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潍坊一家药店内,新华制药与山西亚宝生产的复方利血平片均未断货

  万江,三大反垄断机构之一的国家发改委价格监督检查与反垄断局办案专员。

  此刻,他的名片正握在某药企负责人肖平的手中,肖平另外一只手上,是所在药企年前复方利血平片的计划生产额度,该额度将很快传真至万江。

  谁也不曾想到,每片复方利血平中所含量仅为2.1毫克的盐酸异丙嗪,会掀起如此大风浪。

  在药品原料采购方面浸淫多年的肖平算了一笔账,按复方利血平每年消费量80亿片计算,共需要盐酸异丙嗪16.8吨,一辆重型卡车足可以装完。但倘若没有这每片2.1毫克的盐酸异丙嗪,就不能称之为复方利血平,即为假药。

  常州制药、亚宝药业(600351)、中诺药业、新华制药四家药企与潍坊顺通、华新医药之间的暗战,辄始于此。

  有货,不卖

  据官方披露,6月9日,潍坊顺通、华新医药分别与辽宁宏达,丹东医创签订了产品代理销售协议书,没有经过这两家公司的授权不得向第三方发货。由于目前国内基本只有辽宁这两家企业在生产盐酸异丙嗪,因而在销售价格、渠道和目标上,潍坊顺通和华新掌握了话语权。

  由于各自药企生产周期的不同,肖平是在今年7月份才获悉辽宁这两家企业已经“无货可卖”。

  作为市场份额占全国近8成的常州制药、新华制药等四家药企,相继派人与辽宁宏达、丹东医创联络。作为常年的生意伙伴,肖平甚至直接飞抵辽宁。

  “这么多年的生意伙伴,发生这么大的变动,为何不事先知会?”肖平把不解撒向了对方,负责接纳的企业朋友也无奈,“上面定的政策,我们也没有办法。”

  对方将潍坊顺通、华新医药代理销售一事告知,肖平开始主动与对方接洽。原因无他,对方控制着原料这条生命线。

  在此之前,他在业内打听了这两家公司底细,“顺通与华新,名为两家实为一家”。这也与后来发改委反垄断局公布的相关情况相符。

  肖平到了潍坊,对方的相关人员态度客气,但当提及买货时,遭遇了甚为坚决的态度,“我们有货,但不卖。”

  此段经历,在其它三家药企采购员那里境遇相似。

  萝卜和大棒

  据披露,盐酸异丙嗪生产方之一的宏达制药负责人曾这样解释潍坊方面的代理模式,“由于只有一两家原料厂家,而下游客户却多达100多家,同上百家医药生产企业进行对接占用了大量成本和精力。”

  实际上,让辽宁宏达与丹东医创改变销售模式的根本在于,原来178元每公斤的盐酸异丙嗪,被潍坊方面提升至每公斤近300元。有业内人士告诉记者,虽然两家企业控制生产,但并未获得定价的话语权,以至于近年来虽生产盐酸异丙嗪的化工原料日渐其高,但成品出厂价一直未变。

  潍坊顺通和华新医药高价“买来原料”,生产厂家上门提货为何不卖?这一点肖平起始也在纳闷。很快,这两家公司抛出了酝酿已久的方案,让人大吃一惊。

  “他们是让药企委托加工,意指潍坊方面提供盐酸异丙嗪让厂家购买,但要求提供生产纪录,所有成品都要交由这两家公司的仓库。”肖平说,山西亚宝、新华制药等药企自己的销售网络前来仓库提货时,每瓶加价1元。

  潍坊方面承诺,复方利血平片生产企业虽多,但盐酸异丙嗪只卖给常州、亚宝、中诺、新华四方。肖平说:“这是在告诉这四家药企,你们75%的市场份额,将会迅速得到扩大。而潍坊顺通、华新医药牟利意图更加暴露,借助这四家生产规模最大的药企,可以获得最大收益。”

  每瓶提价1元,却让四家药企很难接受,有的称之为:明晃晃地抢劫。这是因为复方利血平的售价极低,记者在药店购买了亚宝和新华制药各自出产的复方利血平片,每瓶100片分别只有3.8元和2.8元。

  潍坊方面的医药代理商销售人员曾这样劝慰肖平,“我们也是为你们做好事,你们不是一直觉得药价低吗?以后就你们四家生产,也可以大幅提高投标价。”对于此说法,记者未获得潍坊方面的证实。

