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被安装在清华大学校医院走廊墙上的免费避孕药具自助发放机

  今年9月,清华大学在校内装上了免费避孕套发放机,引发不少学生“是否默许大学生性行为”的讨论。在北京大学,通选课《人类的性、生育与健康》因受学生热捧,被称为“三宝课”。几乎同期,教育部发布普通高校学生心理健康课程的基本要求,包括性心理和恋爱心理等心理健康课成为大学生的必修内容。其主干教育课程作为公共必修课要求设置2个学分,占据32至36个学时。

  有人说中国大学的性教育已经足够开明,甚至在走向开放。到底大学性教育现状如何?大学生对性的认知如何?记者就此展开调查。

  避孕套发放机经常缺货

  清华学生议论的“免费避孕套发放机”名为“免费避孕药具自助发放机”。一台装在家属区照澜院,一台装在学生经常去的校医院。日前记者来到位于西校门附近的校医院内,这台设备就安装在医院门诊大厅旁的走廊墙壁上。

  根据使用提示,这台发放机能提供各种尺寸的避孕套及避孕栓等药具。使用时只需在机器下方的感应区刷二代身份证,选择所需的药具,就能自助在取货口取货,一次可领一盒,20天可领一次。不过,当记者尝试刷身份证取货时,发现各类药具均已处于无货状态。使用过程中,不时有学生走过,一名学生提醒记者,“别试了,我前几天就来取过,那时就已经没了。”

  发放机旁的挂号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套设备装上去后,来取的人就挺多,经常缺货。不过她也表示在上班时间很少看到来取药具的学生,“他们都比较低调,偶尔看到一对情侣挤在那里,偷偷取完,就恨不得赶紧跑。”

  据了解,此前本市许多高校都安装了避孕套自动售货机,一般是一元钱一个。

  性教育选修课火爆

  目前北大、中央民族大学等许多高校都已经开设了性教育课,不过这些课程大多为通选课,学生可自由选修。记者了解到,这些高校的性教育选修课普遍受到学生欢迎。

  1995年,北大教授陈守良率先开设《人类的性、生育与健康》课程。十多年下来,这门课成为北大最受学生欢迎的通选课之一,被学生亲切地称为“三宝课”。“三宝课”的上课地点也从280人教室“转战”至500人教室里,尽管如此,座位还是经常不够,许多同学不得不站着听课。此外包括教授性疾病防治内容的清华大学《卫生与保健》课及中央民族大学等高校的一些性教育课也受到了学生的欢迎。

  火爆的选修课下,大学生能普遍获得科学的性知识、性伦理教育吗?清华校内学生媒体《清新时报》曾报道反映,该校绝大多数学生都对性知识有一定了解,但主要都是通过朋友、同学、网络等途径,只有很少的学生在学校接受过性教育。

  记者在人民大学、北航等高校作随机调查时也发现,接受过学校正规性知识教育的学生比例不足50%。据了解,大学生获取性知识的正规渠道包括相关科普书籍、视频和学校课堂,非正规渠道则包括成人漫画、成人视频以及同学间口口相传的所谓“经验”。

  而课堂中的效果也并非百分之百令人满意。不少上过性教育课程的大学生告诉记者,面对各种“敏感词”,许多人会选择害羞地低下头,或者戴上耳塞看别的书。“这种课的学分比较好拿,也是我们选它的重要原因。”中央民族大学学生小马说。

  “这很危险,100分不怕,0分不怕,就怕80分。”清华大学校红十字会学生分会副会长辛蜀骏表示,对性完全不了解的很少去尝试,完全了解的又能很成熟的对待,问题往往出在一知半解的同学身上。

  清华大学红十字会学生分会自2004年起推出同伴教育,通过讲座、情景表演和互动等形式普及正确的性知识、性伦理,包括正确看待身边的同性恋者和艾滋病患者,目前该会每学期开展10场以上同伴教育活动。“应该说,学校还是很支持的。”辛蜀骏说。

  除了红十字会,许多高校还有推动性教育普及的学生社团。一些社团负责人告诉记者,他们期待学校相关部门更大的支持,“现在组织性教育活动人数不敢多,一多学校就会出来叫停。”某985高校女生社团的负责人说,她们曾经组织过关于避孕的签名活动和讲座,但在申报时,学校一看到活动人数在500人以上,就没有批准,“他们认为大规模活动会形成‘校方组织’的概念。”

  此外一些社团负责人告诉记者,他们做性教育活动,在校内粘贴与性有关内容的海报、宣传单都会受到严格审查并控制数量,“食堂、宿舍楼等人群特别密集的地方一般不让贴。”

  对于大学性教育的现状,辛蜀骏认为像清华、北大这样的高校,已经建立了从选修课,到讲座、互动交流在内的较为完整的教育体系,已经足够开明,“但短时间内是不能开放的,毕竟这和中国的传统文化会形成冲突。”

  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国内著名性学研究专家李银河则认为中国高校的性教育才刚刚起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她认为性教育应该尽快进入大学生的课程,“讲座毕竟不是强制性的,收到的效果有限。”此外,李银河认为高校中的同性性教育需要引起高度重视,她表示目前社会人群中,同性恋的比例大约能占到4%,而大学生群体中这部分的比例可能更高。而高校性教育中对于同性恋的课堂教育几乎是空白,“这是需要尽快跟上的。”

  “不管是开明还是走向开放,都需要慢慢来。”北京大学社会学系一位教授对记者表示,让学校在性教育上一下子做得很完美也不现实,“性”在中国许多时候都还是敏感词,教育也只能根据学生的需要逐步放开。本报记者 张航 文并图J067

  女生直问专家“何时能把自己献出去”

  日前,第九届全国(广州)性文化节之大学生“如何正确看待婚前性行为”的论坛在广州大学城举行。在场的男女生毫不羞涩,不仅大胆,还有女生多次逼问教授:“在什么情况下可以把自己献出去?”

  据了解,能容纳900人的论坛现场座无虚席。提问环节,当主讲人、广东省计划生育协会秘书长董玉整教授问到“是否反对婚前性行为”时,现场大学生无一举手。广东工业大学的一位女生更是提问:“在什么情况下女孩子可以把自己献出去呢?”董玉整马上接过话说:“你这个问题太有挑战性了!我只能说,当你认为最合适的时候,你能够承担的时候,要自己去掌握。”一番解释后,女生却不满意教授的回答,几次逼问。董玉整只能幽默地说了一句:“我不能清楚地告诉你在明天,我只能回答大约在冬季吧。”

  论坛结束后,有学生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结婚后才谈性不现实,毕竟现在的社会主流是“爱情-性-婚姻”,如果说支持“爱情-婚姻-性”,大家会觉得这个人很古板,脱离了时代。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中国大学性教育调查:避孕套发放机经常缺货 1 今年9月,清华大学在校内装上了免费避孕套发放机,引发不少学生“是否默许大学生性行为”的讨论。在北京大学,通选课《人类的性、生育与健康》因受学生热捧,被称为“三宝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