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追踪“地沟油”黑色产业链

  ——公安部督办重庆“4·20”特大“地沟油”案件透视

  11月末,山城重庆。

  位于闹市区的南华街上熙熙攘攘、生意繁忙。路边林立的商铺中,“南华街964号”和“南华街980号”两家却大门紧闭,人去店空。

  不为人知的是,这两家店铺因涉嫌制售“地沟油”,已于不久前被公安机关查封。

  打开“南华街980号”的门锁,才能发现掩藏于其中的罪恶--赫然耸立眼前的巨大储油罐,粗略估计储油量在30吨以上,其连接的管道秘密通向相隔不远的“南华街964号”粮油店,将“地沟油”销往各地。

  更令人震惊的是,这两家店铺的背后,是一个涉及重庆、贵州、四川、云南等多省的特大“地沟油”产销网络,被公安部列为“4·20”专案挂牌督办。随着专案组侦查工作的深入,一条“地沟油”黑色产业链终于被暴露在阳光之下。

  惊:正规粮油企业干起“地沟油”勾当

  据专案组介绍,“南华街964号”和“南华街980号”是具有销售正规食用油资质的企业,更有位于闹市区可直接向餐饮门点销售食用油的地利条件。企业人员购入精炼后的“地沟油”,再以不同比例掺进正规植物油中,以正规植物油的名义销售。

  这两家企业进入警方的视线,源于数月前被群众举报的一家废弃养猪场。

  2011年3月,重庆九龙坡区走马镇灯塔村出现了几名形迹诡秘的陌生人,频繁出没于村里一处废弃的养猪场,引起了周边群众的怀疑。群众还发现,这个养猪场每天都有运送餐厨垃圾的车辆进进出出,堆积的食物残渣臭气熏天,严重污染环境。

  接到举报的走马派出所高度重视,安排便衣民警展开调查。工作中发现,这一加工点有工人5名,货车2辆,以及锅炉、分离池、储油池等设施,对外宣称收购“潲水”从事猪、鸡饲料生产,并在璧山县办有养猪场。每天要收购“潲水”七八十桶,近50吨重,经过高温熬煮过滤后,进行水油分离,储油池内存有大量不明油品。

  这些“油”有没有问题?又流向哪里?

  针对该窝点内人员集体住行,货车不定期将油运走的情况,民警判断该窝点有重大嫌疑。

  “通过深入排查,我们发现这是一处披着废物利用生产饲料的合法外衣,利用餐厨垃圾生产、销售‘地沟油’的黑窝点。”走马派出所所长窦伟杰说。

  4月20日,公安机关果断行动,一举查封了该“地沟油”加工窝点。老板曹先合等6名犯罪嫌疑人被当场抓获,运送车辆、锅炉和部分“毛油”“成品油”也被扣押。

  经查明,曹先合所在的犯罪团伙遍及重庆主城及周边区县,成员之间分工明确,已形成产、供、销一条龙的非法利益链条。公安机关由此顺藤摸瓜,锁定并抓获了“地沟油”贮、炼、销关键节点的犯罪嫌疑人20余名,摧毁披着合法外衣的地沟油炼油厂3家、地下黑作坊2个,当场查扣“地沟油”炼制的毛油、精油203吨。

  挖:循线牵出黑色利益链

  在重庆市九龙坡区看守所,记者见到了犯罪嫌疑人曹先合。年逾花甲的他,提起收购餐厨垃圾掏捞“地沟油”的犯罪事实,悔恨不已。

  “我原来是养猪的,自己去餐馆、食堂收潲水,拿来作饲料。进价1公斤7毛到1块钱,但熬煮掏捞后就可以卖到3块钱左右,我就买了设备自己掏油,想多赚点钱。”

  曹先合将餐厨垃圾进行水油分离,再卖给下家,只是这条“地沟油”黑色利益链上的第一环。

  在看守所,记者见到了另一犯罪嫌疑人代某。这名年轻女子只有初中文化程度,却是从事“地沟油”精加工的重庆永川某油脂厂的检验员。

  记者:“原料油是什么样的?”

  代某:“进厂的油很脏,颜色很黄还带气泡,有沉淀物。”

  记者:“怎样检测?标准是什么?”

