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眼下正值流感高发期,不少患者扎堆到医院输液,抗生素滥用的问题再度引起关注。《经济参考报》记者日前调查发现,在卫生部的数次整治之下,二级甲等以上医院抗生素的使用率有了明显降低,但基层医疗机构以及诊所药店仍是抗生素滥用的重灾区。对此,卫生部宣布要建立长效机制开展滥用抗生素专项治理整顿。而在专家看来,要从根源上解决问题,还是要进行制度的改革。

  滥用抗生素之患

  今年世界卫生日的主题是“控制抗菌素耐药性:今天不采取行动,明天就无药可用”,而在不久前,世界卫生组织更是再度发出警告:警惕无抗生素可用时代。

  抗生素滥用问题引发如此高的关注,主要是源于近些年“超级细菌”的出现。去年10月,宁夏两名患儿被检测出带有能抵抗绝大多数抗菌药物的超级细菌N D M -1。今年8月,美国26个州数十人感染沙门氏菌疫情。同时,最新科学发现,一种名为“肯塔基”的超级沙门氏菌恐将蔓延全球。

  抗生素被公认为二十世纪最伟大的医学发现,它使得人类的寿命至少延长了10岁。但大量不合理地使用抗生素,就会使细菌产生耐药性,严重的耐药性就会产生超级细菌。而且细菌耐药产生的速度要远远快于新药开发的速度,长此以往,人类将没有抗生素可用,再一次面临很多感染性疾病的威胁。

  “以抗生素为代表的抗菌药物的滥用已经成为我国医疗行业十分突出的问题。”卫生部药政司副司长姚建红日前表示,抗生素可能毁掉中国一代人的健康。

  据卫生部的数据显示,中国平均每年每人要“挂8瓶水”,远远高于国际上2.5瓶到3.3瓶的水平,人均年消费量是美国人的10倍。

  在大量使用的同时,不合理使用抗生素的情况也越来越严重。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调查显示,我国不合 理 使 用 使 用 抗 生 素 的 比 例 超 过46%,在使用量、销售量列在前15位的药品中,抗生素占了10种。

  而在中国住院病人方面形势更为严峻,世界卫生组织的相关资料显示,中国国内住院患者的抗生素使用率高达80%,其中使用广谱抗生素和联 合 使 用 两 种 以 上 抗 生 素 的 占 到58%,远远高于30%的国外平均水平,而其实真正需要使用抗生素的病人还不到二成。

  据记者了解,我国抗生素使用品种多,而且结构也不合理,使用中存在求新、求贵的现象。在经济利益的驱使下,医生往往会给患者使用新药、贵药。而在患者方面,对抗生素认识不清,常常把抗生素和消炎药混为一谈,听凭广告或者自主随意购药,而且为了求疗效快,也会主动要求或者接受医生推荐的最新、最高端的抗生素。此外,少年儿童抗生素使用比例高于成人,其中部分原因是家长担心孩子病情而要求输液,结果使得体内长期带着耐药菌。

  抗生素的大量及不合理使用还体现在畜牧农业方面。由于饲料中含有大量抗生素,动物在饲养的过程中体内不可避免地会残留抗生素,最后通过食物链传播到人身上并在体内积蓄,成为健康的定时炸弹。

  抗生素如此滥用之下,产生的不只是“耐药宝宝”、“超级细菌”,更是我国每年有8万人直接或间接死于滥用抗生素,而其所造成的病菌耐药性更是无法估量。

  基层医疗机构仍是重灾区

  抗生素滥用的问题其实早就引起了包括卫生行政部门、专业学会和协会在内机构的重视。自2003年以来,仅卫生部下发的合理使用抗菌药物的文件就已经达到12个,其中还并不包括临床路径和疾病的诊疗指南。

  今年4月卫生部发布了《2011年全国抗菌药物临床应用专项整治活动方案》,以规范抗菌药物临床应用、限制不合理、制止滥用,并在全国范围内开展数次专项整治活动。

  “卫生部在11月对全国三甲医院的督导检查中发现,有的指标已经实现,有点接近实现”。卫生部医改司副司长赵明钢表示,抗生素专项整治效果初现。

  天坛医院药房主任赵志刚告诉记者,他们医院成立了专门的小组来监管抗生素的使用,目前使用率比以前有了明显下降,有一些指标还在完善中。

  在记者的调查中,也发现医生对抗生素的使用慎重了许多。近日,记者以感冒患者的身份去北京某三甲医院就诊,医生在询问病情、量体温、做常规血检之后,只开了抗感冒颗粒等少量药品,而且在记者提出输液要求后,医生认为没有必要,只是建议多喝水、多吃水果。

