面在价格上倒逼医疗机构,另一方面提高药店工作人员素质,为“医药分开”做好必要的人才储备。

    他的判断得到了一定的印证。如今,每天都有药店来电话,诉苦说有顾客拿着从“降药价”网上抄下来的价格去买药,质问药店“黑心钱都赚去了哪儿”。“卫柏兴”这时会心平气和地告诉药店,为什么不趁机转变经营模式呢?如果他们愿意平价卖药,“卫柏兴”会利用自己的关系网络为他们联系更低廉的进货渠道,并利用网站为他们宣传。也有药企来电话表示公布底价没关系,如果有新的销售平台,愿意与他合作。

    面对商业动机的种种猜测,他这样回应,“我做这事不是奔着商业目的去的。”但一些人依然无法打消对此的疑虑。“商人赔本赚良心?我不信。”--一个网友直言不讳。而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研究员朱恒鹏最担心的是,作为“行业搅局人”的“卫柏兴”,受到的最大压力将会来自他的同行。

    在专家们看来,药价虚高折射出医改中面临的多种挑战与问题,靠一个“降药价”网站和一个良心发现的内部人士,起到的作用是有限的。通过何种途径,如何破解药价虚高,和至今身份神秘的“卫柏兴”一样,仍是待解的谜团。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泄药哥”:药价底牌泄露之后 1 咳喘宁,每盒供货价3.3元,零售价46元;感冒软胶囊,每盒供货价3.5元,零售价32.8元;肝速康胶囊,每盒供货价55元,零售价589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