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因为怀疑省立医院的诊断和治疗存在过错导致儿子死亡,周泽林夫妇与医院之间的纠纷持续了14年,他们儿子周元飞的尸体在殡仪馆也躺了14年。而从2007年开始,周泽林夫妇与医院的纠纷开始诉诸法律,两次起诉一次再审均以“败诉”收场。12月12日,记者获悉,虽然三次官司均败诉,但周泽林夫妇把躺在殡仪馆14年的儿子火化之后,从街道拿到了40万元困难救助金。

  幼儿夭折后停尸14年

  1997年4月下旬的一天,周泽林夫妇近两岁的儿子周元飞出现感冒、发烧等症状,周泽林赶紧带着孩子来到省立医院就诊。医生在诊断后开出一些感冒药,孩子服药两天后,仍高烧不退,症状也越来越严重。

  同年5月1日,他再次抱着儿子到省立医院治疗,医生检查后确诊周元飞患的是“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随后,医院按“白血病”对周元飞进行诊治,先后化疗4次。

  4个月后,症状还没有缓解,肝脾继续增大,体温不规则。后在周泽林强烈要求转院的情况下,医院同意将周元飞转赴上海新华医院诊治。

  可是上海新华医院的诊断结论是“未发现患儿淋巴异常”。随后,上海市儿科研究所出具的血细胞形态学检查报告单上,虽然标注有“白血病不能排除”,但检查结论却是“原诊急性白血病,本次骨髓为红”。在该检查报告单中,研究所明确写下“淋巴细胞未见异常”的诊断。

  在上海检查完孩子的病情后,经济拮据的周泽林不得不带着儿子回到省立医院继续诊治。此时院方先是不让住院,后来虽同意住院却不予治疗。尽管在省卫生厅的干预下,医院勉强同意继续治疗,但周元飞病情越来越重。

  1997年10月2日,周元飞死亡。从此,周泽林夫妇与省立医院展开了长达14年之久的医疗纠纷。而周元飞的尸体就一直躺在殡仪馆长达14年。

  从街道拿到40万救助金

  为了挽回自己的损失,并给儿子讨一个说法,1997年,周泽林夫妇开始走上了起诉之路。经合肥市庐阳区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后,周泽林不服提出上诉,后又撤回上诉;后又在庐阳区法院起诉,再次败诉,继而又向合肥中院提出再审,经合肥中院决定启动再审程序,再次败诉。

  虽然三次败诉,但周泽林夫妇并没有放弃为儿子讨说法,一直还在向有关部门进行反映。

  2011年12月8日,躺在殡仪馆14年之久的儿子被火化之后,第二天周泽林夫妇从合肥市包公街道拿到了“儿子因病死亡困难救助金40万元”。

  “我都不知道这个钱是谁给的。”周泽林说,“儿子的尸体火化之后,街道的工作人员才让我去拿的钱,并且也没有让我签什么协议,只是让我写了一张收条,而且收条也被街道拿走了,这让我感到很奇怪。”(江淮晨报 记者 张玉学)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夫妻疑误诊致儿夭折坚持讨说法 亡儿停尸14年 1 因为怀疑省立医院的诊断和治疗存在过错导致儿子死亡,周泽林夫妇与医院之间的纠纷持续了14年,他们儿子周元飞的尸体在殡仪馆也躺了14年。而从2007年开始,周泽林夫妇与医院的纠纷开始诉诸法律,两次起诉一次再审均以“败诉”收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