  二甲以上医院抗生素的使用情况是有了极大改善,但是基层医疗机构的抗生素使用还是不太规范,农村地区更是抗生素滥用的重灾区。记者在北京西城区某社区服务站发现,虽然是大清早,但已有很多人在输液。而且在就诊的过程中,医生只是简单地询问了病情,并没有做量体温、血检等一系列的检查,就给记者开了药,其中还包括了头孢拉定胶囊这种抗生素。

  “医院还是在大量使用抗生素,特别是感冒、痢疾、肺炎等这些流行性疾病,门诊病人和住院病人基本一致,也是吊针、输液,因为这个利润丰厚。”甘肃省某县级医院的李医生告诉记者。

  而在该县某村当赤脚医生的王大夫也表示,因为农村人使用的多是普通药物,所以利润不大,村卫生室的主要收入还是来自于“吊瓶子”。而随着冬天到来,感冒的人增多,他每天都要出诊好几次,上门去给病人输液。

  滥用绝不仅仅在“药方”上。尽管早在2003年,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就发文要求自2004年7月起,所有零售药店必须凭执业医师处方才能销售处方药。但记者在走访多家药店后发现,部分药店仍随意出售抗生素。在北京市西城区某药店,虽然对处方药和非处方药做了明确区分,但当记者提出要购买头孢拉定、阿莫西林等抗生素时,药店销售人员不仅没有要求出示处方,还给记者推荐了几种速效药品。而在另一家药店,问及头孢拉定、阿莫西林等抗生素类药品时,虽然店员提到需要处方,但最后还是在没有处方的情况下卖给了记者。

  顾 客 张 先 生 也 向 记 者 反 映 ,“现在去医药超市买药,顾客要买就买,店员才不管你有没有处方,而且还不提供任何药品使用和禁忌提醒。”

  那这些药店就不担心被监管部门查处么?曾经在药店干过销售的李女士告诉记者,药店要么是事后自己再补处方,要么是直接不开发票,所以监管部门在检查时根本发现不了。

  “在乡、村两级医疗机构,抗生素的合理使用还有待进一步强化。”赵明钢也坦言基层医疗机构抗生素使用还存在问题。他同时指出,由于乡镇卫生院和社区卫生服务机构都实行了基本药物制度,因此,抗生素的数量、品种、控制都得到了规范,今后要着重提高基层医疗卫生机构的微生物检测能力。

  根治需进行制度改革

  赵明钢指出,总体来讲,中国的抗生素的使用、管理还是比较科学的,但是由于各种因素,包括医院的补偿机制问题,个别医师专业知识能力的欠缺问题,有的群众对用药知识的掌握还不十分充分的问题,在有的机构,抗生素的不合理使用现象还是存在的,也可以说,在极个别的医疗机构、在极个别的医务人员身上,抗生素不合理使用的现象还比较严重。

  “因此,卫生部希望是以三年为周期,建立长效机制开展抗生素专项治理整顿。”赵明钢表示,一方面将进一步完善相应的管理规定和技术规范,另一方面将要求医疗机构要进行处方点评,要监测本医疗机构抗生素使用的情况,包括使用的种类、用药的数量,还有它的合理性,并将本机构所能提供抗菌药物的种类、规格,以及价格的情况进行公开。

  而在专家看来,要从根源上解决问题,还是要进行制度的改革。

  在公立医院的经费当中,政府拨款所占比例不高。以北京市为例,北京市财政拨款仅占市属公立医院医务人员工资总额的10%左右。

  “这样就使得这些医院不得不需要去变成一个商业化的机构,通过药品和诊疗来收取经费。今年做了一年抗生素控制使用工作,大家都感觉这里面有很深的机制问题。”卫生部经济研究所卫生发展与战略研究室主任李卫平指出,以药养医是产生滥用抗生素问题的制度根源。因此,她认为一方面要完善抗生素药物使用的相关制度,加大监管力度,另一方面则需要进一步强化医疗卫生体制改革,从根本上打掉开药谋利的行为。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基层机构仍是抗生素滥用重灾区 将建长效机制 1 眼下正值流感高发期,不少患者扎堆到医院输液,抗生素滥用的问题再度引起关注。《经济参考报》记者日前调查发现,在卫生部的数次整治之下,二级甲等以上医院抗生素的使用率有了明显降低,但基层医疗机构以及诊所药店仍是抗生素滥用的重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