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尽管他的受损皮肤面积较大,但皮肤仍有一定弹性,情况还是比较乐观的。”——路永红

  家住新津的小伙子廖野原本高大帅气,是人们眼中的标准帅哥。然而,6年前,22岁的小廖在新婚第3个月就遭遇了可怕的怪事:他的脸上开始疯狂地长出盔甲状的硬体,慢慢地一张英俊帅气的脸被长出的这张可怕的“面具”完全覆盖。之后,这种奇怪的硬体更是遍布小廖全身。如今,28岁的小廖看起来像一个70岁的老人。“如果我能找回原来那张脸,第二天喊我死我都干!”

  最大心愿 找回6年前那张脸

  新津县一个小区居民楼里,天府早报记者第一次见到了廖野。他拿出结婚照给我们看,照片上的小廖目光炯炯、皮肤白皙。家庭富裕、工作稳定的他也是众人眼里风光无限的帅哥。而现在的小廖面容尽毁,“我都不敢上街,人人都像看怪物似地看着我。”

  容颜“突变”是在小廖结婚后第三个月,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只花了一个月。

  廖野回忆:那天早晨起来,他突然发现自己满脸通红,但是不痛不痒没有任何异样,“当时我以为是喝酒喝的,过两天就没事了,哪晓得红就一直没有退。”后来小廖全身都这样了,现在手上的皮肤是硬的,蚊子都咬不进去。“汗毛也掉完了,皮肤硬得手不能握拳,全身皮肤已经是这个样子了。”

  可怕的怪病不仅带走了昔日让廖野骄傲的容颜,同时也带来了日渐虚弱的身体,现在廖野感觉自己的喉管也开始变得僵硬,连普通的进食也变得异常艰难。“常人吞一口两口,而我要吞三四口才能吞下去,嘴巴张不开。”“这个娃娃,是老天给我最大的恩赐。”

  最大幸福 儿子没有遗传怪病

  失去的不仅仅是曾经的脸,廖野的幸福也定格在了6年前的那张婚纱照。随着医治怪病的无望,曾经的爱人离他而去。

  廖野自嘲地说:“人家看我这个样子简直是两个人,说‘要离婚喊廖野本人来’。后来去开了证明才证明这个是我,才把婚离了。”失去了爱人、丢掉了稳定的工作,现在的小廖很少出门,只是每天望着曾经的照片叹气。

  4岁的儿子是廖野现在唯一的精神支柱。离婚时,当年2岁的儿子跟了前妻。而且幸运的是,廖野的怪病并没有遗传给他。“我们得知有小孩后,专门去上海确定了没有遗传,才要的这个娃娃。这算是老天给我最大的恩赐。”“哪怕我当小白鼠,也可用这残躯为以后的病人铺路。”

  最后一博 他让医生“放手医”

  北京协和医院诊断,廖野得的是一种非常罕见的疾病:丘疹性粘蛋白症。华西医院皮肤科副主任李莉教授说:这个病是迄今世界上都不能解决的难题。

  近日,成都市第二人民医院皮肤科主任路永红挺身而出,为廖野做最后的努力。廖野欣喜之下,也明白自己疾病的“高难度”,当即表示要医生“放手医,哪怕我当小白鼠,也可以用这残躯为以后的病人铺路”。

  11月3日下午3点,拒绝父母陪同的廖野只身来到成都市二医院皮肤科,“不想再让他们操心了”。在二楼的危重疑难皮肤会诊中心,皮肤科主任路永红、副主任向丹黎对他进行了初步检查。

  廖野从随身携带的包里取出6年来四处求医的病历本,北京、上海、长沙……厚厚一叠。“这次,是我最后一次住院。”来医院前,廖野做了最坏的打算,“哪怕医不好,我也愿意把我这个身体捐出来,让医生们研究,为后来人铺路。”“如果我的眼角膜、内脏器官没有问题,我也愿意捐献出来。”

  一个希望>>>

  他的皮肤仍有弹性病情能够控制

  1个小时后,检查结束,路永红表示,廖野手部仍有新发的皮损,面部呈“狮面”,如果不控制,后期身体的皮脂腺、毛囊、汗腺都会受到影响。

  廖野历年的病历报告显示,大多医生的诊断是丘疹性黏蛋白症,“但究竟是单一的丘疹性黏蛋白症,还是复合型的病症,还需要做进一步的检查。”路永红表示,入院后,将根据检查结果对廖野制定治疗方案,届时,感染性疾病等相关科室专家还将就廖野的病情进行会诊,“这是我们危重疑难皮肤会诊中心成立试运行以来,接手的第一位病患。”

  路永红介绍,廖野的病很可能是基因出现问题。但廖野表示家族中从未出现类似病史,因此,基本可以排除先天家族遗传的可能性,“但不能排除后天的基因突变”。至于内脏、骨骼是否也发生病变,要检查后才能得知。“尽管他的受损皮肤面积较大,但皮肤仍有一定弹性,情况还是比较乐观的。”路永红表示,通过系统、规范的治疗,新发的皮损可以恢复,病情也能得到控制。

  4日上午,廖野正式入院。

  新闻特写>>>

  催眠治疗把痛苦像纸团样扔掉

  为帮助廖野减轻巨大的心理落差,天府早报记者联系到了中国著名心理学家格桑泽仁,他用一种独特的方式打开小廖的心灵——催眠术。落座后,一次治疗开始了:

  格桑泽仁:你现在最难受的是什么?

  廖野:我抬不起头,在社会上,我被歧视。

  (短暂交谈后,格桑泽仁开始对廖野实施浅催眠,10分钟以后,小廖沉沉地睡去……)

  格桑泽仁:(将一个纸团放在廖野手中)这个纸团里,有你所有的痛苦和烦恼,深吸一口气,把手里的纸团捏住,闭上眼睛,我数123你就把手里的纸团扔掉……

  (象征烦恼的纸团被小廖扔了出去……)

  自己的路只能靠自己去走……你已经面对了6年,你能够面对未来的一切,在你的亲情的支持下。我从10数到1,当我数到1的时候,你把眼睛睁开,你会发现整个世界都变了,感觉都变了……

  (当“1”从格桑泽仁嘴里喊出时,廖野应声睁眼。)

  记者: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了?

  廖野:感觉很舒服,心里没有那么烦了,发泄了一下,很久没有这样累过了。(天府早报记者 杨丹 毛逸 摄影 肖潇)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帅小伙新婚三月遇怪事 皮肤猛长硬壳似70岁老人 1 家住新津的小伙子廖野原本高大帅气,是人们眼中的标准帅哥。然而,6年前,22岁的小廖在新婚第3个月就遭遇了可怕的怪事:他的脸上开始疯狂地长出盔甲状的硬体,慢慢地一张英俊帅气的脸被长出的这张可怕的“面具”完全覆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