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浙江在线11月04日讯今天我们探讨的话题是关于药价的。药价高,不是什么新鲜事了,我们《新闻007》在以往的节目里,就曾多次关注药价问题。宁波医院“回扣门”,温州医院“回扣门”。关于药价的丑闻是报了又报,但是咱老百姓要是有个个人的爆料,又是激起了关于药价探讨的千层浪。

  10月26日,网友“军港小帅”在宁波当地论坛发帖,称自己在垃圾桶里捡到十几张宁波各医药公司的订货单,包括广东彼迪、仁和、厦门今日、湖北纽兰等十几家药厂。每张表格上面都列了药厂的一些药品,每个药品后面都表明了一个出厂价和一个零售价。网友“军港小帅”算了一笔账,发现有些药品,供应价和零售价的差额非常大。比如广东彼迪药业生产的“甲枫霉素肠溶片”,表格上表明的出厂价是6块4,而零售价为78块,上涨了近12倍;再比如湖北东信的“雪梨膏”,订货价是2块3,而零售价为23块3,上涨了近9倍。这样高的涨价率,几乎在所有的药品单里都出现了。难怪这样的订货单一曝光,网贴的点击率目前已经到了四万,有的网友表示,“坑爹的就是我们这些老百姓了,难怪看个小病都这么贵”。

  针对网贴曝光出来的订货单,记者开始对宁波市的药店和医院进行抽查。在连锁药店海王星辰里,记者找到了仁和药业36粒装的正胃胶囊,店里售价为18块5,而订货单的零售价为19块8。在宁波本土药店益丰大药房,记者找到了湖北纽兰药业的清热解毒口服液,店里售价为3块8,而订货单的零售价为7块8。在宁波本土药店老百姓大药房,记者找到了厦门金日药业的“克拉霉素分散片”,店里售价为24块,而订货单的零售价为30元。

  随后,记者拿着定价单,前往了宁波市鄞州区人民医院和宁波市第一人民医院。两家医院给记者查询了这些订货单上的药,都没有发现这些药品。鄞州区人民医院的党委书记告诉记者,医院订药,都必须去找省卫生厅公布的中标企业,医院自己是不能私自跟药厂进行订货的。而网贴里曝光出来的这些药厂,鄞州区人民医院表示,进过系统查询,他们都不在中标企业的行列当中。

  药品涨幅离谱竟缘起国家标准?

  记者走街串巷,大药店和小药店都去找过,发现网贴上曝光的这些有着很高涨幅的药品,还真的不是那么好找。找到几个为数不多的药品,药店的售价还是低于订货单上的零售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这些医院订货单的是真是假呢?我们007记者决定,看看能不能从药企,药厂等方面,能否找到一些线索。

  四明大药房是宁波市最大的一家本土药店。药店的副总经理李挺接受了记者的要求,公布了自己药店部分药品的进货价和零售价。

  宁波市四明大药房副总经理李挺:“(某种药品)进价是4块4 ,零售价是7块2毛钱。但是国家规定的价格是13块8毛,最高不能超过。21金维他,我们进价是22块6毛,国家核定的价格是31块6毛,那么我们卖的是24块8毛。这个都是市场在决定的价格。”

  在四明大药房的药价查询系统里,记者发现了一个指标“药品国家最高定价”,这个该怎么解释呢?

  宁波市四明大药房副总经理李挺:“现在药品的价格,国家有很多种的定价方式。像我们宁波市普遍执行的,你比如说是医保药品的话,我们需要浙江省的物价备案,那么也有一些药品,是企业自己定价的。国家规定你企业自己定价,药房啊,医院啊,这些药品的零售单位,它主要是在国家规定范围内的限定之内。”

  李总介绍,每种药品,国家都会有一个最高限价,所有药品零售单位的定价都不能超过这个定价,否则就是违法的。而对于网上曝光出来的这些“高涨幅药价“的订货单,李总凭借自己的业内经验认为:这些应该几天前,一些药厂在宁波搞的一个药品促销会,因为上面有很多的优惠政策,比方说,订500送精美礼品一份。订货累计500元送1.8L金龙鱼一桶之类的。李总表示,之所以会有这些优惠政策,是因为有些药品的确不好卖,相对的,商家在制定零售价的时候,就可能会将价格抬高。

