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是无知,还是劣币驱逐良币?” “烟草院士”当选遭多方质疑

    12月8日上午9点,中国工程院正式对外发布54名新增院士名单。仅一小时后,新晋院士谢剑平便在网上被冠名“杀人院士”“烟草院士”,这恐怕令他始料未及。作为中国烟草总公司郑州烟草研究院副院长,谢剑平的主攻方向是卷烟“减害降焦”研究。“谢剑平的当选是中国科学界和中国工程院的耻辱”,国家控烟办主任杨功焕指出,卷烟减害是“伪命题”,不仅不可能实现,还误导公众,变相推销。打假人士方舟子也认为,此研究“骗人又害人”。

质疑

新晋院士研究高效杀人?

    “研究更高效杀人,却当选院士?”12月8日上午10点,网友刘志峰发微博,质疑工程院新晋院士谢剑平,“中国每年上百万人因吸烟死亡,而政府却沦为GPD的奴隶,资助这种坑人的研究”。

    一石激起千层浪,人们纷纷将目光聚焦在这位新院士身上。

    1959年出生于江苏常州,23岁毕业于南京师范大学化学系,3年后获郑州烟草研究院工学硕士学位,现任该院科研副院长,今年52岁的谢剑平,历经4年3次提名,终于当选工程院环境与轻纺工程学部院士。

    新华网河南频道9日刊登报道《在卷烟“减害”研究领域求突破》,文中引用谢剑平的话“减害降焦是我们烟草科技工作者的责任和使命”。

    这正是他的研究方向,探索有中国特色的卷烟“减害降焦”法,并引入中草药,选择性降低烟气有害成分,研制开发“神农萃取液”。

    当选院士前,谢剑平已三度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早在19年前,他已成为“烟草系统有突出贡献专家”,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

    郑州烟草研究院是我国唯一直属于国家烟草专卖局,即中国烟草总公司的烟草科研与开发机构。该院名誉院长、92岁的朱尊权院士,是此前我国烟草行业唯一一位院士,也是谢剑平的导师。

    记者数次尝试联系谢剑平,遗憾的是,数个电话及短信均未得到回应。

质疑

“降焦减害”是个伪命题?

    事后,网友刘志峰坦言,与谢剑平并无个人恩怨,封其“杀人院士”有点偏激,但他坚称,以卷烟“降焦减害”等方式降低大家对健康危害的防范,是更长远而隐蔽的“杀人”,这项研究本质上助力烟草。

    随后两天,著名打假人士方舟子、国家控烟办主任杨功焕,也相继在微博上公开质疑,矛头直指谢剑平所做的研究——卷烟“减害降焦”。

    “这是个伪命题,降焦根本不能减害,是全世界已认同的科学道理”,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副主任、最早介入控烟的工作者杨功焕直截了当地指出,谢剑平的研究“一点都不新鲜”,几十年来、多个国家、成千上万个研究早已证明,任何降焦、任何添加剂,包括中药,都无法让卷烟“减害”。

    方舟子列出《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条文,上面明文写道:“烟草制品使用‘低焦油’等词语属于虚假、误导、欺骗。吸极低焦油、低焦油卷烟患肺癌死亡的风险和吸中度焦油卷烟一样”。

    对于谢剑平的创新研究——在卷烟中添加中草药,选择性降低烟气有害成分,方舟子也毫不留情地指出,“降焦本来就够骗人的了,这中草药减害就更害人了”。

    新探健康发展研究中心主任王克安也认为,加中草药的方式“可笑”,卷烟一燃烧,有害物质必会产生,且香烟与食品添加剂不同,不存在量多少的安全水平。王克安直言,研发“无害”卷烟不可能实现。

质疑

经费来自烟企如何自律?

    杨功焕表示:“我们都知道,一个科学研究要公正的话,不可以拿企业经费来做,而谢剑平所在研究院直属烟草公司,几十项研究都是烟草业界资助的,在这方面怎么自律?”

    她指责谢剑平拿烟草业的钱做研究,公正性难以让人信服,客观上起到帮烟草公司营销的效果。“国际上包括世界卫生组织,把拿烟企钱做研究的人都列入黑名单,予以公布。而我国确实有不少烟草企业拿钱收买科学家”。

    “我并不是说研究烟草的人就不能当院士,但他研究的是降焦减害,这会误导老百姓吸烟,帮助烟草企业卖烟”,杨功焕介绍,“低焦油”成为很多卷烟厂主打品牌的营销策略,而近几年我国卷烟销量一直增长,公众误以为真的低害,反而吸得更多,减少了戒烟意愿。

    就在前天,疾控中心受卫生部委托,正式发布《全球成人烟草流行病学调查——中国报告》。调查发现,我国有85%的人不知道,或干脆认为低焦油香烟少危害,甚至医生、教师等高教育水平人群的错误认识比例更高。

    资料显示,除烟草公司经费外,谢剑平还主持、负责过国家科技部、自然基金委等资助的重大项目。“在国外,政府绝对不可能拿钱资助这样的研究”,新探健康发展研究中心主任王克安认为,这项研究不仅不能保护人民健康,反而可能增加吸烟者数量。

质疑

谢剑平该不该当选院士?

