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CFP供图


  把丈夫锁了3年的抽屉“啪嗒”一声打开,李碧在一瞬间忘记了怎么呼吸。

  同性恋杂志、同性恋光盘,一本一本翻,一张一张看,壮男的裸体在她眼前不停地晃。这更像潘多拉的盒子,丈夫藏了20多年的秘密一下子四散乱飞。

  这个年轻漂亮的女人突然意识到,自己走进的是一段充满谎言的婚姻。那个对自己很抠、不愿意和自己亲密的枕边人,一直隐瞒着自己“同志”的身份。当上网搜索时她第一次知道,原来像她这样的人群很庞大,被称为“同妻”。

  据同性恋问题专家张北川研究,国际上一般认为男同性恋者占男性人群的3%—5%。而在中国,迫于家庭和社会压力,约有80%的男同性恋会与女性结婚。按此估算,中国约有1600万“同妻”。而在实际生活人口近1500万的广州,专家的估算是“同妻”超过10万人。

  这些“同妻”,有的已经“幸运”地走出来,有的为了孩子或面子选择隐忍,还有更多的人蒙在鼓里。比被欺骗更糟糕的是,她们很可能要忍受丈夫的性冷淡、精神折磨,甚至是传染艾滋病的风险。

  在12月1日第24个“世界艾滋病日”前夕,广州同性恋亲友会举办“同妻有话说”活动,将“同妻”这个长期失声的群体推出水面,并发出她们的声音:“如果是"同志",请不要走进异性婚姻。如果是"同妻",直面他,走出来。”

  抽屉的秘密 丈夫偷藏“同志”光盘,欺骗说“我比较瘦,喜欢看强壮的男人”

  “每天他都等我上了床再睡觉。睡觉的时候,他把被子压得死死的,怕我碰他。任何一个女人,如果不够自信,对着这样的丈夫都会垮掉。幸好我够自信,不管他怎么"踩"我,怎么说我不好看,我都会回他一句"开玩笑"。”李碧狠狠地说。

  这是11月20日的下午,一个草根公益组织广州同性恋亲友会在广州举办的“同妻有话说”活动现场,30多平方米的大厅,挤进了60多人。除了几名获邀分享经历的“同妻”外,主要以“同志”和其家属为主,走进异性婚姻的“同志”也在听众席上。

  3年前,李碧和丈夫结婚了,然而直到今年5月,李碧才发现丈夫的性取向,他喜欢的是男人。

  “他让你很放心,每天基本能回家吃饭。但是我们一直没有夫妻间的亲密感,而且我感觉到他对我的防备,他的工资、股票,什么都不肯告诉我。”婚后,这个文质彬彬的公务员丈夫,让李碧感觉“什么都变了”。在一次打扫房间时,李碧发现了藏在角落、没有封套的碟,碟机里播出的画面,让李碧越看心跳越厉害都是“同志”的激情戏。

  李碧将目光锁定在那个3年来丈夫讳莫如深的上锁的抽屉。等到丈夫上班后,李碧找到钥匙,抽屉被缓缓打开,出现在眼前的场景让李碧瞠目结舌。“各种各样的杂志和光碟,全是男性的裸体。”

  揣着忐忑不安和怀疑,李碧上网搜资料,找证据,并时不时试探丈夫对“同志”话题的反应。

  被恐惧反复折磨的李碧终于忍不住和丈夫摊牌:“为什么你的抽屉一直锁着?里面装着什么东西,我要看!”当丈夫再三强调里面装着钱时,李碧当着他的面翻出一抽屉的碟和书刊,质问:“你是不是喜欢男人,为什么你不看女人看男人!”

  束手无策的丈夫只能再三辩称:“我比较瘦,喜欢看强壮的男人。”直到李碧哭着提出要离婚的时候,丈夫才“让步”,承认自己最多是双性恋,提出要去看心理医生。

  “他还是不想离婚,不愿意正视自己的性取向。之后两个月,他每天都很躁动,对我动不动就发脾气。今年7月,我正式提出离婚。勉强没有幸福。”李碧说,那是最难的一段日子。两个人都很痛苦,丈夫甚至一直哭,哀求着不要分开。“你知道那种感觉吗?夫妻3年,无爱无性,就像两个陌生人住在同一个屋檐下,那种歇斯底里的痛和绝望,难以描述。”

  如今,自嘲“净身出户”的李碧偶尔也会回望埋葬在这段“谎言”婚姻里的最好的青春,也会假设,如果当时不是想要平淡生活而选他,今日结果会怎样。可是她知道,生活没有如果。

  无望的挣扎 “同妻”努力打扮试图挽回“同志”丈夫,夫妻关系却更糟

  和李碧一起参加活动的,还有一位很沉默的“同妻”刘瑜。她们在“同妻”QQ群上认识,惺惺相惜,成了朋友。

  李碧说,大多数“同妻”都是被谎言带进一段婚姻,只因丈夫要掩盖同性恋的真相,或者为了完成传宗接代的任务。每个“同妻”都有自己的故事,但是同样的一点是,她们走出迷茫需要很长时间,尤其是有了小孩的。

  坐在一旁的刘瑜点点头。

  刘瑜和同性恋丈夫育有一个3岁小孩。婚后不久,丈夫就选择“出柜”,坦白自己的性取向。然而,对同性恋完全没有概念的刘瑜每次都当丈夫在开玩笑,尽管她常常有一种怪异的感觉人家说夫妻心连心,自己却从来感应不到对方。

