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一性保健品店内,导购向打假人士高敬德介绍壮阳药。

高敬德(左)带本报记者暗访新街口一家性保健品店。

西单一家性保健品店展架上摆放的性保健产品。

10月27日,新街口一家成人用品店,药监人员正在检查销售的性保健品。

  性保健品,很多人羞于启齿的表象下,蕴藏着巨大的市场。但很少有人了解,这市场中隐藏的秘密。

  经过调查,一粒壮阳药,成本只几分钱,几经倒转,身价飙升数十甚至数百元。它们多披着“食字号”的外衣,标为食品,里面却添加了西药化学成分。

  高利润、低风险的壮阳药市场,造假工厂不断蔓延,有些假药打着名贵中药配制的旗号,却添加了兽药。

  药监、工商、公安、计生委、质检、发改委……多个部门管理,却呈“九龙治水”之态,让性保健品市场,钻进了法律空白和管理的灰色地带。

  40多岁的徐庆(化名)笑称自己是个“试药者”。他常去成人用品店买壮阳药。

  用他的话说,这么做,是为了改善性生活。

  大多数服用后,“有一点点效果,但没想象的好”;也有的吃了“根本没效果儿”;甚至有的吃了之后“脑袋发疼,耳朵嗡嗡响”。徐庆说。

  徐庆知道,有些“药”,老板是很少卖给陌生人的。“会不会是假药?”他常这么想。

  不让卖的性保健品

  “满满一大抽屉,至少几十种不同包装的壮阳药。藏药、欧美的、全英文的。”

  11月4日,西城区施家胡同,“欢乐岛”成人用品店。

  “你们这有药吗?”“没有!”上下打量一番记者,女服务员一口回绝。

  “我上次从你们这批的货。”一听进货,服务员“嗖”地拉开抽屉。

  满满一大抽屉,至少几十种不同包装的壮阳药。藏药、欧美的、全英文的。“拿这个吧,速效壮阳,最近卖得特别好。”服务员递来特效伟哥“VIAGRA”,一盒一片。

  服务员说,这款“伟哥”与正规药店售卖的万艾可,都来自美国。

  “这些药都不让卖,上面查得严。”“欢乐岛”服务员说。

  这些药为什么不让卖?

  事实上,一个多月前,记者就曾摸底性保健品市场。

  披上药品外衣的“食品”

  内蒙古卫生厅表示,从未批准过壮阳产品“白加黑”的文号,“文号都是编造的。”

  10月11日,在西城区灵境胡同和新街口北大街,记者以药品批发商的身份,从两家性保健品店随机购买5种壮阳产品:蚁力神(藏卫特食字(2001)第015号)、参茸固本胶囊、海狗丸、白加黑、二十六味速效帝皇丸。

  这些产品外包装有共同点:统一印上“食字号”,比如“白加黑”,由香港大力神生物医药技术中心研制,执行文号“内卫食新字(2003)第006号”,生产厂商是内蒙古鄂尔多斯某保健品厂。

  宣传上,有的声称“一丸持效168小时”,有的强调“对前列腺患者有良好治疗作用”,还有的直接说“能治疗阳痿早泄”。

  10月26日,经北京市药监局稽查处工作人员鉴定,5种产品均为“非药冒药”,涉嫌假药。稽查处解释:药品和保健品都有批号,“食字号”只能算食品。但在宣传上如有治疗功能的介绍,那就代表“以食物冒充药物”,这是欺骗消费者。

