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11月2日,患者走进海淀区一家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看病。本报记者 王海欣 摄

  家门口的社区医院扮演着愈发重要的角色。新一轮医改中,破解“看病难”这一痼疾的重要药方之一是建立“社区首诊—转诊至大医院—社区康复”的三级就医体系。

  去年,本市启动社区医院改革后,相继在近2000家社区卫生服务机构中实行了延长门诊时间、推广家庭医生式服务等举措,以引导百姓就近就医。一年来,效果如何?还有哪些亟待破解的难题?本市又将出何种举措打破社区医院的发展瓶颈?对此,本报记者进行了专题调查。

  记者调查发现,社区医院除了医生缺口大、居民急需的基本医疗服务难以开展外,还存在双向转诊机制未健全、部分常用药品未纳入社区用药目录、家庭医生亟待扩容等困局。

  1

  困局

  社区医生难做到“问不倒”

  有些常见病,患者去家门口的社区医院就能搞定,不用挤进大医院。

  但有些常见病,由于医生及检查设备匮乏,社区医院仍难尽如人意。

  比如,部分社区医院的计划生育指导工作。准妈妈张女士在所在街道指定的社区医院建了围产手册,但社区医院没妇产科,只有计生检查室。

  接待她的是一位年轻女医生。张女士说自己最近有恶心、心跳加速等孕期反应,问医生是否正常。医生不置可否,只建议她到准备生产的医院做详细检查,“除了量体重、测胎心等一些常规检查,我不明白的问题她也解释不清”。

  和张女士的看法一样,家住成寿寺附近的李先生认为,社区医生难做到“问不倒”。

  “我这段时间小腿总疼,去了两次社区医院,治疗快1个月了也没诊断出什么问题,又是吃药又是针灸的,也没见效,大夫就打发我到三级医院去看。”李先生说。

  2

  双向转诊通道未真正打通

  困局

  李先生说,自己在社区医院就医过程中遇到看不了的病时,虽然可以转诊到三级医院,但转过去后自己仍需排队挂号,“倒不如直接去医院”。

  按计划,今年年底前,所有社区医院都将使用统一的社区卫生服务综合管理信息系统,医生通过该系统,针对“拿不准”的病症,可为患者提供向对口大医院预约转诊、预约检查等服务。

  年尾将至,记者走访发现,虽然展览路、方庄等部分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实现了与对口医院网上转诊的服务,但大多社区医院的转诊通道并不畅通,不是需要持转诊单再到大医院办手续,就是想去的医院并非对口医院,有的社区转诊通道尚未搭建。

  南宫地区一家社区医疗机构负责人称,虽然对口医院为友谊医院,但双方尚未建立有效的绿色通道,所谓的转诊服务即社区医生诊断不了的患者,会被告知前往友谊医院哪个科室,社区医院并不负责转诊。

  “很多时候,不是我们不愿提供双向转诊,而是很多大医院无法跟我们实现无缝对接,即便是我们转过去的患者,还得重新排队挂号,对于患者来说,还不如直接去三级医院方便。”城区内的多家社区医院的医生这样告诉记者。

  3

  困局

  夜间不接诊还得去大医院

  去年7月起,140多家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开始试点延长门诊时间,服务时间由每晚5点或6点延至晚8点。此外,城区24家条件较好的社区医院试点提供24小时医疗应急处置服务。

  然而,多数夜间想拿药的上班族和想在家门口看急诊的居民却表示,延时门诊固然提供了方便,但夜间生急病跑到医院时却常吃“闭门羹”。因人手少等原因,有时社区医院白天工作时间也让人“跑空”。平常工作繁忙的白女士想趁周末去社区医院注射乙肝疫苗,却发现疫苗的注射时间限周一至周五。

  “我们不像退休的老人,可以平时去社区医院拿药,如果社区医院周末还休息,便民性就打了折扣了,我们开药只能请假。”市民王先生说。

  该医院服务时间为周一至周五早8点至晚5点,周六周日半天。对此,左安门社区医院的医生表示无奈,中心本来就两个医生,却承担着管理辖区内1万人口的健康咨询、平时接诊、慢性病随访等多项任务,每天忙得不可开交。

