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缺血为何成常态? 追踪“血头”招工内幕

  核心提示:2009年起,温州参与献血的人次不到常住人口总数的1%;有时候,一辆采血车开到街头,却没有一个人来献血缺血为何成了温州的常态?

  浙江在线11月04日讯 昨晚,分布在市区各街头的采血车穿过拥挤的车流回到温州市中心血站,然而,当天的采血量依旧让血站工作人员叹气:“太少了,几十人,每天需要两三百人献血,才能保障临床用血的需求。”

  我市临床用血量每年以5%至10%的速度递升,街头献血人次在逐年锐减。市中心血站书记、站长陈筱华说,从2009年起,温州参与献血的人次不到常住人口总数的1%,有时候,一辆采血车开到街头,却没有一个人来献血。缺血,已经成为温州的常态。

  用血量上升献血量下降

  来自市中心血站的数据表明,去年,我市临床用血26吨,除了省血液中心之外,温州的供血量全省第二。这就表明,每天需要一定的志愿者无偿献血,才能保证临床用血量。

  根据我国的《献血法》,除志愿者无偿献血外,提倡择期手术的病人自身储血,动员家庭、亲友、所在单位以及社会互助献血。

  关于互助献血,根据《温州市医疗机构临床用血管理暂行规定》,互助用血量要占总用血量的20%以上。实际上,今年1到10月份,这个比例不到2%。各医院中,解放军118医院做得最到位,为11.8%,温医附一院为4%,温医附二院为2.7%,一些民营医疗机构甚至为零,即只是用血,没有一个亲属为病人开展互助献血。

  温医附二院血液肿瘤科主任姚荣欣医师说,住院患者用血时,医生会动员家属献血,有一些患者家属会乐意接受医生的动员,但也有相当一部分患者家属起先并不太情愿献血,甚至还有出现患者家属为此与医生吵架的情况。他说,很多人都参与了无偿献血,患者家属更应该自觉献血。要知道,献血,往往能救人一命,更何况救的是你的亲人!

  对于社会上传言的医生给患者输用“人情血”、“安慰血”,姚荣欣医师认为,在正规大医院绝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要知道输血可能会有各种风险,患者没必要输血,医生是绝不会给予输血的。”

  自身储血即在手术前,病人先献血,为自己筹备手术所需的用血。记者从医院了解到,病人自身储血几乎没有开展。姚荣欣说,对于一些并不急于立即手术的择期手术患者,如果能在手术前的一到两个月自身储血300~400毫升,是很有好处的,因为自体的血液输注是最安全的。不过,很少有患者愿意采取这一做法。

  突发事件激发爱心献血

  为招募到足够的献血志愿者,市中心血站想尽各种办法:在媒体上发布公益广告,在献血人群中开展各类联谊活动,到学校、企业去上课等。然而,收效却越来越不明显。2008年前,一辆采血车一天能在街头至少采集二三十人的血液,如今,这数据已是遥不可及。

  去年,我市献血7.5万人次。陈筱华说:“要是多个两三万人次,那么,温州的用血就不会那么紧张了。”

  在往日,无偿献血似乎离市民很远,只有在突发事件前,温州的爱心一下子被激发——

  汶川大地震,温州人撸起袖子献出热血!

  奥运会需要储备用血,温州人也积极参与!

  今年7月23日晚,甬温线特别重大铁路交通事故发生后至27日零时,我市共有2551人捐献76.4万毫升热血,因此在事发48小时后,市中心血站血库存量达到极高线!

  今年7月份,市中心血站储存的用血量在正常情况下可保障12~15天的临床用血。因此请前来献血的市民登记电话地址后,血站工作人员按需回访,有计划安排献血。当时登记了30多个团体和200多位个人。

  几天过后,市中心血站工作人员联系他们时,得到的回答是:“有点忙,没时间,以后过去献血。”……

  市检察院的工作人员如约献血,其他预约的团体没有来献血,个人也很少如约前来。

  市中心血站靠7·23事发时的志愿者献血存量,支持到9月份。此后,存血量从极高处跌回极低谷,不得已向周边城市调剂用血。

  从血管到血管费用不少

  在市中心血站的工作人员看来,血站是个爱心中转站,把热血从志愿者的血管里采集过来,再中转到病人的血管中。出现缺血状况时,有亲属志愿献血后,血站会让有亲属献血的病人优先用血。

  然而,正是一些亲属不愿意献血,才会导致“血头”组织他人冒充亲属献血。还有人直接拿一捆钱扔到血站里说:“多少钱,我高价买还不行吗?”

  一位乐清的白血病患者,用血20次,他的亲属献血5次,另外15次都是志愿者献的血。后来,说没有亲属来献血了,但要求血站优先给予用血。“我不相信一个家庭只有5个亲友,为什么志愿者能为不认识的病人献血,而自己的亲友却不愿意呢?”一位医务工作者对此表示很难理解。

  此外,有人提出,既然是我亲属献血,虽然有血型不同而调剂的,那表明,也是我自己家的血,为什么还要出钱买回来呢?这不明摆着让医院和血站赚钱吗?

  记者从血站和医院得知,如今,临床用血的费用是每400毫升460元。对此,陈筱华解释说,这是从献血者血管到病人血管的费用,而不是买血的费用。

  这个费用,是我国1998年定的标准,到现在都没有提过价。血液从血管到血管,其间,需要采集、检验、分离、储存和运输。采集时,就需要进行4项初筛:血型、血红蛋白、转氨酶和快速乙肝测试;体检合格后采血;血液带回血站后,再次定血型,还检测5项传染性指标:转氨酶、乙肝、丙肝、梅毒、艾滋病;为保证检测准确,分别由不同的检测人员采取国产和进口的试剂进行检测。

  血站在收支方面是两条线,收入归到财政。血站方面说,在如今的物价下,这样费用标准,财政还需要补贴进去的。

  无偿献血实际上是有回报的

  在采访过程中,有医务工作者提出这么一个概念,无偿献血其实并不是真正的无偿。根据规定,志愿献血者在5年内如果自身用血,可以5倍无偿返回;直系亲属两倍无偿返回;5年后用血,本人等量返回;累计献血1000毫升,本人终身免费用血。

  按照流程,病人先在医院里支付费用后,事后凭相关凭证到市中心血站报销。现在,报销量已有30%至40%,这就说明,已经有这么多人通过无偿献血获益。而国家承担了无偿献血者及其亲属用血的采集、检测等费用。

  缺血,不应当成为城市的常态。试想,如果病人急需手术却没有血液保障时,那我们的社会也冷漠过头了。

  市中心血站也打算调整采集方法,过去,以街头献血车采集占主要部分,团体献血为补充。陈筱华透露,市中心血站打算明年增加团体献血的量。另外一方面,增加招募力量,街头采集继续进行。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温州“血头”招工冒充亲属献血 无偿献血有回报 1 2009年起,温州参与献血的人次不到常住人口总数的1%;有时候,一辆采血车开到街头,却没有一个人来献血缺血为何成了温州的常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