  北京市药监局稽查科专门致电内蒙古卫生厅,咨询“白加黑”的批号。对方表示,从未批准过该文号,“这些文号都是编造的”。

  10月27日,西城区药监联合工商部门,对上述两店执法,暂扣部分问题产品。

  药监西城分局执法人员表示,在保健品店发现近百种保健用品,多数都是“标着假文号”的普通食品。

  食品里的非法添加物

  从事该行业近20年的张华说,性保健产品里都掺有“伟哥粉”,这是行业的潜规则。

  施家胡同,位于西城和东城的交接处,离繁华的前门大街不足百米。不到3米宽的胡同,有大小性保健品批发商店五六十家。

  药监局稽查人员说,这里是北京最大的性保健用品批发集散地。

  徐庆常来这买药,11月4日下午,他在一家店里买了瓶“夜来香”,一种壮阳胶囊,一瓶10粒。

  临出店门时,老板娘顺手往徐庆衣服兜里塞了几个安全套。他跨上自行车,一溜烟儿,消失在胡同里。

  在张华(化名)看来,徐庆买的这些壮阳产品,绝大多数是“假药”。

  张华从事该行业近20年,之所以称之为药,是性保健产品里都掺有“伟哥粉”,这是行业的潜规则。

  “伟哥粉”是正宗伟哥的化学成分。目前,市场上正宗伟哥有三种,分别是万艾可、希爱力、艾力达。目前医院认定的具有西药成分的速效壮阳药只有这三种。

  据了解,“西地那非”是第一代伟哥“万艾可”的主要成分,希爱力中的主要成分是“他达拉非”,这两种成分被认为是“猛药”,经常被仿用。

  高敬德,被称为“中国药品打假第一人”,参与数百次打假行动,他提供的一份盖有上海药监部门印章的假药名单显示,多数壮阳“伟哥”经检测,含有西地那非、他达拉非等西药成分。

  比如,此前“欢乐岛”推荐的产品“VIAGRA”,被检出每粒含西地那非154.3毫克。宣传为藏药的“鹿茸虫草胶囊”,每粒含西地那非40.9毫克、他达拉非5.6毫克。

  假药里添加兽药

  资深业内人士张华透露,如今,假药制造商的制假水平已大大超过管理方检测水平。

  “徐庆”们或许不知道,那一粒粒“伟哥”,很多来自墙壁长白毛的小作坊里,小作坊分布在浙江、广东、陕西等地。

  央视报道,今年8月,西安警方查获一个特大制售假保健品窝点,涉案金额500余万元。该窝点生产的给力、男根肾宝、雪域雄参丸等保健品销往全国各地。制药厂房里,“胶囊原料”是用鸡饲料和麦芽糊精搅拌而成。而打着名贵中药配制旗号的保健品,实际添加了兽药,低价的兽药中含有少量中药成分。该窝点一天最多生产1万多板(一板6粒)胶囊,已有500万板流入市场。

  资深业内人士张华透露,如今,每个假药制造商都有不同的掺假技术,制假水平已大大超过管理方检测水平。现在市场可添加的化学成分已有10多种,但其中一部分不在政府可以检测的名单之列。市场上宣传欧美产的壮阳产品,大多产自中国。

  美国辉瑞公司(万艾可的研发公司)副总裁兼首席安全官约翰克拉克(John Clark)说,虽然(制假产品)可能有同样的有效成分,但其生产环境恶劣,没有药品生产所要求的温度,各方面条件都不具备。“有假药已进入了合法销售渠道。”John Clark对此表示担忧。

  北京多家批发性保健品的老板证实,他们的客户中,不乏正规药店。

  北京大学医学部性学研究中心主任、中国性学会前会长徐天民教授说,曾有调查显示,保守估计,成人保健品市场上80%以上的壮阳药是假的,“只会多不会少”。

  危险的“三无行业”

  “到现在也不知道主管单位是谁。”从业十余年的粟卫国困惑。

  “那东西不能多吃。”徐庆其实有点怕,他一个朋友,因多服用一颗药,导致耳朵短时间内失聪,不得不去医院。

  高敬德说,这些药霉菌超标,使用违禁药物成分,有致癌风险。国内也不乏因服用假伟哥后猝死的案例。

  空军总医院男科主任胡海翔称,每一种药进入市场,需经毒理、病理、药理多个严格的检验流程。“有的要几年临床实验,才会被批准上市。”

  胡海翔担忧,擅自添加西药成分的假药,剂量超标,成分不稳定。如西地那非,本身属于治疗心血管疾病的药物。高血压、冠心病患者若服用,极可能出危险。

  胡海翔说,这类药物有扩大血管的作用,超剂量服用后,会出现眼睛模糊、头晕口干等症状,对心脏的刺激很大,还会影响肝肾功能。

  而现实中,市面“假伟哥”,常打着“高血压、心脏病等患者均可服用”的广告。

  学医出身的粟卫国,是国内第一家性保健品店的老板。谈到这个市场的变化,粟卫国感觉,以前的性保健品店,员工具备医学背景。现在大大小小性保健品店,从业人员极少接受医学培训,几乎是零门槛。“无主管单位、无准入门槛、无统一标准”是目前这个行业的现状。

