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迈克尔·杰克逊的死亡案上周已经结束了所有庭审环节,有可能于本周四公布最终的审判结果。之前分析认为,私人医生莫里被判有罪的可能性较大:若罪名成立,他将面临着4年的牢狱之灾以及被吊销行医资格。然而,随着大量医学证据和不同证人的说法的引入,案情并没有变得更清晰,反而在向复杂的方向走去……

  死亡案本周已经结束了所有庭审环节,而在最后的一个环节中,莫里放弃了为自己出庭辩护的权利。在结束了这场时长6周的庭审之后,本案有可能于本周四公布最终的审判结果。

  迈克尔·杰克逊私人医生康拉德·莫里被控过失杀人一案于9月27日在美国洛杉矶高等法院开庭。控方认定是莫里向杰克逊体内注入了致命剂量的异丙酚试剂,从而导致天王最终死亡,而被告方律师则声称杰克逊是在莫里离开房间后自我注射了异丙酚,而杰克逊的死属于自杀行为。11月2日,所有庭审环节结束,在最后的一个环节中,莫里放弃了为自己出庭辩护的权利。在结束了这场时长6周的庭审之后,本案有可能于本周四公布最终的审判结果。

  之前分析认为,莫里被判有罪的可能性较大:若罪名成名,他将面临着4年的牢狱之灾以及被吊销行医资格。然而,随着大量医学证据和不同证人的说法的引入,案情并没有变得更清晰,反而在向复杂的方向走去。控辩双方提交的各种证据均有可信性,但是缺乏决定案情走向的关键证据。因此,莫里是否最后会被裁定为过失杀人还很难料。

  检方

  莫里对杰克逊用超量麻醉剂致死

  首席检控官、洛杉矶副检察长戴维·沃尔格伦指,“莫里没有给杰克逊应有的治疗,他抛弃了杰克逊”;杰克逊“错误地信任了莫里”,导致自己丧生:“证据显示,杰克逊把自己的生命交给了莫里。这一错误的信任使他付出了生命代价。”他对陪审团表示。

  沃尔格伦在法庭上展示了许多证据,包括莫里在5月12日和6月10日分别大量订购异丙酚的订单。沃尔格伦同时指出,在杰克逊死前的80天时间里,莫瑞总共订购了15.5万毫克异丙酚,相当于杰克逊每天服用1937.5毫克。

  辩方

  杰克逊自行注射超量麻醉剂致死

  莫里的辩护律师艾德·契尔诺夫则反驳称杰克逊是死于自己服用了过量的药剂,这其中包括了最后令天王去世的异丙酚,而这一切都发生在莫里离开了房间之后。他表示即使是心脏病专家也无法挽救“流行之王”的生命。

  杰克逊为了挽回自己的名誉,不惜采取巡回演唱的绝望之举。他本人同意需要一些休息,以便于准备接下来那些重要的伦敦系列回归演出。

  杰克逊遗照曝光 法医称死于他杀

  庭审首次曝光了一些杰克逊“最后时刻”的证据,包括他的裸体遗照、儿女获悉父亲死讯后哭泣的录音、以及莫里用iPhone手机录下的杰克逊一段话。这一切都让人回忆起“流行天王”的音容笑貌,庭审气氛也一度陷入悲伤。

  杰克逊的遗照尤其令人震惊。照片上的他全身赤裸,仰躺在一张解剖台上,关键部位被打上马赛克,但手臂上依然保留着静脉注射装置和医用胶带。标签显示,杰克逊的死亡日期为2009年6月25日,死亡案件编号为2009-04415。

  进行解剖的洛杉矶法医罗杰斯博士表示,杰克逊的死更像是一起凶杀案,而私人医生莫里在杰克逊停止呼吸之时,称自己离开约两分钟上厕所,实在是难以服众。

  由检察官曝光的杰克逊生前最后录音是由莫里录制,来自于莫里的手机。在录音中,杰克逊用缓慢、含糊的声音谈论着他即将举行的音乐会:“我们一定要打造出一场杰作,当人们从我的演出离场,我想让他们说:“我的一生中从来没有看到过能与之比肩的东西,这真是太神奇了,他是这个世界上最杰出的表演者。”他还表示,希望用演出所得的钱建造“世界上最大的儿童医院,迈克尔·杰克逊的儿童医院”。

  哥伦比亚大学麻醉学教授、异丙酚专家史蒂芬·沙菲尔

  人们不会从麻醉状态一下醒来,拿起针管插进静脉

  控辩双方都把医学专家作为“王牌”最后祭出,并都在庭上进行了模拟演示。10月24日,控方率先传召最后一名医学专家史蒂芬·沙菲尔医生作供,他是哥伦比亚大学医学院的麻醉学教授和研究员,著有异丙酚使用的作业指导书。沙菲尔称莫里异端地使用异丙酚为“药理学的梦幻岛”,并说莫里施救垂死的病人时“毫无头绪”。他还谴责了辩方的理论——莫里团队称杰克逊有可能醒来,并在莫里不在房间的2分钟内,自行注射了害死他的药物。

