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本报特约评论员 郝洪

  主持该医疗事故鉴定的南京医学会,无视医生术中接听手机的事实,称医生的“操作未见违规之处”。

  手术中医生可以接听手机吗?这个本不成为问题的问题,因为一场奇特的医患纠纷,呈现在人们面前。

  患者孙女士在南京某大型三甲医院做视网膜脱落手术,手术进行中,主刀医生竟出门接了十几分钟的电话,回来后继续手术。孙女士的手术最终失败,8个月后被判眼睛永久性失明。

  手术失败的真实原因姑且不论,单是手术中医生接听手机行为本身就够让人拍案惊奇——置患者安全于不顾,手术中擅自离开接家人电话。

  目前,大多数医院都遵守的是1982年卫生部出台的《医院工作制度》,“上世纪80年代,没有对这个事情进行规定,也是正常的。”言下之意,官不定责,法不追究。认真的记者却找到了卫生部2010年出版的《全国医院工作制度与人员岗位职责》,其中明确规定,“任何人员不能将移动通讯工具带入手术间内使用”。

  其实,不用记者去寻找规章制度来佐证,普通人依据常理,就可以对“手术中医生是否可以接听手机”这个问题做出清晰的判断。遗憾的是,我们的白衣天使、医疗机构、医疗监督机构却表现出一致的困惑与茫然。

  该事件的主角主刀医生并不认为自己有何过错,而院方也百般遮掩,当面对录音证据不得已承认时,还有意为主刀医生开脱,至于主持该医疗事故鉴定的南京医学会,也无视医生术中接听手机的事实,称医生的“操作未见违规之处”。

  出现问题,医院首先想到的不是问责和追责,而是遮掩护短;出了医疗事故,医院首先想到的不是认真面对,而是琢磨如何推脱责任;面对管理疏漏,有关部门想到的不是亡羊补牢,而是王顾左右而言他,明明有行业规定在前,却拿陈规陋习来搪塞;面对“主刀医生手术中不能接电话”这样的常识,有关机构不是依据事实说话,而是指鹿为马,混淆视听。

  我们常常说要培养医生良好的职业道德,医德如何培养?它来自职业精神的塑造,而职业精神的塑造,则有赖于外界的监督、机构的管理和行业的自律,倘若我们这些管理机构、监督机构缺乏直面问题的勇气和责任,遇上问题首先就想着如何捂盖子,又如何要求医生有责任担当?

  孙女士的官司还在继续,作为旁观者,我们除了希望法院公正判决之外,还希望类似“主刀医生在手术中接听电话”这样匪夷所思的事件不要再重演,更希望有关管理机构、监督机构切实履行自己的责任,提升职业道德,重树职业精神。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京华时报:手术中不接电话难道不是常识 1 主持该医疗事故鉴定的南京医学会,无视医生术中接听手机的事实,称医生的“操作未见违规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