  宁波市四明大药房副总经理李挺:“用量比较少的商品啊,可能相对来说,就毛利率空间相对比较高一点。像我们正常的毛利率价格,大概是(百分之)二十五六(上涨)吧。”

  如果说“涨幅百分之二十五六”是一个药店比较正常的定价标准的话,那这些订货单里的部分药品的“天价”就显得高的离谱了。于是,记者电话联系了其中一家药厂,广东彼迪医药药业有限公司

  广东彼迪药业有限公司工作人员:“它的进货单没错,那是我们一个拿货价。供货给别人,我们都是这个供货价。后面那个物价是国家物价局规定的所有的品种的最高零售价。”

  这个工作人员表示,医药订货单上的零售价,就是国家制定的最高零售价。而有些药品,进价和零售价相差十几倍,为什么进货价会如此低廉,而最高零售价有如此之高呢?对于这个问题,该工作人员拒绝透露自己厂方的生产成本,只是表示零售方会根据市场变化,调节药品的售价。那么,会有什么因素影响零售方涨价呢?记者在这些医药订货单上,意外地发现了一家公司,浙江宝瑞医药有限公司。据查询,它就在慈溪市。于是记者立刻驱车赶往慈溪。在宝瑞医药公司,总经理告诉记者,这些医药订货单的确是真的,是从他们几天前在宁波搞促销活动时发给一些药店的。

  浙江宝瑞医药有限公司办公室何主任:“零售价是我们是根据国家制定的嘛,都是最高限价的嘛。出厂价是供应给终端客户。这中间的差价,看我们提供的是怎么一个服务的嘛。这个(服务)价格由他们终端自己定的。只要不要超过国家零售价格,这个服务是合法的。”

  何主任表示,他们是一家药品物流企业,就是把省外的药进过来,再卖给宁波地区的药品零售商们。像广东彼迪、厦门金日的药厂,都不是医院的中标企业,因此他们会花更多的财力,去找像浙江宝瑞这样的企业进行物流配送,以扩大自己的产品销售渠道。在这个过程中,药品可能会被倒手多次,于是药价的上涨也就成为了必然的趋势。

  宝瑞医药表示,药品流通环节的多次倒卖,会引发药价的上涨,但不管涨多高,都不能高过国家制定的最高限价。那么,现在线索都指向了这个国家最高限价,它是怎么制定出来的呢?

  药品定价标准为何如此神秘?

  对于网络上曝光出来的“高涨幅药价”订货单,记者首先找到了宁波市卫生局。工作人员表示,他们也知道此事,但是他们没有管。

  宁波市卫生局工作人员:“实际上这应该找省卫生厅或者是找省药监部门,物价部门,比较权威一些。我们那(卫生局)是处于末端的,跟它网上公布的是两个概念。”

  宁波市卫生局建议我们去找宁波市物价局,但物价局也没有接受记者的采访。

  宁波市物价局工作人员:“又不是我们定的,我们权限也没有的,为什么来采访我们呢?这是省里定的,我们市一级一点权限都没有。”

  于是,记者在浙江省物价局的官方网站上,找到了“政府统一定价汇总表”:里面列举了1万5千多种药品的最高定价。记者查询了一下网贴曝光的部分药品的最高定价,里面的价格的确跟订货单的价格是一致的。同时,记者还在官网上注意到了一些药品价格公示申报的程序。药企在申报价格的时候,必须提交制造成本、期间费用等参数,并填写详细的参数表格。那么,为什么有些药品的供应价很低,但最高定价却很高?对于这个问题,记者多次联系省物价局并传真了采访提纲,但直到节目播出时尚未得到答复。

  记者在宁波市卫生局采访的时候,有工作人员说:这个事情看来真的是要给你们“科普”一下了。可问题是,记者主动请求“科普”,始终没有一个部门正面回应药价的组成和定价的标准。有的时候,矛盾的缘起是因为信息获取的不对称。如果相关的职能部门,能够对药品价格信息公开,让老百姓知道药价是怎么定出来的,高药价究竟高在哪里,有些矛盾自然就消解了。至于这些信息为何不能主动公开,我想消费者心里已经有了自己的答案。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网友曝光医药订货单 进价售价相差十倍仍未超标 1 关于药价的丑闻是报了又报,但是咱老百姓要是有个个人的爆料,又是激起了关于药价探讨的千层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