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农田抛荒,癌症高发……在江西德兴市,江西铜业集团下属的多家矿山企业,多年将工业废水排入乐安河,祸及下游数十万群众。面对群众质疑,排污企业仍依据20年前一次调查结论的标准赔偿,摊到受害群众手上,人均不足一元。

  作为我国重要的有色金属工业基地,德兴市为何成了“污染重地”?“排污大户”为何将责任推给“历史”?有关方面为何监管缺位甚至坐视不理?围绕一系列问题,“新华视点”记者实地追踪调查。

  “我们哪里是在喝水,简直就是喝慢性毒药。”

  乐安河是鄱阳湖的重要支流,历史上被德兴、乐平两市百姓称为“母亲河”。然而,随着上市公司江西铜业下属的德兴铜矿等矿山企业不断扩张,下游的乐平市深受污染之害,涉及9个乡镇约42万人。

  在紧邻德兴的乐平市名口镇戴村,村民告诉记者,由于乐安河上游多年来污染严重,素有“油料村”之称的戴村已有2800多亩地无法耕种,近20年来全村没有一人通过征兵体检,仅癌症患者就有70多名。

  “如果碰到下大雨或者发洪水,上游的污水一下来,稻田就要减产甚至绝收,连河里的鱼都要死光。”在乐安河畔摆渡为生的戴村71岁农民戴忠太说。

  村民戴金发拿出一份写满4页纸的“戴村癌症名单”说:“村里每年有四五人死于各种癌症,而且还有上升趋势。”2007年查出患有宫颈癌的卜云娥补充说:“每天都要下河洗衣服,以前还要喝河里被污染的水,怎么能不得癌症啊?”

  “我们哪里是在喝水,简直就是喝慢性毒药。”戴村村民邓桂莲说,去年9月,她11岁的儿子在上海一家医院查出“肾小球性血尿”后,医生第一句话就是“你们那里的水以后绝不能再喝了”。

  沿乐安河下游采访,记者看到一些地势较低的耕地出现大面积荒芜,沿岸的砾石被染成了焦黄色,泛黄的泡沫在河湾处汇集回旋……

  污染危害得到地方政府确认。乐平市政府在去年10月上报省政府的“请示”报告中称,由于受到乐安河污染影响,部分沿岸村镇的井水仅为地下水Ⅳ类水质标准,不能直接饮用。相关群众肝脏发病率高于其他地区,血检不合格面广。

  不仅乐平市部分群众深受污染之害,德兴市一些群众同样叫苦不迭。

  今年4月,德兴市香屯镇五星村查出数十名儿童血铅超标。当地村民认为,都是临村而建的江西铜业集团下属企业金德铅业公司“惹的祸”。村民周花秀说,厂里排出的烟尘里有铅,碰到下雨天,染得地面都是黄的。

  德兴市泗洲镇下家畈村紧邻德兴铜矿流出的水渠。村民张春英说:“因为污染,一听说是下家畔村种的菜,市场上没人敢要。”

  企业污染一整年 人均难赔一元钱

  江西铜业等矿山企业对乐安河下游的污染究竟有多重?

  根据乐平市政府的调查报告,自上世纪70年代开始,由于上游有色矿山企业的生产,乐安河流域每年接纳的“三废”污水排放总量达6000多万吨,废水中重金属污染物和有毒非金属污染物种类有20余种。由此带来一系列损失,如9269亩耕地荒芜绝收,1万余亩耕地严重减产,沿河9个渔村因河鱼锐减失去经济来源,相关人群重金属中毒病症和奇异怪病时有发生。

  然而,与污染造成的巨大损失相比,排污企业仅有的赔偿,依据的竟是20年前的一次调查结果,只有区区18万余元。由于赔偿非常低,一些群众怨气较大,表示“很不理解”。

  对此,乐平市环保局副局长蔡庆福解释说,这一赔偿额度是2001年6月确定的,当时江西省环保部门组织乐平市政府、德兴铜矿等单位达成“乐安河乐平段农田赔偿协议”,依据的是环保部门1991年对乐安河乐平段农田污染调查的结果,由德兴铜矿等矿企每年向乐平市支付赔偿金18万余元。

  但记者采访发现,即便这点赔偿金,受害群众大都反映“从未领到”。对此,蔡庆福解释说:“对于乐平市受污染影响的40多万人来说,18万元赔偿款如果发下去,人均还不到1块钱。”

  企业和部门“推责” 都是“历史”惹的祸?

  沿岸数十万群众深受乐安河污染之苦,但当地矿山企业和环保部门却异口同声,将主要责任推到“历史”头上。理由是:德兴早在唐宋年间就有采铜历史,污染主要是由于历代废弃的采矿区产生的,现代企业不应代历史受过。

  然而在记者追问下,当地环保部门和矿企有关负责人却又说法不一,一些表述自相矛盾,由此暴露出的监管漏洞不容忽视。

  “造成污染的原因主要是古代遗弃的采矿通道形成的‘老龙废水’。”德兴铜矿环保部主任潘兵说,近几年德兴铜矿的环保投入已超过2亿元,完全实现了污水处理达标排放,不可能出现污水外排现象,乐安河中下游的水质已经得到很大改善。对于这一说法,乐平市环保局长黄林给予肯定,理由是目前地表水监测正常。

  但面对记者质疑,乐平市环境监测站站长唐建军坦言,重金属污染危害最大的是土壤,由于缺乏设备,乐平市环保部门从未做过这一检测。他承认,仅靠地表水监测,根本没法测出重金属是否超标。

  德兴市环保部门也承认,要让乐安河水质显著改善,上游矿山企业在环保投入上仍需加大,尤其是环保设施要升级,并确保真正运转使用。“企业进一步减少污染排放是可以做到的,但所需的投入太大。”德兴市环保局相关负责人方恒说。

  由于污染问题久拖不决,乐安河沿岸群众虽历经近40年申诉,但仍有部分村庄连基本的饮水问题都未解决。无奈之下,戴村村民自2009年起派代表通过“一切合法途径”,与排污企业打起“持久战”。

  “越到基层,环保部门的监管职能就越弱化。”江西省环保厅厅长邓兴明说,由于基层环保部门隶属当地政府,他们必然要围绕地方党委、政府的目标开展工作,而有的地方政府为发展经济,仍在上污染项目。

  “沿河小企业关停容易,但大企业要停产治理很难。”邓兴明表示,乐安河污染彻底治理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实现的,这需要各级政府、排污企业等各方面共同努力。

  “达不到目的,受害群众只有继续反映。”戴村65岁的老支书戴明发说。乐安河沿岸不少群众质问:群众反映了多年,治污搞了多年,这叫“一朝一夕”吗?

  一些沿河群众通过记者呼吁,“利税大户”不应成为企业污染的挡箭牌。环保部门应责令污染企业停产整顿,并提高对被污染土地的赔偿标准;同时,地方政府应通过打深水井等方式解决饮水安全问题,并对重金属中毒等怪病人群进行排查救治。“把污染责任推给‘历史’的人,难道想让‘历史’出面解决问题吗?”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江西铜业排放工业废水 群众称在喝“慢性毒药” 1 农田抛荒,癌症高发……在江西德兴市,江西铜业集团下属的多家矿山企业,多年将工业废水排入乐安河,祸及下游数十万群众。面对群众质疑,排污企业仍依据20年前一次调查结论的标准赔偿,摊到受害群众手上,人均不足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