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掺水一两多赚4000元,涂抹重金属粉可增重四成

  新快报记者 黄海昀

  近年频发的食品安全事件,已经引起上至中央、下至百姓的深刻关注。近期曝光的“血燕事件”,更加引起公众对传统滋补品的消费安全忧虑。“冬虫夏草”作为我国特有的珍稀名贵药材,面临同样问题。

  近日记者在青海西宁这个中国最大的冬虫夏草集散地采访了解到,被称为“软黄金”的冬虫夏草由于价格昂贵,掺假注水一两就能多赚过千元。在暴利驱使下,不法商人造假手段隐蔽且高明,令监管部门、专业人士都难以辨别,严重威胁食用者的人身安全。

  1 价格暴涨

  1斤冬虫夏草可换一辆小轿车

  冬虫夏草是一种传统的名贵滋补中药材,生长在海拔3500米雪线之上的草甸,因其特殊的生长环境,至今无法人工培育。我国作为全球最大的产区,产量约占全球的85%,即便如此,每年全国的冬虫夏草总产量也仅80吨-150吨。

  近年来冬虫夏草价格一路看涨。广州金康大药房总经理郑涛昨日对记者表示,10年前一公斤冬虫夏草才六七千元,到今年中秋前最高峰时平均价高达10万元/公斤,而且还是整条与断草不分的,若是1800条的,则价格更超过20万元。也就是说,现在1斤品质上好的冬虫夏草价值10万元以上,相当于一辆小轿车的价格。10年来虫草价格平均上涨了10倍,进入了奢侈品行列。

  广州清平药材市场专卖虫草的店铺老板对记者表示,目前3500条每公斤的冬虫夏草的零售价为13万元,而去年才7万至8万元。

  “虫草的价格每年都在涨。”业内人士透露,涨价与产量下降也有关,但主要原因还是炒家在炒作。

  从虫草产区到消费城市,其间需要经过多级经销商的周转,经销商层层囤货、层层加价,就把价格一轮轮炒了上去。

  据透露,一些买家常年驻扎在青海西宁,在合适的时机出手购入囤货。有炒家曾以每千克10万元的价格购进50万元的货,囤4个月后卖出便净赚30%即15万元。

  广州润生药业有限公司总经理李有泉也表示,大珠三角市场容量非常大,尤以广东、香港、澳门为主,冬虫夏草消费量居全国之首,占全国25%-30%,达60亿元以上。但整个市场仍呈现原始的贸易态势:中药批发市场、药店、滋补品专卖店、青藏土特产专卖店、“拎包客”、大小商场、礼品回收店等,都在销售冬虫夏草,价格相差10倍之多(每斤4万-40万元),无标准可循,质量毫无保证。

  2 暴利驱使

  冬虫夏草遭注水贴金

  马克思说,如果有50%的利润,资本就铤而走险;为了100%的利润,资本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300%的利润,资本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绞首的危险。暴利的驱使却让冬虫夏草行业黑幕重重。

  在西宁采访时,记者了解到,目前假冒冬虫夏草的方式很多,有用淀粉、胶水等材料人工合成的,有用不值钱的虫草冒充冬虫夏草的,有将断草用胶水或者牙签串成整草的,有一些商家则在重量上打主意,通过掺泥、勾水增重,更甚的是通过涂抹重金属粉、串铅丝或者铁丝的方式增重。

  而更让人担心的是,通过上述方式做出来的假冒冬虫夏草外观很难用肉眼识别出来,在显微镜下,记者见到掺泥的冬虫夏草上布满细菌,而涂抹重金属粉的冬虫夏草只能在X光机下才能查验出来。

  在西宁的勤奋巷,冬虫夏草批发集散地,人们不时能够见到这样的情形,买家在一堆冬虫夏草前面抓上一把不停地拿手掂一掂、抖一抖。一位卖冬虫夏草的老板这样解释,掂一掂、抖一抖是为了把冬虫夏草的泥土抖落下来,若以4万元一斤算,一两土就值4000元,而掺土、掺水一般能增重一两至二两,若是二两,即便是以现在比较便宜的价格4万元一斤算,二两就能多赚8000元。这或许是世界上最昂贵的土和水了。