  沙菲尔描绘了一个场景,在缺少适当仪器监控剂量的情况下,莫里将杰克逊连接在一个强效麻醉剂的静脉滴注设备上,药液在重力作用下很快流入到正在睡觉的杰克逊体内。这解释了杰克逊如何在无人留意到他停止呼吸时,死于异丙酚过量,结论是:莫里给杰克逊滴注了一瓶100毫升含量为1000毫克异丙酚的药液,而非他所说的25毫克。沙菲尔说杰克逊没有自行注射另外的异丙酚。“人们不会从麻醉状态一下醒来,弯腰拿起针管插进静脉,” 沙菲尔说,提醒陪审团这个过程是复杂的,“这只是个荒唐的假设。”

  他还狠批莫里在杰克逊猝死一事上:“明显违反17处过失。”又讥讽他不像医生,“反而像杰克逊的下属,只懂听从上司的吩咐,完全没有展示出专业的医学判断。”检察官最后问他,莫里是否应为杰克逊死亡负责?沙菲尔医生语气坚定地回答:“肯定要。”

  沙菲尔补充表示,这次义务出庭,只因杰克逊死后,几乎每日都有病人质疑他:“究竟你在手术室使用强烈异丙酚,会否令我死亡?”为了解除公众疑虑,他于是决定挺身而出,指证莫里犯错。

  药剂学权威、“异丙酚之父”保罗·怀特

  估计(杰克逊体内)超过25毫克的麻醉剂由他自己注射

  直到辩方最后一名证人出庭前,大部分证供都显示对莫里不利。很多对莫里“怀恨在心”的杰克逊歌迷欢呼雀跃,认为莫里这次难逃法网。然而10月31日双方进行最后陈述前的庭审上,药剂学权威、有“异丙酚之父”之称的保罗·怀特医生出庭,作出一个惊人的结论——杰克逊是主动注射过量异丙酚致死。这令审讯的一边倒局面突然扭转,莫里一方重现自由的生机。

  怀特医生在现场用一套全新的电脑程序模拟导致杰克逊死亡的原因。他说,杰克逊猝死后,尸体中发现过量麻醉剂异丙酚、器官组织中发现安定药剂,最有可能的解释是:莫里为他注射了麻醉剂异丙酚后,为迅速入睡杰克逊又自己注射了一针异丙酚,导致体内短时间内累计大量药物而致死。

  “我们估计(杰克逊体内)超过25毫克的麻醉剂由他自己注射,”怀特在庭审中告诉法官,“(注射后)体内麻醉剂含量迅速升高,他死亡时麻醉剂含量与验尸时尿液中发现的含量几乎相同。”莫里先前承认向杰克逊提供了25毫克麻醉剂异丙酚,以帮助他睡眠。怀特推测,杰克逊接受注射后大约一小时,自行注射更多麻醉剂导致猝死。在庭审中,怀特使用数学模型分析,杰克逊当天也有可能为尽快入睡自行吞服8片氯羟去甲安定片,随后接受麻醉剂注射,使血液内所含药物达到尸检时发现的含量。“两种药物组合的效果可能更严重,”怀特说。

  泰勒带走的秘密?

  如果“玉婆”伊丽莎白·泰勒仍建在,她可能会成为杰克逊神秘死亡案件的证人。在一份最新报道中提到,泰勒的证词更将令人大跌眼镜,因为她将说出的秘密,是杰克逊曾为获得更多镇痛药品,主动向自己的主治医师投毒。

  知情者称,据泰勒了解,杰克逊曾用毒品“腐蚀”自己的主治医师,而且“被服毒”者,远非一人。在法官做出判定之后,伊丽莎白·泰勒曾是莫里认定的救命稻草。因为“玉婆”将出面为其作证,而且其证词足以证明,杰克逊对自己服用药品计量是否会危及生命有着醒目洞悉。“泰勒的证词对莫里而言太关键了,因为她将揭露一段鲜为人知的过往,杰克逊为了得到更多镇痛剂,曾在自己的主治医师的饮品中投放毒品。”于莫里而言,伊丽莎白·泰勒今年三月以79岁高龄离世不能不说是当头棒喝。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专家证迈克尔-杰克逊“自杀” 天王之死扑朔迷离 1 迈克尔·杰克逊的死亡案上周已经结束了所有庭审环节,有可能于本周四公布最终的审判结果。之前分析认为,私人医生莫里被判有罪的可能性较大:若罪名成立,他将面临着4年的牢狱之灾以及被吊销行医资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