    质疑焦点最后落在这里:谢剑平应不应当选院士?

    “这是中国科学界的耻辱!这是中国工程院的耻辱!”在微博上,杨功焕连用两个感叹号加“耻辱”,表达对“烟草院士”谢剑平当选的惊愕。她表示,是我们参评院士群体不了解全球健康研究的进展,集体“无知”,还是因为其他原因而“劣币驱逐良币”?

    谢剑平所在学部,在工程院9学部中规模最小,除资深院士外剩余34人,只需2/3投票通过即可,相比其他学部更易当选。同时,该学部大部分为环境、气象、海洋等领域专家,与烟草科技相距较远。

    “如果放在医药卫生学部,肯定不可能当选”,王克安认为,因此研究关涉健康,更合理的方式应有医药卫生学部相关专家参与评审。但目前仅工程管理学部候选人会放到相关学部,其余均由本学部内部选举产生。

    据公开资料显示,谢剑平2007年、2009年、2011年连续3次以“部位遴选”方式参选,即由所在单位提名,报送归口部门,前两次分别止步于第一轮、第二轮评审,这次终于笑到最后。

    “院士评选机制有很多漏洞”,方舟子认为,每间隔两年评选,“回炉”院士多,新增院士质量贬值,且目前的选举方式易导致各机构包装候选人、大肆活动、造势炒作等现象,“国外院士选举,被提名者自己都不知道,内部推举然后投票,其他机构很难掺和进来”。

■回应

工程院副院长旭日干

众院士投票 自有其道理

    就相关质疑,工程院副院长旭日干表示,因其自身所在非环境与轻纺工程学部,对专业情况不了解,因此不能妄下评判,也无法回答专业性的问题。“学术上的不同看法也是允许的,有不同想法可以向工程院反映,我们有专门负责处理的”。

    对于工程院在院士选举中,是否会考量研究的独立性、公益性等问题,旭日干表示也不好回答,“所说的是不是这回事,我不清楚”。他同时认为,经两轮选举,且当选不是一票两票,而是那么多院士一起投票选出来的,“总是有道理的”,但具体需问专业人员才能知道。

■对话·杨功焕

无害卷烟 有违常识

    京华时报:您在微博上说,谢剑平的当选是工程院的耻辱?

    杨功焕:为烟草业推销做的研究,怎么可以作为国家层面上认同的科学?这在预防慢性病、预防吸烟带来危害的大背景下,很不合适。院士是我们国家的最高荣誉,如果不代表先进文化,不关注老百姓健康,将被人民抛弃。

    京华时报:谢剑平曾说,现代烟草科技当务之急,是满足人们对烟草消费嗜好的同时,研究出最大限度减少危害的新方法,您对此怎么看?

    杨功焕:这是错误说法,科学是无国界的,如果他与国际科学潮流接轨,与非烟草界的人多交流,会明白这种想法实际上受了烟草商的驱动,表面上说低害、无害,事实上是骗人的东西。

    京华时报:谢剑平的导师朱尊权,是我国烟草行业第一位工程院院士,他曾说他的梦想,是让中国卷烟真正少害,甚至开发出有一定保健作用的卷烟。

    杨功焕:这不符合基本的科学原理常识。国家不应鼓励花大力气做这方面的研究,而应把精力放在如何降低人们的吸烟率,减少对健康的危害上。

■数说

3亿 我国当前吸烟者总人数

7.4亿 我国当前非吸烟者遭受二手烟危害的总人数

16.9% 总吸烟人群(包括现在及曾经吸烟者)的戒烟率

91.8% 吸烟人群中,91.8%的人从未接受过任何戒烟服务

5元 一半人购买5元/盒及更低价位的卷烟,中国卷烟价格处于世界非常低的水平

54.7% “低焦油低危害”早已被科学证明是错误观点,对此高教育水平人群错误认识的比例更高,其中医生达54.7%

    数据来自疾控中心于前天正式发布的《全球成人烟草流行病学调查——中国报告》 (本版采写 本报记者 商西)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控烟办主任:烟草专家当选院士是科学界耻辱 1 12月8日上午9点,中国工程院正式对外发布54名新增院士名单。仅一小时后,新晋院士谢剑平便在网上被冠名“杀人院士”“烟草院士”,这恐怕令他始料未及。作为中国烟草总公司郑州烟草研究院副院长,谢剑平的主攻方向是卷烟“减害降焦”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