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由于城中村面积大,流动人口聚集,(太原)万柏林区被视为太原市的非法行医重灾区之一。据万柏林区卫生局卫生监督所所长杨中楠介绍,2004年他接管监督所工作初期,该区查出了623家无证 “黑诊所”,经过这些年的治理,现在还有39家,基本上是非法行医的“钉子户”。“它们主要分布在城中村的民宅内,隐蔽性好,"黑医生"长期跟执法人员 "捉迷藏",非常顽固!”

  11月中旬,(山西)省卫生厅、省公安厅等多部门联合启动了打击非法行医专项整治行动,力求遏制“黑诊所”、“黑医生”的抬头趋势。12月15日,记者跟随万柏林区卫生局卫生监督所执法人员走进城中村,直击打击非法行医现场。

  没有任何有效证件,自称“老中医”

  上午9点30分,万柏林区后北屯村。在一栋居民楼一层的一户民宅,玻璃门上贴着“中医针灸”的字样。身着便装的“大夫”牛某60多岁了,自称来自河北的中医世家,打针、输液样样精通,可以包治百病。卫生监督执法人员介绍,牛某算是盘踞在村里的非法行医“钉子户”,没有任何从医资质证明,却长期给城中村的居民开药、打针、输液,非常危险。执法人员前期已数次登门,对其进行过多次查处和劝阻,均无济于事。牛某不变的解释是,“我来自中医世家。”

  这家设置在民宅里的“诊所”面积不到10平方米,一张病床上铺着油渍斑斑的床单,几包颜色发黑的“中药材”用塑料袋装着,敞口堆在墙角。另一端墙角放着一个破旧的鞋盒,里面放着针灸、拔罐用的器具。“请出示您的执业许可证和医师证。”当执法人员让牛某出示有效证件时,“老中医”突然翻了脸:“我祖传的医术,从来没有什么证,照样看了很多人!”老人还拿出上世纪70年代的一张老照片,证明他在河北老家村子里给人看过病。“如果是乡村医生,应该有乡村医师资格证;如果是老中医,就不能超范围打针、输液,但是你并没有证据证明自己是医生。”执法人员说道。

  劝说不成,执法人员只好按照相关规定,对这家“黑诊所”进行登记查封。但是牛某拒绝在卫生监督执法文书上签字,还极力推搡执法人员。其间,牛某的老伴儿突然从里屋冲出来,大喊:“我家老头儿有心脏病,多少年都没有治好!你们要把他气出个好歹,我跟你们没完!”

  对于执法人员出示的《打击非法行医通告》,牛某干脆撕了个粉碎。据悉,因涉及无证行医,卫生监督部门将把此案件移送至司法机关。

  小诊所变身“手术室”

  上午11时许,记者跟随卫生监督执法人员走进后北屯村的一间妇科门诊。门诊内穿白大褂的女子自称是诊所护士,并出示了诊所的《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和她自己的《医师证》。执业许可证上标注,该诊所行医的范围仅限于妇科,而该女子的专业却是内科。“我不看病,我是护士,医生现在不在。”女子连忙解释。手续和证件看似都符合规定,但执法人员走到门诊里面的套间,却发现这里别有洞天:一个写着“处置室”的房间,布置得却更像一个“手术室”。房间里摆着两张床,一张床旁边摆着一台人流吸引机,另一张床旁边摆着一台B超机,床下面各有一个废纸篓,里面装满了血迹斑斑的医疗垃圾。一个破旧的臭氧消毒柜里,放满了各种手术器械。在墙角的小组合柜里,已经开封的棉棒、一次性手套等“手术用品”和店主人的衣服、卫生纸等生活用品混在一起。

  “你们的门诊行医范围是妇科,只能看妇科病,不能做手术,更不能做人流,你不知道吗?”执法人员问。“知道,我们没做。”这位女子回答。“你们用B超机干什么?”执法人员问。“用来检查肠胃啥的。”女子回答。“病床旁边为什么有人流吸引机?”执法人员问。“一直在那儿摆着,我们没用,我们没有麻醉师。”女子辩称。“没用买它干什么?”面对执法人员进一步询问,该女子不再说话。

  当执法人员检查该门诊的行医记录时,发现几例子宫上环和取环的记录,均属于超范围行医。“这几个都是熟人,我们是帮忙,帮忙做手术不算犯法吧?”该女子对此竟然这样解释。最后,执法人员没收了B超机、人流吸引机等非法设备,并下达了卫生监督执法文书,让诊所负责人到万柏林区卫生监督所接受进一步调查。

  据了解,目前全省打击非法行医行动正在进行,如果您身边有打着“老中医”、“义诊”的名号从事非法行医的行为,如果您在医院、诊所的就诊过程中遇到违规行医的行为,可向当地卫生部门或卫生监督部门举报,以维护自己和家人的合法权益。(记者 王芳 王也)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六旬男子非法行医被查 自称老中医撕碎执法通告 1 由于城中村面积大,流动人口聚集,(太原)万柏林区被视为太原市的非法行医重灾区之一。据万柏林区卫生局卫生监督所所长杨中楠介绍,2004年他接管监督所工作初期,该区查出了623家无证 “黑诊所”,经过这些年的治理,现在还有39家,基本上是非法行医的“钉子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