  4

  社区医院药品可供选择少

  困局

  “得了小病去社区医院开药的人不少,但社区医院的药品种类少,有些我想开的药没有,到头来还要去大医院开药。”家住浦园社区的李先生也称,每次去左安门社区卫生服务站只能开到降压灵,进口的降压药还要去三甲医院开。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随着社区医院知晓率的提高,患有糖尿病、高血压等慢性病的市民为避免大医院排队拥挤,习惯就近到社区医院拿药。上周,记者在位于东城区灯草胡同的朝阳门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发现,40分钟的时间内,出入两个全科医生诊室的9名患者中,就有6人是来开药的。

  但实行零差率的社区医院药品种类少、限制用药较多是居民和医务人员头疼的问题。

  家住白家庄的王大妈说,离她家近的呼家楼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连云南白药都没有,而且对她这个患有多年心脏病的老病号来说,只有速效救心丸等常规治疗心脏病的药物,没有“心元胶囊”等高端药物,因此她每次都要坐车去天坛医院开药,“我们离退休人员在社区医院开药能报销90%,而且没有自付,所以如果确诊了的病,能在社区医院开药那多方便啊!”

  记者以肠胃不适和失眠为由,在左安门社区卫生服务站和香河园中里“看病”时被告知,没有用于舒缓情绪的逍遥丸和助消化用药,查询药品信息后,最终开出了胃苏颗粒和四磨汤口服液作为替代。

  目前,本市医院用药采购目录中,约有5000个药品,23527个品规。但纳入社区基本药物目录的只有519个品种,1500余品规,就品种来说,仅为大医院用药的1/10左右。

  5

  困局

  家庭医生服务冰火两重天

  “您的血糖已经稳定下来了,平时应少吃油条、炒肝等过于油腻的食物,要多吃芹菜等蔬菜。”上周,家住芳群园的常大爷照例来到方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找自己的家庭医生团队进行复查。刷完社保卡后,他的健康信息会出现在系统中。

  “以前我都是起大早去协和、同仁挂号,其实就是拿些药,再问问大夫应注意什么,但挂个号得排半天队,候诊也得一个小时。去年北京推广家庭医生服务时,我就抱着试试看的心理签了约,也有了自己的家庭医生,没想到还真方便!”常大爷的家庭医生就是全科大夫葛彩英。

  他说,自从去年签约后,自己每周都会到社区医院找葛大夫进行复查。除了常规的检查外,葛大夫还对自己的饮食习惯、作息周期以及体育锻炼情况进行指导。

  按照计划,明年年底前,本市将把家庭医生式服务覆盖至城乡16区县。目前能切实开展家庭医生式服务,且得到居民认可的社区医院并不多,方庄、德外等几大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是媒体报道家庭医生式服务的“模范采访点”。

  记者走访左家庄、东四北大街、左安门附近的多家社区卫生服务机构发现,因全科医生人手有限、签约内容不够具体等原因,免费的家庭医生服务并未出现“火热”签约的场面,问及家庭医生式服务的内容,许多市民都表示不知情。“只听说过国外有私人医生,这和那个一样吗?”

  截至今年9月,全市签约享受家庭医生式服务的人员为54万户、110万人,不及本市常住人口的1/10。因全科医生缺口较大,此项服务尚不能满足所有有意愿签约者。

  家住阜成门外的王秀芬坦言,去年刚刚推广家庭医生签约时,如果自己一周不去定期复查,大夫都会打个电话询问一下情况,但现在由于大夫的签约量太大,有时候自己几个月不去,大夫也顾不过来。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社区医院五大困局待解 双向转诊通道未打通 1 家门口的社区医院扮演着愈发重要的角色。新一轮医改中,破解“看病难”这一痼疾的重要药方之一是建立“社区首诊—转诊至大医院—社区康复”的三级就医体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