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11月1日,美国民间组织“安全化妆品运动联盟”(CSC)发布报告称,强生公司存在“季铵盐-15的双重标准”之嫌,同时,该组织还提到了对强生婴儿洗发精中二恶烷的持续关注。

  强生不认可“双重标准”说法

  由于本次事件涉及中国,关于“双重标准”的说法在中国消费者眼中就显得格外敏感。对于“双重标准”,强生(中国)有限公司在11月2日通过官网发布的声明强调 “强生婴儿产品,包括防腐剂在内的各种成分都是安全的,并且被产品销售所在地的每一个国家和地区的监管所批准,其中包括中国、美国、欧盟等地。”“尽管世界各地相似产品的不同配方中可能包含不同的成分,但是强生婴儿所有产品都符合各国监管机构的要求和强生婴儿品牌同样的高标准安全要求。”

  在采访中,强生全球创新中心亚太区研究与开发部副总裁吴冬再次强调了这一观点,即强生在全球执行的都是同一标准,根据美国化妆品成分安全性评价委员会(CIR)的评价结论和中国监管机构的规定,当季铵盐-15在产品中的浓度不超过0.2%时,在化妆品中使用是安全的。

  至于产品配方的差异,吴冬解释,首先,强生使用的是完全相同的防腐技术与评价标准,不涉及双重标准。配方中某种成分的不同是强生公司考虑到不同国家或地区消费者的使用偏好、具体监管要求等因素而进行的调整,且并非只有中国,强生在美国本土以及澳大利亚、加拿大等国家和地区也使用季铵盐-15作为甲醛缓释剂,因此不存在“双重标准”一说。

  国家食品药品监督局将评估季铵盐-15安全性

  针对美国安全化妆品运动的说辞,1894年成立的美国个人护理协会当即发表声明指出,“全球的科研专家对这些物质均已相当熟知,对其进行过深入而广泛的检验,在当前的使用状况下不会引起任何健康问题。”

  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化妆品安全专家委员会主任委员孙有富研究员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在美国、欧盟等许多国家和地区,季铵盐-15可作为化妆品防腐剂使用。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朝阳医院职业病科主任医师郝凤桐指出,现代卫浴产品和化妆品由于保湿、肌肤润泽等功能需要添加很多的营养成分,添加防腐剂几乎是不可避免的。但他同时强调,防腐剂在卫浴产品和化妆品中的应用要有一定限制,在保证防腐作用的前提下,剂量越低越好。

  根据这一原则,目前国际上将季铵盐-15在化妆品应用方面的最大允许浓度设定为0.2%,即2000ppm(ppm是一种浓度单位,用于表示微量物质的含量,1ppm=0.0001%),我国2007年颁布的《化妆品卫生规范》中,对季铵盐-15设定的安全限值也是0.2%。采访中,强生(中国)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强调“强生婴儿洗发产品中的季铵盐-15是严格限定并远低于这个标准的,使用是安全的。”

  为证明自己的说法,强生提供给记者一份2009年4月由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布的婴幼儿卫浴产品安全风险评估报告,这是2009年3月强生等婴幼儿卫浴产品安全性首次被CSC质疑后,国家药监局组织专家对强生等产品进行风险评估后的结果,报告中称:“所检样品中甲醛的含量远低于我国《化妆品卫生规范》规定的2000ppm的最大允许使用浓度,此要求与欧盟以及美国化妆品原料专家评价组评估结论一致,按产品‘使用说明’正常使用不会对人体健康造成危害。”11月4日,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也在官网发布了声明,声明中称,根据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11月4日的发文,我国《化妆品卫生规范》(2007年版)规定,季铵盐-15是化妆品限用防腐剂,限量值为0.2%,与欧盟有关规定一致。美国化妆品成分安全性评价委员会(CIR)的评价结论认为,当季铵盐-15在产品中的浓度不超过0.2%时,在化妆品中使用是安全的。包括美国、欧盟等在内的许多国家和地区,均允许季铵盐-15在化妆品中使用。

  强生称未超标

  相比季铵盐-15,此次事件中的另一焦点“二恶烷”对于中国消费者来说并不陌生。去年的霸王洗发水就曾身陷“含致癌二恶烷”的舆论漩涡。根据美国FDA的资料,二恶烷是一种存在于化妆品中的微量化合物,属于某些化妆品在制造过程中衍生的副产物,二恶烷本身并不作为化妆品原料添加。二恶烷引起关注始于20世纪70年代,不过,FDA研究人员发现,化妆品中二恶烷的含量要远远低于致癌剂量,而且极易挥发,真正被皮肤吸收的量极小。从现有资料来看,据了解中国药典2010版,规定二恶烷的限量为380个PPM。在化妆品中,美国、欧盟及我国均未对洗护用品及化妆品中二恶烷的残留量设立硬性指标。FDA曾表示,在这些个人护理用品和化妆品中被监测出的二恶烷对消费者不构成任何威胁。在中国,2009年,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在其官方网站上曾公布对卫浴产品中二恶烷安全风险的评估结果,其中提到日常消费品中(食品和药品除外),二恶烷的理想限值是30ppm,当含量不超过100ppm时,在毒理学上是可以接受的。

  那么,强生婴儿产品中二恶烷的含量是否也在限值之下呢?对此,吴冬表示,毒理学的一个基本原则是,存在并不代表有毒,使用的量和方式才决定一种物质是否造成危害。国家在2009年对强生婴幼儿卫浴产品的检测结果,仅有一个批次的沐浴产品检出含有微量二恶烷,这个结果远低于理想限值30ppm以下,对健康不构成任何威胁。

  强生洗发水已得到第三方的检测结果

  虽然国家《化妆品卫生规范》对化妆品中的甲醛浓度做出了不得超过0.2%的规定,二恶烷也是极微量的,但许多父母仍然会提出这样的疑虑:《化妆品卫生规范》是针对成年人制定的标准,对于免疫系统尚未发育完全的婴幼儿来说,是否存在限量过高的风险?对此,吴冬解释说:“对于用于日常用品的化学制剂,科研人员在反复进行测试后,还会考虑到既往的科学数据和安全系数,设定一个极大的安全边际,在这个安全边际以内会考虑到所有人群,其中也包括婴幼儿。”

  针对目前外地部分超市自行对强生婴儿洗发精所做的下架处理,强生(中国)有限公司总经理王梅影表示,目前强生正在与这些商家进行沟通。强生方面还透露,我们刚刚收到独立第三方机构Intertek的检测报告,所检样品中甲醛的含量远低于中国《化妆品卫生规范》规定的最大允许使用浓度。(记者 孔瑶瑶)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强生发声明回应质疑 不认可“双重标准”说 1 11月1日,美国民间组织“安全化妆品运动联盟”(CSC)发布报告称,强生公司存在“季铵盐-15的双重标准”之嫌,同时,该组织还提到了对强生婴儿洗发精中二恶烷的持续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