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号贩子徐某和孟某怎么也没想到,他们在北京儿童医院寻找“客户”时会被医院保安张某盯上,被敲诈上万元。

  今天上午,22岁的张某因涉嫌敲诈勒索罪在西城法院出庭受审。

  据检方指控,2010年7月至8月间,张某利用在北京儿童医院做保安维持秩序的职务便利,对长期在该医院倒号的徐某、孟某等人,以送往警务工作站处理为由,敲诈徐某8000余元、孟某2000余元。

  上午10时,中等身材的张某被法警带进法庭受审。

  对于向号贩子收“保护费”一事,张某说他刚上儿童医院6楼特需门诊值班时,并不认识号贩子,后来有一个叫“耗子”的号贩子主动给他钱,他没敢接。耗子第二次给钱他就收下了。

  “你向号贩子们主动要过钱吗?”公诉人问。

  “我从来没有主动要过,也没有威胁过他们。”张某说后来收号贩子们的钱,是“一时糊涂”。

  此番陈述,与张某之前在预审阶段的供述有很大不同。张某说被抓后因为“害怕”讲了“假话”。

  据记者了解,张某收钱一事源于号贩子报案。今年6月底,刚“入行”的杨某排号时遭到张某和“飞子”殴打后报警。

  “叔,和家里说一声,我给家里人丢脸了。”庭审结束时,张某哭着给前来旁听的叔叔跪下。

  该案当庭没有宣判。

  ●对话嫌疑人

  我维持秩序 规矩我来定

  在办案人员讯问张某作案经过时,张某作出如下回答。

  问:你怎么想到打号贩子的主意?

  张某:2010年五六月份,我到儿童医院6层特需门诊维护秩序,当时正好手头比较紧,就打起了向号贩子收钱的主意。

  我觉得反正他们的钱也好挣,我正好又负责特需门诊的秩序,这里只有我一名保安,规矩由我来定,我认为向他们收钱也没什么不好。

  问:具体怎么收钱?

  张某:号贩子排一次队如果能挣500元,就让他们交给我100元或200元。如果不交,就警告他们不要再来了。如果不交钱还来,我就把他们带到警务工作站,或者是威胁他们再来就打他们。

  问:你一天能收多少钱?

  张某:一般能收五六百元,少的时候也有200元。

  问:收的钱用在哪儿了?

  张某:吃吃喝喝全都花光了,还有请朋友出去玩。

  问:单位知道你向号贩子收钱吗?

  张某:没人知道。

  ●对话号贩子

  被保安叫到厕所收钱

  27岁的安徽人徐某,就是被张某敲诈勒索过的其中一名号贩子,他从2009年起便开始在北京儿童医院做“倒号”的生意。

  FW:你是怎么向患者收钱的?

  徐某:我提前约好患儿家长后,早上5点半到儿童医院6楼特需门诊排队,等到7点半医院发号时,就让家长换上我的位置领取号码。我在排队时,只要保安张某看见我,就把我叫到厕所或消防通道处要钱。

  FW:张某最初是怎么跟你要钱的?

  徐某:张某开始威胁我,来一次就得给他200元,不给钱就让我滚蛋,以后甭在六楼排号。还说我再来,就把我送到警务工作站处理。我只得乖乖掏钱给张某。

  FW:你一次给他多少钱?

  徐某:我替患儿家长排队挂号一次能挣四五百元,但交给张某200元之后,我每次只能挣到两三百元。

  FW:你一个月能交给他多少钱?

  徐某:我每个月所交的钱大概有3000元,总共给他3.5万余元。像我这样长期交钱的还有六七名号贩子。张某离开特需门诊后,一个叫“飞子”的保安接手,也以同样的方式向我收钱。(记者 李奎 实习生 张杰)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儿童医院外黄牛党排队挣500 保安“抽头”一两百 1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号贩子徐某和孟某怎么也没想到,他们在北京儿童医院寻找“客户”时会被医院保安张某盯上,被敲诈上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