  今年8月,丈夫又提起这件事,并让她上网看,还在QQ上传给她同性恋的照片。点开照片那一刻,刘瑜直言“吓死了,心好痛,头很晕。”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刘瑜一整晚一整晚地睡不着觉,连续三四天粒米不沾。她形容“像死了一样”。当丈夫向她承诺,“给我一年时间改。我们不要联系,我改好了就会回来找你”时,刘瑜依然想着“要一起努力”。

  然而,谎言像泡沫,一个一个被戳破。“他一开始跟我说,没有和同性发生关系,后来又承认有。他说要改,实际上没法改。”她下定决心要离婚。

  李碧说,“同妻”有一个QQ讨论群,“同妻”们在这里倾诉共同的悲惨遭遇。除了遭受长期的冷暴力外,更有不幸的女性要忍受丈夫的拳头但有些”同妻“为了孩子选择隐忍不愿离婚,还有的甚至想尽一切办法希望把丈夫的性取向扳回来。在她们的意识里,嫁给男同性恋,是不能言说的耻辱。“有一个"同妻",每天都打扮得很漂亮,希望吸引住老公。我们也只能支持她。但是3个月过去了,夫妻关系变得更糟糕。”李碧举例说。

  “我们希望,"同妻"们一定要清醒,承认吧。幸福远比面子更重要。他对你没有爱,接吻、做爱都只是应付。”李碧直言不讳。

  痛苦的选择 妻子拒绝离婚左右为难。对同性恋圈子越陷越深,却又不敢放开去爱

  但是,并非所有“同志”都有心欺瞒。30多岁的“同志”张华结婚6年多,正在为“妻子不想离婚”而苦恼。

  27岁那年,张华和同在工厂的同事结婚,很快有了小孩。然而,小孩还未满一岁的时候,张华终于找到了自己“新婚时一点也不激动”的原因。

  张华说,自己从小在农村长大,根本没有接触过什么是同性恋,只知道自己对男性有一点点爱慕。在确认自己性取向之后,家人却认为自己中邪、生病了,张罗着为他拜神驱魔。“改变不了就是改变不了。”

  “一开始想离婚,但是妻子坚决不同意。现在第二个小孩都5个多月了。一说离婚,妻子就会问我,难道你不觉得单亲家庭更痛苦?我完全不知道怎么处理。”张华说,自己建议妻子上网搜索同性恋的资料,但是妻子坚决不看。如今张华只希望不要给孩子太大的影响。

  湖北人陈东和张华略有不同,他是一名双性恋者,但是他的困扰越来越大。“我和妻子相处得还不错,但是发现自己越来越冷淡妻子。对同性恋圈子越陷越深,却又不敢放开去爱。”

  和妻子分居两地的陈东难掩自己对妻子的愧疚。“她有时候深夜会发短信给我说"我想你了",但是我只愿意回"我也一样","想你"就省了,我不想骗她。如果妻子愿意离婚,我想回归单身。但是我现在不敢说,她肯定接受不了。”

  妻子的呼吁 不要骂他们是骗子,其实他们也很苦,但希望“同志”不要走进异性婚姻

  听陈东讲完自己的经历,所有人都若有所思。

  儿子是同性恋的广州阿姨徐妈妈突然抛出一句感慨:“我想我儿子对我说的话是对的。”

  像徐妈妈一样,坦然接受儿女是同性恋、并参与活动的父母,越来越多。

  “儿子"出柜"的晚上,我们聊了整整一夜。他是家族的独子,传宗接代的寄托全在他一人身上。我们请求他,我们接受你"出柜",你能否先结婚、生个孩子,再离婚?”徐妈妈说,当时儿子直接拒绝了,儿子告诉她,“这个问题我想过,但是这不应该,也很不道德。活在谎言中的人,会伤害自己,会伤害对方,也会伤害自己的下一代。”

  徐妈妈的发言,像往压抑的现场扔了一个手榴弹,炸出一个大洞。现场不少“同志”纷纷表达诉求“支持同志平权”。

  “同志”小卓直言:"同志"的社会能见度不高,不受世俗、法律的承认,这导致更多的"同志"去找异性结婚。如果"同志"得到更平等的对待,会有更少的人选择去欺骗。”

  把父亲带到现场的“同志”阿达则坦言,现在社会对同性恋的宽容度已经大了很多,但问题在于,“同志”们是怎么认识自己,想要什么样的人生。“女人是个好东西,体贴顾家,但是你没有办法给她爱。"同志"们不应该既享受了男人的性,又想要现妻的爱。”

  “不要骂他们是骗子,其实他们也很苦。”徐妈妈对李碧说,希望社会不要把这些走进婚姻的男同性恋想得太坏,他们也是迫于社会和父母的压力。大家可以互相帮助,不要成为敌人。“但是,有一点是不变的,我们希望"同志"不要走进异性婚姻。”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皆为化名)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中国约有1600万“同妻” 很多面临传染艾滋风险 1 同性恋杂志、同性恋光盘,一本一本翻,一张一张看,壮男的裸体在她眼前不停地晃。这更像潘多拉的盒子,丈夫藏了20多年的秘密一下子四散乱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