  但国家发改委价格监督检查与反垄断局局长许昆林曾在介绍此案时提到:(潍坊方面)要求这几家联合把招投标价格提高,他在中间控制两头,把价格提高以后,这个利益链将来大家来分。

  有业内人士说,这是用捆绑1000多万高血压患者的盐酸异丙嗪,向药企送“萝卜”。但四家药企没有要“萝卜”,大棒随之舞来。

  “(没有原料)你们撑不过3个月。”潍坊方面的销售人员对肖平说道。这两家医药公司,几个月内拒不向购买厂家卖货。

  铁板同盟

  缺少盐酸异丙嗪的压力很快体现在药品生产上。复方利血平生产厂家常州制药总经理唐健介绍,即使动用了库存,8月份他们被迫停产了复方利血平片。肖平称,很明显,潍坊方面有过此类原材料成功的操控案例,有过周密的前期调研和市场计算。

  如新华制药,除了使用前期购置的库存原料外,开始改变销售策略。“维持复方利血平市场的基本销售的主要市场,确保复方利血平市场供应不断档。”

  在位于淄博的齐鲁医药商场东一路店,工作人员就说,复方利血平片一直没有断货,价格近期未曾调整。

  自7月起常州、亚宝、中诺、新华这四家药企,没有从潍坊顺通、华新医药进一分钱的原料。“潍坊方面的销售人员后来开始各个击破,分别与四家药企联系,意思是只给一家供货,这样让其很快占据整个市场。”对于此点,由于顺通、华新拒绝了记者采访,记者未获得回应。

  肖平称,对于“独家生产”的巨大诱饵,常州、新华等方面都予以了拒绝。时至今日,肖平仍然心有余悸,如当初其中有一家药企顶不住压力,在利益面前妥协,与潍坊方面达成了协议,则市场被重新分割,最终消费者将遭受重大损失。

  期间,药企也在做着潍坊方面的工作,其中有了解《反垄断法》的药企采购人员,向潍坊代理商的销售人员明确指出其触犯了《反垄断法》第几款。这位采购人员向本报记者回忆说,“我当时指出来后,对方极为不屑称你说违法就违法?中石油、中石化这样的,发改委都不管,怎么管我们。”

  僵持、冷战,持续几个月。

  如今,新华制药等这四家药企能成功坚守,有药企人士说:“这次,他们遇到了有良心的药企,我们没有随风起舞,坚守了公德底线。”

  以“老八路”出身的新华制药为例,复方利血平片并不在其主打产品之列,每年所得利润极低,但看重的是廉价复方利血平背后的众多低收入者利益。

  药战外的抗争

  9月份,潍坊顺通、华新开始有新动作,对这四家药企表示“可以卖盐酸异丙嗪”。但售价从原来的178元每公斤骤然升至2600元每公斤,提价幅度达到14.6倍。

  这样的价格,四家药企毫不犹豫拒绝,并且开始寻找医药体制外的力量。

  据知情人士介绍,常州、亚宝、中诺、新华四家药企,开始向政府部门反映,并向媒体举报。早在10月18日,就有医药类媒体爆出复方利血平片生产企业生产的消息,当时并未引发广泛关注。后在11月初,相似的信息见诸于《第一财经日报》。

  记者获悉,四家药企联合向我省有关部门及国家发改委进行反映,终于引得反垄断局重视,最终向潍坊顺通、华新开出了700万元巨额罚单。

  “山东两公司违法行为情节严重,性质恶劣,”国家发展改革委如此评判。

  对于此次国家有关部门的判罚,肖平说,对于国家有关部门接到企业有关反映后,如此迅速做出判罚实在是振奋人心。

  但有业内人士告诉记者,潍坊这两家公司的“家底”远没有仅仅操控盐酸异丙嗪那么简单,这次垄断是建立在对几个品种成功操控获得了丰富资金与经验积累上了,是否该吊销其营业执照,以杜绝下一个品种的垄断。寄望有关部门彻查。

  山东新华制药股份有限公司想得更深,他们表示遭遇过“原料门”的复方利血平片背后,基本药物定价过低的问题更应值得重视。现在,很多地方的中标价,连成本都顾不上,这样一来上溯至链条的起始端,原料生产商也会出问题。如果不是生产企业生存艰辛,盐酸异丙嗪还会被“人为控制”吗?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肖平为化名)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药企结盟对抗原料药寡头 反垄断“大棒”下落 1 此刻,他的名片正握在某药企负责人肖平的手中,肖平另外一只手上,是所在药企年前复方利血平片的计划生产额度,该额度将很快传真至万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