  由于冬虫夏草的价格比黄金还昂贵且按重量售卖,一清洗就可能损失掉不少的“金子”,行业内有俗话称:“抖一抖一头牛,掂一掂一头羊”。

  而据业内人士介绍,更有不法商人涂抹重金属粉在冬虫夏草上,这种方法一般可增重40%-50%。

  还有一种造假是用外形极其相似的亚香棒、北虫草等冒充冬虫夏草,据了解亚香棒、北虫草的市场价格大约在1000元/斤。

  3 辨识困难

  打假维权成本高难度大

  冬虫夏草造假不仅让消费者在金钱上蒙受巨大损失,更让人担心的是食品安全问题。那些抹重金属粉、胶水、掺土的冬虫夏草都会对人体带来巨大威胁。

  近年频发的食品安全事件,已经引起上至中央、下至百姓的深刻关注。近期曝光的“血燕事件”,更加引起公众对传统滋补品的消费安全忧虑。

  多数消费者对冬虫夏草的辨认知识及流通领域的黑幕知之甚少,加之相当部分以送礼为目的,购买者并非实际服用者,故使得种种问题发现难、追溯难、维权更难。一斤冬虫夏草少则1000根,多则两三千根,其间掺杂劣品,也难以辨识。青海当地工商部门、药监部门的相关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则表示由于冬虫夏草价格昂贵,打假成本高,也比较困难。

  支招

  购买时“拔一拔、搓一搓、压一压、掂一掂”

  针对冬虫夏草的种种乱象,业内人士支招,购买冬虫夏草的消费者一定要到正规的商场购买,另外,在购买时最好一支一支地选,并且在选购时要“拔一拔、搓一搓、压一压、掂一掂”把土掂掉,看有没水分、查看有没有用牙签穿的断草。

  规范制作的饮片更安全

  青海省药学会冬虫夏草药用研究专业委员会主任张雪峰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尽管冬虫夏草的交易方式还较原始,“菜市场”般的流通源头、工业原料级的冬虫夏草以及政策的不规范导致行业的混乱,但值得欣慰的是,去年的12月7日,作为冬虫夏草最大产地的青海省,率先颁布了实施《青海省冬虫夏草中药饮片炮制规范》,作为我国冬虫夏草行业第一部法规,其对冬虫夏草的原草筛选、清洗、灭菌、磨粉及包装储藏都有细致科学的规范,其制作全过程中均不能添加任何其他物质,并对密封有相当严格的要求。这最大程度上保证了冬虫夏草的营养价值和食用安全,也杜绝了掺假增重等情况出现。而虫与草分开定位粉碎、专利无添加纯粉压片等高尖端技术的加入,让冬虫夏草行业从原生态一举进入一个高科技的时代:原药材经过这些工序制成后的饮片将会更安全、吸收效率更高。据了解,目前青海已有企业按此标准生产出独立包装的净制冬虫夏草,超微粉碎后的虫草纯粉,还有冬虫夏草纯粉片等,既符合国家食品卫生安全标准,更能实现对冬虫夏草的高效利用,为消费者提供了更放心的选择。

  链接

  冬虫夏草

  世界上的虫草有507种,其中只有一种可以称为冬虫夏草。

  在地处海拔3500米雪线之上的草甸,每年夏天,一种名叫蝙蝠蛾昆虫开始产卵在土地上,卵成长成的幼虫钻入松软的地下。青藏高原土壤里面特有的冬虫夏草真菌寄生在幼虫身上,靠吸收幼虫体内营养物质繁殖壮大,致使幼虫体内充满菌丝而死亡。到第二年的春末夏初,从充满真菌菌丝的蝙蝠蛾尸体(即冬虫)头部长出一条紫色的子实体(即夏草)。这个结合体便是我们看到的冬虫夏草。

  冬虫夏草虽然兼有虫和草的外形,却非虫非草,属于菌藻类生物。其形成过程中,虫体和真菌发生了数万种化合反应,形成了独特的天然复合化合物宝库,对人体健康具有珍贵价值。

  执着于它的宝贵价值,1300年来,冬虫夏草的吃法一直在演变:煎药吃、泡酒喝、炖老鸭吃、泡水喝嚼着吃、小钢磨打粉吃……

  如今,科学研究已经证实:温度超过60摄氏度,冬虫夏草中的活性酶类、真菌多糖等会被破坏,功效明显下降。要想体验冬虫夏草的好处,应该常温生服。

  附冬虫夏草的七级标准(500 克)

  特优一等品:小于等于 1000 根

  特优二等品:1000≧1300根

  特等品:1300≧1600 根

  一等品:1600≧1900 根

  二等品:1900≧2200 根

  三等品:2200≧2500 根

  四等品:2500≧4000 根

  2011年11月份冬虫夏草价格

  2000条/公斤 195000左右/公斤

  2400条/公斤 153000-160000/公斤

  3000条/公斤 125000-130000/公斤

  4000条/公斤 107000-112000/公斤

  6000条/公斤 75000-85000/公斤

  (据主产区和部分商家的数据整理)

  作者:据主产区和部分商家的数据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冬虫夏草暴涨造假也疯狂 掺水一两多赚4000元 1 近年频发的食品安全事件,已经引起上至中央、下至百姓的深刻关注。近期曝光的“血燕事件”,更加引起公众对传统滋补品的消费安全忧虑。“冬虫夏草”作为我国特有的珍稀名贵药材,面临同样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