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bNotFoundThe specified blob does not exist. RequestId:713922dd-b01e-00d3-6682-7187cc000000 Time:2019-09-22T20:15:48.3225232ZBlobNotFoundThe specified blob does not exist. RequestId:9ad1d157-401e-0089-7f82-71814d000000 Time:2019-09-22T20:15:48.3257695Z
BlobNotFoundThe specified blob does not exist. RequestId:65f0ca6f-c01e-00fe-6782-71040c000000 Time:2019-09-22T20:15:48.3221467Z

视频排行

BlobNotFoundThe specified blob does not exist. RequestId:c6ba8f52-301e-0068-1182-716638000000 Time:2019-09-22T20:15:48.5154374Z
BlobNotFoundThe specified blob does not exist. RequestId:a9ed7c87-101e-00b3-4882-71c2ee000000 Time:2019-09-22T20:15:48.4680928Z

首播

重播

  需求井喷下,健康教育何为  

    “养生保健热”和“慢病高发”可以说是如今全民健康状况的一体两面。健康教育的目标不能仅仅是传播知识,而是要让我们的每一个社会成员的健康素养都得到切实的提高。

    主持人:记者 柳森

    嘉 宾:张立强(上海市健康教育所所长)

    解放观点:“在收视黄金时段力推健康类节目”、“组建经政府认证的健康科普专家库,让入库专家享受‘出镜特权’”、“公布具备养生保健类出版资质的出版单位名单”……持续多年的养生保健热下,各地各层面各种举措先后出台。然而,这似乎仍未能阻止某些人打着健康的幌子行骗:今年9月以来,一个以“讲座”方式推广“保健品”的团伙,从郑州市区300多位老人处骗得数十万元。曾有人用“井喷”二字形容当下国人对健康和健康知识的渴求。对此,您怎么看?

    张立强:今年7月底,世界银行与中国卫生部、世界卫生组织联合发布了一份报告。该报告表明,包括心血管疾病、癌症、糖尿病等在内的慢性病 (简称 “慢病”),已成为当下中国的头号健康威胁。其占死亡人数的比例已超过80%,占国家疾病总负担的68.6%。中国在慢病病人数量上已经是世界第一大国。卫生部部长陈竺在形容当前国内慢病发病态势时,用到的也是 “井喷”二字!

    从某种程度来说,这些年来,大家之所以普遍对“健康”生发出一股强烈的忧患意识,一方面,当然是因为随着社会进步、经济文化发展,人们对健康以及健康知识、健康教育的需求进一步增加;另一方面,这一问题意识本身,也确确实实是与我们正面临慢病 “井喷”的威胁互为表里的。 “养生保健热”和“慢病高发”可以说是如今全民健康状况的一体两面。

    解放观点:这是不是也就不难解释,为何近期有抽样调查表明, “早先在中老年人群中盛行的‘养生热’,已向中青年人群扩散”?

    张立强:没错。 “养生热”与大家心目中的“健康”概念已发生潜移默化的变化也有关。如果说,传统健康观只是单纯地将 “无病、无残、无伤”即视为健康,那么根据世界卫生组织最新的正式定义,只有当一个人的生理、心理及社会适应三方面都处于一个良好的状态,我们才能说他是健康的。所以,这些年世界各国也逐步认同以 “健康寿命” (拥有健康身体的年限)的长短来衡量一个生命体的健康质量。若以提高每一个社会成员的 “预期健康寿命”为长远目标,那么我们传统的、以健康知识宣教为主的健康教育方式的局限就十分明显了。与一个健康水平较高的社会发展愿景相适应的,一定是一个能够覆盖全人群、能够覆盖社会成员整个生命健康周期的健康教育体系。

    当 “亚健康”早已不是什么新鲜词,当类似“四十岁之前求 ‘三高’ (高学历、高职位、高收入),四十岁之后求 ‘三低’ (与高血压、高血脂、高血糖相对)”这样的顺口溜成为人们的话题,我们就能深深感到,健康教育工作任重而道远。它的目标不能仅仅是传播知识,更应该是通过各种手段和途径上的升级换代,让我们每一个社会成员的健康素养都得到切实的提高,实现 “提高自我健康意识”到 “提高自我健康素养”的跨越。

    解放观点:从 “健康意识”到 “健康素养”,这一跨有多难?又该如何推动呢?

