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600米,是同济医院急诊科到外科大楼的距离,也是咸宁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干部田安生人生最后的行程。

  11月30日,田安生因患心血管主动脉夹层,被武汉迅康呼叫医生救护站的一辆救护车从咸宁接到同济医院抢救。在该院急诊室门口,接诊医生请求救护车将患者送往600米外的外科大楼,遭到救护车工作人员的拒绝。医生和家属只得自己动手运送,遗憾的是,患者刚被送到重症监护室就宣告死亡。

  围绕这600米究竟发生了什么?连日来,记者进行了多方调查采访。

  2800元租辆救护车

  几天来,田安生的家属们一直在为他的后事奔波。比起瑟瑟寒风,他们的心更冷。

  田安生的弟弟田徽生介绍,田安生54岁,是咸宁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干部,平时身体未见有什么不好。11月29日晚,哥哥突然给他打电话,说背有点疼。当晚,他将哥哥送到咸宁市中心医院就诊。

  第二天,该院经过会诊,确诊田安生患有主动脉夹层,需立即转院进行手术。该院下达了病危通知书,并帮忙联系武汉同济医院,同济医院提前为田安生安排了重症监护室床位和接诊医生。

  田徽生称,由于咸宁市中心医院当天有救护车却没有司机,便紧急联系了武汉迅康呼叫医生救护站。电话中,双方协商好费用为2800元。

  当日下午2时许,武汉迅康呼叫医生救护站的救护车赶到咸宁市中心医院,车上有两名医生和一名司机。出发前,急救医生与田徽生签订了《病员转诊同意书》,明确注明患者如在途中发生意外,该单位不承担任何责任。

  田徽生回忆,当救护车行至武昌火车站附近时,急救医生建议将田安生送到省人民医院就诊。考虑到同济医院已经提前做好安排,他和其他亲属决定还是送到同济医院。

  最后的600米成天堑

  当日下午4时30分,救护车将田安生送到同济医院急诊室。此时的武汉,雨雪交加,北风劲吹。

  同济医院接诊医生朱学海,早已在急诊室外等候。救护车一停稳,他就上前询问:“是不是从咸宁来的病人?”得到肯定的回答后,他又说:“病人不能随便翻动,需要立即送往外科大楼重症监护室手术。”

  但这一请求被救护车上的医生拒绝。其中一名急救医生说:“我们不只救这一个病人,还需要救其他病人。”随后,他们将患者送下车,交给同济医院的医生,之后乘救护车离去。

  医院的医生只得将田安生抬上担架,顶风冒雨将其送到外科大楼重症监护室。这段600米的距离,耗时约15分钟。

  田徽生说,他看着哥哥被送入病房,便下楼缴费。刚准备返回病房时,他的手机响了,嫂子大哭着告诉他:“你哥哥走了……”

  主治医生:错过最佳抢救时机

  据参与抢救的医生介绍,田安生刚被送到重症监护室时,呼叫胸痛、腹痛,随即停止呼吸。其死亡原因初步认定为“主动脉夹层破裂大出血休克”。

  “如果救护车及时开到外科大楼,爸爸也许不会离开……”田安生的女儿悲痛地说。

  接诊医生朱学海是同济医院心胸外科副教授,他介绍,冬季是主动脉夹层易发季节,一般由高血压引起,发病快,但如果抢救及时,治愈也快。但患有这种病的患者怕冻、怕动,如果救护车当时多送600米,让其少受颠簸、少受冻,抓住最佳抢救时机,患者也许不会死亡。

  武汉迅康:已经完成送达任务

  本月8日下午,记者来到武汉迅康呼叫医生救护站。

  该站负责人熊先生说,他们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按照救护车运送程序,只要将患者送到急诊室,有医生接诊,他们的送达任务就算完成。

  对于接诊医生的要求,他表示,由于患者病危,而急诊室具备急救条件,救护车上的人员予以拒绝并没有错,“如果在送达手术室途中发生意外怎么办?我们承担不起这个责任。”

  随车的谈姓医生说,救护车到达同济医院后,由于院内车辆很多,他们担心堵车;而且按照程序,他们只需将患者送到急诊室。

  法学专家:第一位是救死扶伤

  “这件事非常少见。”湖北省卫生厅有关负责人说,由于卫生部门尚未出台相关规定,目前还不能确定此事的责任划分。原则上,如果主治医生有要求,救护车应该听从安排,“毕竟救人是第一位的。”

  华中科技大学法学院教授姜战军认为,武汉迅康呼叫医生救护站与患者家属签订的同意书中,写明目的地是同济医院,救护车虽然将患者送到该院急诊室,但接诊医生要求再多送一程,从某种意义上说,他们未完成送达义务。

  姜战军说,患者的死因是否与救护车没有送完最后一程有关,尚需鉴定。但如果患者被及时送到重症监护室,至少能增加抢救成功的几率。

  对于武汉迅康呼叫医生救护站方面解释的行业惯例,姜战军表示,除了遵循行业惯例,在紧急情况下,救护车工作人员更应听从医生要求,因为救死扶伤是医护人员的职责和基本道德。(楚天都市报 记者周鹏 陈世昌)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救护车拒绝多送病人600米 致其错失抢救时机死亡 1 600米,是同济医院急诊科到外科大楼的距离,也是咸宁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干部田安生人生最后的行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