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学院路“金泰蓝郡”小区一家旅店兼诊所还能做B超

  日前,家住哈市呼兰区利民开发区学院路“柏林四季”小区的居民韩女士向记者反映,前几天,她感到发烧、头痛、恶心,就在所居住小区一家名为“张医师综合诊所”的门诊看病。该诊所的张“医师”给她注射了一些“消炎药”,连续输液7天后,花掉医药费1000余元,但是她的病情依然未见好转。该诊所张“医师”建议她到大医院检查,韩女士在哈尔滨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竟检查出急性阑尾炎,而且该院医生告诉她,幸亏及时就诊,否则拖延下去会有生命危险。

  韩女士告诉记者,她家离市区较远,周围没有正规的公立医院,附近只有很多这样的小诊所,不但医疗条件差,设施简陋,而且几乎都没有营业执照。一些居民为了方便,生病时就选择这样的小诊所就医,“医生”只是简单的测测体温或者干脆不测体温就用药。用的什么名称的药物,“医生”也不说,只是说是“高档消炎药”,并且药价不菲,打不好也打不坏,实在不见好转,就会把患者推向大医院,而此时患者往往已经花费近千元或者数千元的医药费。

  “张医师综合诊所” 满地泥脚印

  19日,记者来到位于呼兰利民开发区学院路“柏林四季”小区A区临街的“张医师综合诊所”。记者抬头看到,牌匾上写着:中医、西医、内科、外科、儿科、妇科和联系电话。记者走进诊所内,看到有如此多治疗项目的诊所,面积仅是一间60多平方米的“大厅”。同时,记者闻到室内有一股空气不流通污浊的气味,地面被患者踩的满是泥脚印,角落里堆着一些手纸等垃圾。右侧是两排椅子和铁凳子,没有病床,中间没有隔断,也没有发现检查患者用的医疗器械。室内有12名患者正在输液静点,还有一名男患者光着上身,颈部、背部扎满了针灸用的银针,由于没有床位,该患者只能面朝椅背靠着,表情很痛苦。继续往里面走,是两间不足2平方米的小房间,其中一个小房间摆着一张窄小的病床,一名患者在接受针灸治疗,由于病床窄小,患者只能侧身躺着,旁边除了侧身站着一名陪护的家属之外,容不下第二个人。对面是一个同样狭小的换药处置室,用半截布帘子挡着,里面放着一些输液针管和一些盒装药品。

  这时候,一个自称“张医生”的男子走过来警惕地上下打量记者,问记者要干什么?未等记者回答,一名患者找他结账,他一边收钱,一边告诉患者明天会给他“加药”。没见到他洗手,另一名输液的患者找他拔针,他顺手拿着药棉给患者拔针。记者观察,室内除患者及家属外,只有这一名男子在忙碌着。该男子没穿白大褂,更没戴口罩。环顾整个诊室,记者并未发现室内墙面悬挂《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等相关证照。

  据了解,这个诊所已经经营4年了,小区附近的居民发烧、感冒图方便都到这里看病,那个姓张的“医生”就是给人看病的,针灸、静点都会,忙不过来的时候,他的媳妇和家里的老人也跟着忙活。至于张“医生”是不是真正的医生,诊所有没有经营手续,患者也说不清楚。(来源:黑龙江晨报)

  旅店老板娘做B超

  记者在附近相继走访了几家小诊所,发现不论诊所的规模大小,除了一些标明牙科、妇科等专科之外,几乎诊所的牌匾上都写着内科、外科、妇科、儿科等诊治范围。那么,这些诊所的“医生”果真是“全能医生”吗?为此,记者进行了走访。

  记者来到“柏林四季”小区C区临街西侧的一个没有名字的诊所,门上写着诊所、静点、内科、外科、妇科、儿科、旅店、保健品、治脚气、药物无痛人流,两扇门被这些宣传“标语”几乎盖满了。记者走进该诊所,看到墙面上贴着两张人体穴位图,对面有一个小柜子,里面摆满了各种安全套等性保健品。最里边有几张床,床边有两个点滴支架,两个女孩正在床上嗑瓜子,瓜子皮吐了一地。一位40多岁的男子,穿着白大褂,问记者干什么?记者表示要找心理医生,该男子说:“我就是心理医生。有一些大学生失恋了,就是想不开。我会对他们做一些心理辅导工作,开导开导。”记者问人流谁做,这名男子马上警觉起来,说不做人流。记者说看到门上贴着“药物无痛人流”的宣传单,这名男子说那是别人瞎贴的,让记者没啥事就赶紧离开。

  记者又来到位于时代大街的一处诊所,牌匾上写着“金凯通讯、典当行”,牌匾侧面写着西医诊所和联系方式。记者走进该诊所看到不足30平方米的屋子被间隔成两部分,外面的部分销售手机卡、交手机费等业务;里面的隔断玻璃上贴着“诊所”两个字,里面只摆了3张按摩床,除此之外,记者没有看到任何医疗设施。