  代某:“随机抽取的,不是每桶都检测。不知道按什么标准,厂里有个数据,记不清了。”

  ……

  记者前往该油脂厂,看到了“地沟油”精加工现场,设备简陋,油迹斑斑。4个两层楼高的大油罐分别用来脱水、脱色、脱酸、脱臭。“地沟油”变成“精油”,再经过如此简单的“精加工”后摇身一变,堂而皇之地流入市场。

  今年8月,公安部统一部署全国公安机关打击“地沟油”犯罪破案会战,重庆公安机关对“4·20”案件进行了再梳理,深挖细查之下,发现重庆璧山的徐某将大批量“地沟油”(“毛油”)销售给四川隆昌一饲料油脂公司,该公司再将经粗加工后的“地沟油”销售回重庆永川某油脂厂进行精加工,最后将精炼过的“地沟油”以食用油的名义销售到重庆、四川、贵州等地,“地沟油”最终流向餐桌。

  掏捞、收购贮存、粗加工、精加工、销售,一条完整的黑色产业链,环环紧扣,步步惊心!简单的热处理水油分离,没什么技术含量,却隐藏着诱人的利润空间。由此发端,一条非法的“生财之路”逐渐显露出来:

  ——广泛收购、大量囤积经初步水油分离后的(“毛油”),以每吨3200元~4600元的价格批量销售;

  ——将“毛油”进行简单脱色、脱水、去臭的粗加工,变成“精油”,以每吨4700元~6000元的价格销售;

  ——将“精油”进行检测,根据检测结果再进行多次脱色、脱水、去臭、冷凝,最后分提成“清油”(质量达到食用油标准)和“干油”(色泽深、略浑浊,几乎达到食用油标准),以每吨8000元~9000元的价格批量销售给各级批发商;

  ——批发商为既牟取高额利润又能瞒天过海,往往会在正规食用油中以1/9、2/8、3/7的比例渗入经精炼后的“地沟油”,最后以每吨9200元~10500元的价格,按正品食用油销售给下级零售商,销售网络几乎遍及西南地区。

  打:突破瓶颈,始终保持高压严打态势

  “4·20”地沟油专案启动以来,截至11月18日,重庆共破获刑事案件76起,抓获涉案人员84人。查封6个制售“地沟油”的“黑工厂”,查封11个销售“地沟油”的粮油经营部。现已查实涉案“地沟油”2000余吨,案值1700余万元。

  侦办过程中,公安部强力指导督办相关地方公安机关加强区域警务合作,三次召开案件调度会,部署各涉案地公安机关全力协查,确保全案突破。

  有关人士指出,此案是西南地区破获的制售“地沟油”大案,正规食用油生产、经销企业公然制售“地沟油”,反映出制售“地沟油”违法犯罪的形势严峻。

  为何“地沟油”犯罪如此猖獗?

  专案组介绍,犯罪嫌疑人到案后大多以“我是合法经营”“不知道下家拿餐厨垃圾做什么”等借口妄图规避责任,逃避打击。公安部治安管理局处长许成磊向记者介绍,制售“地沟油”违法犯罪活动大多打着生产生物柴油、饲料油、动植物油加工的幌子,隐蔽性强,并且涉案环节多、链条长,公安机关侦查过程艰苦,打击难度大;同时,食用油检测标准不完善、对餐厨废弃油脂循环利用缺乏统一规范等,这些共同构成发现、侦破、打击制售“地沟油”犯罪的“瓶颈”因素。

  在定罪环节,目前只能以卫生部《食品中可能违法添加的非食用物质名单(第三批)》“在食用油脂中添加废弃食用油脂属于掺假”的规定,作为认定其是伪劣产品的依据。对此,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黄京平表示,食品案件十分复杂,事关人民群众健康,必须把食品犯罪扼杀在萌芽状态。“刑法中对‘有毒、有害’食品的判定标准不是一个纯技术指标,而应综合原材料来源、加工方法、加工过程等进行综合考量。建议只要公安机关查实的用地沟油炼制的食用油流向餐桌,不管检测结果如何,都可以按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从严处罚。当然,按照法条竞合原理,如果适用其他罪名处罚更重的,可以按其他罪名处理。”黄京平说。

  据悉,公安机关打击“地沟油”犯罪破案会战已取得重大战果。截至目前,共侦破利用“地沟油”加工制售食用油案件128起,查实涉案油品6万余吨,打掉集掏捞、粗炼、倒卖、深加工、批发、销售等多环节于一体的制售“地沟油”犯罪网络60个,从源头上摧毁了涉及全国28个省份的“地沟油”犯罪网络。

  “对制售‘地沟油’违法犯罪活动,公安机关将始终保持严打高压态势,把‘打源头、端窝点、摧网络、断渠道’作为主攻方向,‘地沟油’犯罪一日不绝,公安机关决不收兵,坚决铲除危害人民群众生命健康的这一毒瘤!”公安部治安管理局副局长闫正斌说。(记者史竞男、邹伟)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追踪“地沟油”黑色产业链正规粮油企业推波助澜 1 位于闹市区的南华街上熙熙攘攘、生意繁忙。路边林立的商铺中,“南华街964号”和“南华街980号”两家却大门紧闭,人去店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