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杀人院士”、“烟草院士”的称呼放在一个院士身上,也的确是一种耻辱,然而,毕竟人家已经当选了。身为院士,被质疑应该是很正常的,但受到如此“壮观”的质疑,显然属于反常。

    现在对于谢剑平院士的质疑似乎有这么几点:其一,研究烟草的不该当选为院士,虽然谢剑平的老师也是院士,但那是过去。其二,谢剑平研究的“减害降焦”不受到认同。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副主任、最早介入控烟的工作者杨功焕直截了当地指出,谢剑平的研究“一点都不新鲜”,几十年来,多个国家、成千上万个研究早已证明,任何降焦、任何添加剂,包括中药,都无法让卷烟减害。而“低焦油”已成为很多卷烟厂主打品牌的营销策略,而近几年我国卷烟销量一直增长,公众误以为真的低害,反而吸得更多,减少了戒烟意愿。其三,谢剑平拿烟草业的钱做研究,公正性难以让人信服,客观上起到帮烟草公司营销的效果。

    “烟草院士”当选,有人称“自有道理”,究竟是什么道理?我们不得而知,但何祚庥(中科院院士)坦言,每逢两院院士增选期间,拉票“很厉害”,最突出是院士候选人所在单位、所在地区的领导亲自拉票,上门拜访、“写条子”等方法用尽,甚至某地方领导给参加评选的院士打招呼,说该地区是落后地区,要求他们照顾,为本地区争取名额……如果“烟草院士”是以这种方式当选,就很可怕了。

    其实,“烟草院士”当选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背后蕴着两大“死穴”,却似乎没有改变的可能。第一,院士的评选缺乏民意关。如果民意能把关,恐怕不会诞生“烟草院士”了;第二,院士的评选缺乏退出关。如果“烟草院士”当选不符合民意,那就让其退出,可现在却没有任何的纠错制度。因此,无论公众如何质疑,“烟草院士”也依然过着滋润的生活。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王军荣:“烟草院士”背后蕴着两大“死穴” 1 “杀人院士”、“烟草院士”的称呼放在一个院士身上,也的确是一种耻辱,然而,毕竟人家已经当选了。身为院士,被质疑应该是很正常的,但受到如此“壮观”的质疑,显然属于反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