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朱慧卿绘(人民图片)

  我国基本药物目录有307种,各省平均增补188种,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平均配备基本药物达到了500种左右。对此,有的医生说够用,也有的医生说不够用。那么,基本药物究竟够不够用?记者进行了采访调查。

  基本药物缺的主要是进口药。由于价格较高,超过国家供应能力,没能进入国家目录

  在广西南宁市那桐镇中心卫生院三楼病房,记者见到了正要给方爱香做阑尾手术的外科主任陆善君。陆善君在卫生院已工作10年,在用药方面相当有经验。

  “基本药物的品种够不够用?”记者问。

  陆善君回答:“一开始没有增补的那段时间,因为很多用惯的药没有了,确实不够用,后来增补了196种,现在已经够用了。”

  记者了解到,为了让基本药物用起来,卫生院进行了绩效工资改革,财政进行兜底,陆善君每月工资稳定了,不需要再从开药中获取收入,比以前还能多挣1000多元。

  在宁夏盐池县花马池镇卫生院中医诊室,有20多年执业经历的副主任医师赵福正在给患者左金凤开处方。赵福说,刚开始用基本药物的时候,确实不适应,觉得品种太少,后来经过培训,一个月后终于适应了,每张门诊处方也能按要求控制在24元以内。

  盐池县村卫生室也推行了基本药物,但是只配备120种。如此之少,够用吗?在裕兴村卫生室,村医季建军说:“没想到也够用。”去年到现在,季建军已就基本药物培训了10次,卫生室配备了常见几十种疾病的用药处方指南,季建军不仅只用120种药物就给村民治好了病,每张处方的费用还都能控制在十几元以内。

  “其实,以前那些用药知识都是自己摸索出来的,现在学会用药知识、对比处方集后,想想都后怕,太不合理了。”季建军说。

  目前,我国政府举办的城市社区卫生服务机构全部配备了基本药物。据山东淄博市张店区凯瑞园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全科医师杨瑞红介绍,基本药物基本够用,但缺少一些儿科用药及一些剂型较适宜的药物,大医院转回社区使用的慢性病类用药品种也较少。

  记者发现,一些二、三级综合类医院不设儿科,这些医院也缺乏儿科用药。在基本药物目录里,糖尿病、肿瘤等康复用药也有,但大多是国内药厂的仿制药,缺的主要是进口药,由于价格较高,超过国家供应能力,没能进入国家的目录。但有不少地方将其纳入省级增补目录。

  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教授李玲说,我国地区差异大、发展不平衡、医疗保障制度条块分割,因此各地需求水平不同。基本药物制度首先是 “保底”,满足最基本的医疗服务需求,让每一个老百姓都能看得起病、用得起药。

  多年来,基层已形成以“三素一汤”(指抗生素、激素、维生素和注射液)为代表的“习惯用药”,这种需求不能一味满足

  全世界有150多个国家制定了基本药物目录,他们的目录一般有多少品种?世界卫生组织卫生系统发展小组组长裴珊睿介绍,瑞典制定了一份大约包括200种药物的“明智清单”目录,供初级和二级医疗服务机构使用,用于治疗初级医疗机构门诊及住院医疗服务中80%的常见病。另外还遴选了97种药物用于专科的二级医疗服务机构。

  今年3月,北京大学医药管理国际研究中心曾专题研究了27个省份已公布的增补基本药物目录,平均增补188个,加上307种国家基本药物,我国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平均配备基本药物达到了500种左右。该中心主任史录文说,对照印度德里350种基本药物、澳大利亚650种面向全民的药品津贴福利计划目录,目前我国基层使用的基本药物数量,主要面对常见病、多发病,已经能够满足基本用药的需求。

  复旦大学药物经济学评价与研究中心主任胡善联说,上海的基本药物加上增补的品种达到600多种,但实际上基层常用的只有近400种。

  “与其他国家相比,中国抗生素、激素和注射剂型药物的使用量较大。患者对可能不必要、价格昂贵以及对健康有潜在危害的药物需求很旺。人们将基本药物误解为廉价药物,而没有将其视为物有所值的药物。”裴珊睿认为,我国公众对非专利药物、基本药物的认识和认可以及合理使用不足。其实,制定基本药物目录,目的是为了促进使用基本与安全药物,这些药物对常见病是最有效的。她建议开展患者教育活动,提高科学用药意识,减少对不必要药物的需求。

  杨瑞红说,自己的用药知识培训都是在二级医疗机构进行的,他们的用药范围包括了医保目录的2000多种药物,范围确实太大,而且多是习惯性用药。“基层百姓都是常见病、多发病,他们希望少花钱看好病,我感觉这种培训太少。”她说。

  “多年来,基层已形成以‘三素一汤’(抗生素、激素、维生素和注射液)为代表的‘习惯用药’。这种需求不能一味满足,基层药品配备应该控制在一定数量内,逐步改变基层不合理用药的现象。”史录文说。

  患者到二三级医疗机构看病,拿着处方到基层医疗卫生机构看病,很可能就买不到处方里的基本药物

  裴珊睿认为,基本药物制度的力量依赖于初级医疗服务的质量,以及合格的卫生工作人员。由于卫生工作人员要向患者提供用药建议,因此有必要将基本药物概念纳入医务人员基础教育和继续教育,对使用基本药物给予奖励。根据国际最佳实践,实现卫生工作者的报酬与药物销售、服务和诊断完全脱钩是非常重要的。卫生系统的筹资及卫生机构的资金获得,应当以提供优质医疗服务、合理使用药物和技术为目的,从而实现最佳的健康结果和社会福利。

  在我国,由于长期以来形成的以药养医机制,医生的收入与药品的销售挂钩,只有多开药、开贵药,医疗机构才能维持生存。当前,我国基本药物只在基层医疗卫生机构使用,对二三级医疗机构尚没有要求。二三级医疗机构没有将基本药物作为首选药物,也没有进行取消以药养医机制的综合改革,医生收入仍与药品销售挂钩,因此,二三级医疗机构医生还在“习惯用药”,而不是合理用药。患者到二三级医疗机构看病,拿着处方到基层医疗卫生机构看病,很可能就买不到处方里的药。

  上海交通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马进认为,基本药物是针对我国疾病模式遴选的成本效果最好的药物。基本药物具有公共产品或准公共产品的属性,保障人群健康所必需的药物,具有安全、有效、优质、成本效果、可及和支付得起的特点,属于人群健康的基本保障范畴。所有机构都应优先使用这些药物。建议在二三级医院也要实施基本药物零差率政策,同时要求优先使用基本药物,规定使用比例,将之纳入二三级医院的医院考核指标内容之一,使基本药物制度的贯彻不留有空间。

  按照《国家基本药物目录管理办法(试行)》的规定,我国的基本药物目录需要每3年调整一次,明年面临目录的调整工作。卫生部药物政策与基本药物制度司司长郑宏表示,继续调研各地基本药物使用情况,汇总分析各地增补药品情况,注重与现有相关药品报销目录和临床路径相衔接,并突出重大疾病和慢性病基层防治的需要,在规定的时限内完成《国家基本药物目录》调整工作。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平均配备基本药物达到500种 1 我国基本药物目录有307种,各省平均增补188种,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平均配备基本药物达到了500种左右。对此,有的医生说够用,也有的医生说不够用。那么,基本药物究竟够不够用?记者进行了采访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