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蔡华伟绘

  “2011—2012中考体育培训秋季特训班火热招生中,重点中学一线体育教师,考试项目透彻分析,制胜技巧传授,迅速提高成绩,挖掘最大潜能向满分冲击……”这是北京一家体育培训机构最近推出的招生简章,颇具煽动性的广告语让市民黎女士非常心动,“我儿子今年初三,我打算给他报班‘吃小灶’,千万不能让中考体育给孩子拉了分”。

  听黎女士介绍,这是她从别的家长那里讨教来的招数。中考体育这项政策,原本意在通过应试压力督促青少年锻炼,以达到增强体质的效果,但在很多时候却演化成为突击恶补的“魔鬼训练”,孩子们为了达到满分机械地重复着并不喜欢的考试项目。

  这些年,国家相当重视青少年体质下滑问题,相继出台了一系列文件和政策,各种活动也开展得声势浩大。虽然最新公布的《2010年国民体质监测公报》显示,我国中小学生身体素质持续下滑的趋势得到初步遏制,但是身边不断冒出的“小胖墩”、“小眼镜”、“豆芽菜”们却仍在警示我们,拯救孩子体质的战斗才刚刚打响。

  “每天锻炼一小时”怎样落实?

  有保障,有监督,有问责,才能防止政策踏空

  在许多人看来,“保证中小学生每天一小时校园体育活动”写入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是拯救我国青少年体质的重要契机。有媒体如此解读,当校园体育上升至政策高度,意味着孩子锻炼有了政府撑腰。不过,要把一项硬性规定落实到全国各地的千万所中小学校,能不能贯彻到位、会不会遇到阻力、有没有保质保量,一个个问题等待回答。

  日前,共青团中央新时代青少年体质健康促进中心副主任邢守见带领6家媒体来到北京市朝阳区三里屯小学、和平街中心小学和惠新里小学督导检查教育部关于《切实保证中小学生每天一小时校园体育活动的规定》的落实情况。通过现场观察,这几所学校都能因地制宜组织学生锻炼,孩子们在操场上奔跑跳跃的场景让人欣喜。

  不过,仅仅几所学校的情况并不能代表这项政策已经落实到位。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上海交通大学教授熊丙奇表示:“‘每天锻炼一小时’在推进过程中存在许多问题,有些学校体育设施不足、场地有限,缺乏开展体育活动的物质基础;有些学校每天一小时体育活动内容单调,学生没有太多选择,往往一小时的时间锻炼几分钟就算了,流于形式。”

  而更令人担心的是,这项政策在实际执行中到底能坚持多长时间,会不会“风头一过”又被打回“原形”?为了堵住缺漏,教育部在近日下发的《切实保证中小学生每天一小时校园体育活动的规定》中对在校锻炼时间分配、行政部门如何督导、社会怎样监督、问责机制等问题进行了详细规定。尤其强调凡是没有认真执行的,在各种评先评优活动中实行“一票否决”。不过有教育学者表示,要真正做到“确保”,仅靠行政发文、评估,是无济于事的,必须从保障学校办学条件、改革学生评价体系、完善学校管理着手,否则“每天锻炼一小时”政策很容易沦为“纸上谈兵”。

  学生跑步何时不用动员?

  顺应天性,激发兴趣,由被动锻炼转为主动锻炼

  进入11月,各地学生冬季长跑相继启动。作为全国亿万学生阳光体育的标志性活动,冬季长跑已经步入第五个年头。很多学生从中获益,但也有孩子满腹抱怨。家住北京市朝阳区太阳宫的五年级学生小石说自己最讨厌跑步了,“长跑太枯燥了,为什么要强迫我做不喜欢的事情呢?”

  孩子的抗拒,很大程度上缘于校园体育项目的简单化、应试化和功利性。据了解,很多中学的初三体育课只练习中考必考的掷实心球、800米、1000米等项目,“为考试而运动”让很多孩子对体育锻炼产生了逆反心理。北京师范大学体育与运动学院院长毛振明认为:“体育课既要有基础教学,也要有一些技能的培养,比如教会孩子们游泳、篮球、羽毛球、网球等项目的基本技术,这样才能培养他们参与的兴趣,由被动锻炼转为主动锻炼,在课外运动的时候也不会显得无所适从。”

  运动的快乐,需要孩子们在没有负担的状态下去感受,在那种环境中即使是看似乏味的跑步,也能激发出一种“单纯的快感”。可惜的是,现在很多督促青少年锻炼的举措,并未抓住孩子的天性和体育的本质。“这些政策的行政化意图很强,而真正需要调动的是学生本身的积极性。”熊丙奇说。

  而在学校之外,要想让孩子迈出家门、走向操场,除了培养他们对体育的兴趣外,还需要社会大环境的改善。共青团中央新时代青少年体质健康促进中心主任刁铁民表示,仅靠冬季长跑等校内体育活动是不够的,在城市的规划和建设中,让运动设施尤其是青少年活动场所伴随在居住地旁边,才能让孩子们每天锻炼,养成良好的生活习惯,“这是可以做到的,但这也是现在最缺乏的”。

  “重智轻体”观念能否转变?

  倘若现行教育模式不改变,体育恐将持续遇冷

  “你只要安心把学习搞好,其他什么都不用管”,这是很多家长经常挂在嘴边的话,“成绩压倒一切”的价值导向让孩子们与体育锻炼渐行渐远。

  据上海交通大学一项调查—— 《小学生家庭课外课程选择行为及其变化》的结果显示,5年前,被调查家庭在“智力类”课程上投入最少,如今在“运动类”上投入最少,课外课程投入呈现“重智轻体”的特征。

  “我们有什么办法,孩子不去上培训班,拿不到各种证书,‘小升初’时怎么跟人家竞争?这时候哪还想得到体育锻炼啊!”一位正为孩子明年“小升初”而备受煎熬的家长说。在全国亿万学生阳光体育运动领导小组办公室近期完成的一项“阳光体育公众调查”显示,当锻炼时间和学习时间发生冲突时,65.5%的家长选择让孩子以学习优先。

  智育与体育,这两个在青少年成长过程中本应和谐共处、相辅相成的要素,如今却呈对峙之势。面对升学压力,大部分家长首要考虑的是孩子的成绩单,对于体育锻炼的要求仅限于不得病。“‘重智轻体’的根源在于目前的教育体制,在于我们对学生的评价体系。”熊丙奇说,“要扭转这种观念,一是要推进义务教育资源均衡,二是要推进中高考制度改革,使之能够符合孩子的本性,培养孩子的综合素质,给他们健康成长提供空间。”

  当体育被放弃,牺牲的不仅是孩子的体质,也是国家未来的竞争力。我国近代著名教育家、中国奥林匹克运动的先驱张伯苓曾说过:“教育里没有了体育,教育就不完全。”这不仅是告诫,更是警醒。如果现行教育模式不曾改变,那么智育和体育的较劲仍将继续,输的一方恐怕还是体育。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青少年体质堪忧 锻炼不锻炼,谁能说了算 1 听黎女士介绍,这是她从别的家长那里讨教来的招数。中考体育这项政策,原本意在通过应试压力督促青少年锻炼,以达到增强体质的效果,但在很多时候却演化成为突击恶补的“魔鬼训练”,孩子们为了达到满分机械地重复着并不喜欢的考试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