  “到现在也不知道主管单位是谁。”从业十余年的粟卫国困惑。

释疑

  性保健品的管理上,药监管保健品与药品,工商管食品和经营权证,公安管商品是否涉及传播淫秽内容以及造假行为,质监管产品的生产,计生委管计划生育,发改委管物价……

  声音

  “如果用1000美元制造假钞的利润是3000美元,而制造假药的利润是50万美元。”

  ——约翰克拉克(John Clark),辉瑞公司(万艾可的研发公司)副总裁兼首席安全官,他引用德国海关和奥地利卫生部的研究机构的数据作比喻。

  ■ 监管

  “九龙治水”的监管困局

  全面管理性保健品市场至少需要6部门介入

  近日,国务院食品安全委员会办公室发出通知,要重点整治保健食品广告、宣传材料中所谓具有疾病预防治疗功能等行为。同时,加强对缓解体力疲劳等类产品的监督抽检,严厉打击制售假劣、非法添加化学药物成分和虚假宣传等违法犯罪行为。

  这个通知里,包含了多个部门的工作。

  联合打击 职权成难题

  但10月26日,记者举报售卖假药时,北京市药监局工作人员有些谨慎,他们希望能联系工商部门一同前往执法。

  市药监局一名不愿具名的工作人员介绍,目前,有关管理保健品行业的相关法律和规定,目前还未出台,而对性保健品行业的管理,更是法律空白。

  该人员介绍,这些壮阳产品虽被称为保健用品,但在国家保健品27种保健功能名录中,并无“改善性功能”,最相近的一项是“缓解体力疲劳”。

  “目前市场上的壮阳产品,其实远超出保健品的范畴。”该工作人员说,它们都是食品,应由工商部门管。“如果有宣传治疗效果,我们可以管。”

  工商部门愿意予以配合。但令他们苦恼的是,这些商品宣传有治疗功能,一些产品中确有药物成分,从专业角度来看,应是药监的监管范畴。

  就性保健品的种种问题,记者先后致电多个部门。

  市商务委流通秩序处的工作人员称,“这块比较乱”,他们负责药店的规划,“但具体归谁管说不好”。

  市发改委法规处工作人员称,发改委管政府定价和政府指导价,这个没在政府定价范围内。如果涉及价格欺诈和价格违法,可以举报。

  市物价检查所的一工作人员称,目前市场上大部分商品由企业自主定价,没法律法规来约束它的价格,属于市场调节价。

  “各管一块,相互推诿”

  “这是典型的九龙治水”。徐天民称,该行业牵扯部门很多,有药监、工商、公安、质监等,每个部门管一块,但又相互推诿。目前国家尚无部门监管行业准入,管理缺乏规范,执法打击缺乏牵头单位。

  而张华认为,执法者和不法药商的“猫鼠”之战,还远没有结束。

  ■ 揭秘

  数百元伟哥几毛钱成本

  市场上,含有西地那非100毫克的万艾可售价每粒128元,而假伟哥每粒市场价通常在三四十元左右。

  资深业内人士张华说,每公斤伟哥粉800元。每粒胶囊或药片中,只要伟哥粉100毫克。如此计算,每公斤伟哥粉可制作1万粒胶囊,每粒成本8分钱。

  张华说,加上包装,每粒的成本价格约0.3元。有时候,包装比药物贵。

  黑市上,这些假药会被炒成高价,卖给有钱人。

  张华有一位朋友,在北京拥有一家大型超市,经常托人买“药”。一次,这位朋友买到一粒价值800元的伟哥炫耀。张华发现,这就是市面上流行的假伟哥。

  张华透露,在零售店,价格如果不翻3倍以上,将会没有利润。他透露,北京一家拥有70多家连锁店的品牌保健品店,产品抬价20倍以上。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壮阳药非法添“猛药” 数百元伟哥几毛钱成本 1 性保健品,很多人羞于启齿的表象下,蕴藏着巨大的市场。但很少有人了解,这市场中隐藏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