  记者来到学院路“金泰蓝郡”小区临街的一处诊所兼旅店,牌匾上面写着“亲情旅店、妇科诊所”,门上写着“三姐诊所”,玻璃上贴着不太显眼的“B超”二字。记者走进该诊所,一个中年女子告诉记者,她不是这里的负责人,老板出去了,她看一会儿店,问记者住店还是看妇科。记者问她:“谁能做B超、看妇科。”她说,旅店老板娘就能看妇科、做B超。没等到负责人,中年女子给记者留下联系方式,让记者来之前提前预约,记者看到联系卡是旅店的联系方式。中年女子表示,拿这张联系卡做B超价格可以便宜一点。

  10多家“小诊所”均未见营业执照

  记者发现学院路小规模的诊所多达30余家,多数是在小区内开设的“家庭式”小诊所,经营者一边自住一边经营诊所。

  记者来到地处繁华的“柏林四季”小区步行街的“李晓飞综合门诊(医院)”,这是周围规模较大的医疗机构。记者进入室内,看见室内墙皮已经脱落,屋内很乱,墙角堆放着拖布和水桶,有两个人坐在门口的一张椅子上静点。房间一侧被隔成3个小屋,写着妇科、内科,最里面的小房间放着一些锅碗瓢盆等厨房用品。记者走上2楼,一名穿白大褂的女士拦住记者不许入内,说“医生”正在里面做手术,为患者切除粉瘤,不能打扰。记者看到室内设施简陋,而且所谓的“手术室”只是用简易的防火板半隔离的一间屋子,只有4平方米左右。做手术的“医生”穿着白大褂,但没有戴消毒手套,也没有戴帽子,根本不具备做手术的条件。该“医生”看记者站在门口张望,赶紧把门关上了。手术室外面摆满了病床,但没有病人。一名穿白大褂的女士走过来说:“3楼也是他们医院,是周围规模比较大的医院。”记者楼上楼下走了一趟,也没有发现墙面悬挂《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等手续,只发现两名穿白大褂的“医生”。

  记者又走访了学院路志华小区、柏林四季小区内的“吴大夫西医诊所”、“赵大夫西医诊所”、“裕发牙科诊所”、“圣轩牙科”、“裕发村卫生所”、“远东综合门诊”、“博康卫生所”等10多家诊所,均未发现各诊所墙面上悬挂《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等相关证照。

  卫生局办公室:

  这事太大 得报告主管局长

  21日,记者将利民开发区学院路小诊所存在的乱象反映给了呼兰区卫生局。该局办公室王主任告诉记者,记者若是反映情况,他们会对违反规定的诊所进行查处,需要记者告知违规诊所的具体地址。记者若是报道,他表示这事太大,得向主管医疗的王局长报告,并告知记者王局长的联系方式,但截至记者发稿时,记者多次拨打王局长的电话,始终无人接听。

  相关链接

  私人诊所设置申请者必须同时符合以下条件:(一)非在职医务人员,有执业医师资格,经注册后在医疗机构中执业满5年;(二)设置二级西医或三级中医诊疗科目诊所的,申请人应具有副主任医师或以上职称;(三)男性年龄在65周岁以下,女性年龄在60周岁以下,且身体健康;(四)离退休的卫生技术人员须经原工作单位同意;(五)注册资金:私人西医诊所不少于30万元,私人中医诊所不少于15万元;(六)具有常住户口。(七)诊所场地必须长期固定(非申请人所有,需有5年以上租赁协议),并且符合卫生部颁布的《医疗机构基本标准》要求,一名医生,一名护士,使用面积不小于40平方米,聘用卫生技术人员每增加一名,面积增加10平方米。(八)符合XXX市区域卫生规划和当地的医疗机构设置规划。

  卫生行政部门根据《医疗机构管理条例》、《执业医师法》和《医疗机构基本标准》的有关规定,进行审核,合格者给予注册登记,发给《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并在《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正、副本上注明营利性医疗机构。私人诊所必须在核准的范围内开展诊疗活动。私人诊所取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后,应到同级工商、税务、物价等部门办理相关登记手续。私人诊所聘用卫生技术人员从事医疗卫生技术工作,必须报其执业登记的卫生行政部门同意。私人诊所原则上只能设置一个诊疗科目,需要增设诊疗科目的,必须具有相应临床经验,提供医师执业证书(执业范围栏目中注明至少有2个专业),并具有相应的诊疗条件。

  本报将进一步关注学院路小诊所的乱象。 (记者 张海霞 文/摄)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小诊所多无证经营 "医生"为患者手术不戴手套 1 日前,家住哈市呼兰区利民开发区学院路“柏林四季”小区的居民韩女士向记者反映,前几天,她感到发烧、头痛、恶心,就在所居住小区一家名为“张医师综合诊所”的门诊看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