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从小就没有母亲的疼爱,19岁正值韶华,却因意外被毁容,这一年来,苦命的小丽整日与痛苦、泪水相伴。她的左侧颜面严重受损,左眼已近一年无法闭合,如今面临失明的危险。小丽的父亲借遍了亲戚朋友,可还是凑不够孩子的医药费。昨天下午,记者在哈医大四院整形美容激光中心见到了正相对而泣的父女俩。

  小丽皮肤白皙,从右侧能看出她以前是个面目清秀的女孩子,可一看到她被烧伤的左脸,记者不禁痛惜,小丽的左脸、左耳面目全非,左眼睑已“消失”。

  说起孩子的事,父亲周金生的眼泪掉了下来:“我这姑娘命苦啊!”他告诉记者,他是铁力市桃山镇的农民,小丽8个月大时,她母亲就离开了家,从此再也没回来,小丽从没有见过母亲的面。他在外打工挣钱,小丽就和奶奶、姑姑生活在一起。出事前几个月,小丽在某超市找了个服务员的工作,虽然工资只有500多元,可小丽觉得日子有奔头了,干得很起劲。

  没想到灾难降临了。今年正月初七,由于屋里冷,家人生起了炭火盆取暖。夜里小丽想下地喝水,由于一氧化碳中毒,头晕的小丽一头栽倒,面部栽进炭火盆里。等醒过来时,脸部已血肉模糊。周金生闻讯飞奔回家,赶紧将小丽送进当地医院。经过治疗后,小丽脱离了危险,可左脸还是毁了,左眼睑外翻,眼睛闭不上,左耳、左鼻翼全都被烧坏。

  周金生说,由于当地没有治疗烧伤的专业医院,家里经济条件又不好,小丽的病就这样拖了下来。自己打工收入并不多,家里没有多少积蓄。近一年来,为了给小丽治病已经花了5万多元。这次来哈求医,他只带了两万多元,大部分是借的,还有5000多元是好心的邻居们给凑的。可到这一看才知道,这些钱还是不够给孩子手术。

  在周金生讲述期间,小丽一直在旁边流泪。周金生摸着她的头安慰:“别哭了,闺女,我再想办法,一定把你的脸治好。”周金生说,小丽特别懂事,虽然心里很着急,但知道家里没钱,从不跟他提治病的事。当爹的知道孩子遭罪啊,现在孩子的脸天天疼,睡觉都得睁着眼睛,太苦了。

  据哈医大四院整形美容激光中心主任陈伟华介绍,经检查,小丽是烧烫伤后左眼上下眼睑外翻、左颜面瘢痕增生、左口角和左鼻翼瘢痕挛缩畸形、左侧额顶部瘢痕性秃发。小丽的病情应该分期进行手术。由于长时间外露,小丽的左眼已患上轻度的暴露性角膜炎,如今靠专用的药水维持,如再不进行手术,她的左眼会有失明的危险,所以第一次手术将主要进行左眼睑再造术。小丽一期的手术费、治疗费需要4万多元。

  周金生现在天天奔波,为孩子筹钱,“孩子命苦,没见过亲娘的面,这么年轻又摊上这样的事,可我真的没能力拿出那么多钱……”(实习生 邵馨月 本报记者 王静)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女孩晕倒栽进火盆 左脸毁容一年无法闭左眼 1 从小就没有母亲的疼爱,19岁正值韶华,却因意外被毁容,这一年来,苦命的小丽整日与痛苦、泪水相伴。她的左侧颜面严重受损,左眼已近一年无法闭合,如今面临失明的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