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3年时间花了5万余元 ,用所谓的“物理疗法”来丰额,张女士为美容付出了代价,换来的却是精神崩溃和心里的抑郁。12月19日,张女士向记者讲述了她在鑫丽园美容院美容的经历,“现在额头整个红肿,不敢洗脸不敢碰触,到正规医院检查才知道里面填充了东西。”记者以张女士朋友的身份来到这家美容院时,工作人员还是坚称没有注射,是用仪器进行的物理疗法进行美容。

  额头红肿不敢洗脸不敢碰

  “额部抽痛,不敢触压,洗脸、睡觉时都不敢触碰。”12月19日,市民张女士向记者反映,她花了5万多元,连续三年在南京路25号的鑫丽园美容院丰额后,现在额部表面凹凸不平,一直出现肿胀感,感觉有东西压迫眼部抬不起来。“2008年夏天第一次去,当时美容院承诺用物理疗法一次性达到除皱、丰额的目的,但是做完后就红肿,淤青。”张女士说,2009年和2010年又做了两次“修复提升”,还是出现同样的症状。

  记者观察到,张女士的额头表面凹凸不平,整个呈现出红肿的情况,摸上去感觉里面有异物流动。张女士介绍说,每次做丰额,额部都被敷上软膏,之后整个额部就感到一种麻木感,当时面部也被面膜糊上,自己当时是在看不见的情况下做了美容。张女士说,当时她就觉得有强烈的光线照过后,额头有被针扎的感觉,做完后发现额头有针眼,地下还有带血的棉球。当时她就怀疑是注射了东西,但是对方说是用物理的方法做的别的不多解释。

  连打24天抗生素“消炎”

  张女士告诉记者 ,她是看到美容院宣传是德国技术、没有任何针剂注射、价位又比较高才放心去做的,没想到却换来痛苦,每一次做完,额头都是肿胀、淤青,美容院都让回去吃消炎药,最严重的一次打了24天的吊瓶。

  张女士说,2010年10月8日,她最后一次在鑫丽园美容院做修复,过了两三天后,发现自己的额部出现了肿胀,发红,感觉里面有很多脓包,右脸全部肿起来,眼睛都看不到东西了,“这次美容院让我打吊瓶消炎,就这样连续打了24天的抗生素,掉了很多头发。”

  “当时做完后整个脸就跟发馒头一样,感觉自己就像个怪物,到现在每天都不想照镜子。”张女士说,朋友都开玩笑叫她“小寿星”。

  “我多次找到美容院,对方坚持说是物理疗法,用自身的细胞复制达到丰额的目的。”张女士告诉记者,美容院给她做的两次修复都没有效果,每次给她做丰额的都是美容院的院长刘艳,但是出了问题后,刘艳说要等老板来处理,但是一直没人出面解决此事。

  美容院坚称没有注射

  随后,记者以张女士朋友的身份陪同她来到这家美容院,里面只有三名工作人员,“刘院长出差学习去了,等她回来再说吧。”

  对于张女士的情况,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可能跟张女士的体质有关,其他顾客都没有这样的反应。“我们都是物理疗法,用仪器做的,让细胞活跃起来,不可能是注射的。”这名工作人员一直强调不是注射的。在一间屋子内,记者看到了给张女士做美容的仪器,但上面没有中文说明,只有几个字母,工作人员始终也没有说出这些仪器的具体名字。

  记者联系上了刘艳,她表示赔偿和协商问题不在她的工作职责之内,公司会派人和张女士谈。“不过,我们确实没有注射东西,都是采用的物理疗法。”刘艳告诉记者,他们已经在青岛从事美容行业10年了,不可能违法经营。

  随后,记者拨打了市南区卫生监督所的电话,执法人员随后现场进行了检查,但并没有发现美容院有从事医疗美容的证据,执法人员表示,对于此事他们将继续调查。

  专家

  检查发现皮下有填充物

  青岛博士医学整形美容医院微创整形中心主任谢尚生和整形外科主任肖斐一起对张女士的额头进行了检查后得出结论:张女士额头皮下确实有东西填充。肖斐告诉记者,张女士的额头按下去有波动感,如果材质不好,很容易出现严重的并发症 ,“根据张女士本人的描述,里面应该注射填充了奥美定之类的物体。”

  肖斐告诉记者 ,用“物理疗法”做到丰额是基本不可能的。所谓的物理疗法,一般来讲主要是光电、光热作用,起到增加皮肤弹性的作用,并不能使软组织和肌肉增厚,像张女士所说的让额头饱满起来,除非用填充的方法。

  肖斐说,根据张女士的描述,其各个层次的注射物都有,如果是奥美定,它会在整个皮下甚至在骨膜的表面弥散,要完全取出来非常困难。

  作者:郝园园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美女美容付出惨痛代价 额头被整得“凹凸不平” 1 3年时间花了5万余元 ,用所谓的“物理疗法”来丰额,张女士为美容付出了代价,换来的却是精神崩溃和心里的抑郁。12月19日,张女士向记者讲述了她在鑫丽园美容院美容的经历,“现在额头整个红肿,不敢洗脸不敢碰触,到正规医院检查才知道里面填充了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