    张立强:很长一段时间,我们一直是以一个个体所掌握的健康知识的多寡,来判断其获得健康生活的能力的。在此逻辑下,我们一直认为,在上海这样一座城市,由于平均文化水平、收入水平都较高,我们市民的总体的“健康素养”理应也是很不错的。但2008年,当我们以卫生部全国首次健康素养调查统一问卷为模板,监测上海市民的健康素养水平,测得的结果是6.97%,只是略高于6.48%的全国平均水平。

    也就是说,当我们的评价框架从传统的 “健康知识”,拓展为以 “健康理念基本知识,健康生活方式与行为和健康技能”三大方面为内涵 “健康素养”评价,我们的真实水平就得到了更全面、更进一步的反映。而只有当我们的市民,都 “具有获取、理解和处理基本的健康信息和服务,并运用这些信息和服务做出正确判断和决定,维持和促进健康的能力”,我们才可以说,我们的健康教育服务模式和传播方式,基本与我们居民日益增长的健康素养相适应了。

    我们也关注到,这些年国外健康教育事业的发展步伐迈得很快。一个比较典型的例子就是,在欧美,健康类博览馆的创建,不仅成为他们具有悠久历史文化积淀的博物馆界的新秀,也成为大众医学教育界与公众随时保持多元互动的固定平台、别具一格的旅游景点,对其所在地区的经济与社会文化影响力和辐射力都起到了推动作用。

    择其要而言之,就是以健康博览馆为对接平台,为社会上的每一个人、每一个家庭,都提供一个可以便利参与 “健康教育活动”的机会。它兼具开放性、休闲性、娱乐性和公益性,既推广知识,也发挥咨询解疑的功能。如果说,健康是一项伴随人一生的工程,那么在类似的健康博览馆中,大部分人关于 “健康”的好奇或疑惑,基本上都能获得及时、专业的解答。

    解放观点:尽管现代博物馆这些年一直在转型,从 “谈过去”转为更多 “谈未来”,从 “关心文物”转为更多 “关心观众”,但要真正做好一个健康博物馆,恐怕光有想象力还不够。

    张立强:的确,这不是单纯地让传统医疗史主题变得不那么严肃,或者只是在展示互动方式上做到动静结合就能达成使命的。而且,个人医疗卫生课题具有一定的专业性和私密性,如何让各种展示互动既能接近观众生活经验,又能比较容易地以观众所亲近的方式呈现,都是考验。

    以荷兰人体博物馆为例,它最大的特色,就是整幢建筑物是将透明玻璃主楼与泥黄色巨型人体坐像合二为一。它楼高8层,当观众由膝盖开始,进入腹腔、胸腔、口腔等,最终到达顶层的大脑,即完成了一次为时一小时左右的 “人体之旅”。而沿途以各种互动手段提供的医学信息,让人在整个过程中感到既充实又愉快。类似这样的成果,显然不是一蹴而就的。有这些成果在前,对于我们既是启示,也是一种鞭策。

视频集>>

热词:

BlobNotFoundThe specified blob does not exist. RequestId:0a3c6efd-201e-00ff-1482-7105f1000000 Time:2019-09-22T20:15:48.5252028Z
channelId 1 1 “养生热”向中青年群体扩散 健康教育诉求井喷 1 “养生保健热”和“慢病高发”可以说是如今全民健康状况的一体两面。健康教育的目标不能仅仅是传播知识,而是要让我们的每一个社会成员的健康素养都得到切实的提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