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执法人员查处南昌大学医学院内的“研究所”

  十余家医院医生沦为假药医托

  昨日,本报记者暗访“南昌现代微量元素科学研究所”的黑幕被报道后,在社会上引起强烈反响,众多市民来电反映买到同一款补锌口服液。昨日,涉嫌卖假药的“南昌现代微量元素科学研究所”负责人并未如期到消保局接受询问,记者与东湖区消保局的执法人员赶到“南昌现代微量元素科学研究所”,发现号称7天不休假连续坐诊的负责人已经不见踪影,而现场大量的假药也消失无踪。目前,执法人员已经查封了该“研究所”的资料,并通过市民举报对该“研究所的另一处门面进行了调查。

  投 诉

  假药2003年就出现了 众多市民称买了假药

  昨日上午,市民何女士来电反映,她的遭遇和记者差不多,在医生的推荐下买了这种“硒锌氨基酸”口服液。

  何女士告诉记者,她因为发现5岁的女儿晚上睡觉不安稳,而且有很大的鼾声,于是前往一家医院就诊,然后在儿科医生的建议下,到“微量元素科学研究所”进行检测,结果是“缺锌”。于是,何女士也在“微量元素科学研究所”买了“硒锌氨基酸”,但是她女儿食用以后全身起红包。何女士立刻让女儿停止吃药,剩了5盒药一直放在家里。

  截至昨日17时,记者接到了31名市民来电,反映买到了这种“硒锌氨基酸”口服液。

  卖假药的地方不只一个

  有部分市民反映,他们虽然也买到了同种补锌药,但却是在“微量元素研究所”的另一个门诊那里买到的。

  市民周女士昨日致电本报称,早在2003年,她小孩眼睛老是眨,就去一家医院看病,被医生推荐前往八一大道南昌大学医学院内的“微量元素科学研究所”检测微量元素。到“研究所”交钱做完检测后,结果也是“缺锌”。后来,她花四五百元买了一堆“药”回去。再后来,周女士家里另外一个小孩老是咬手,去看医生时又被推荐做检测,也检出小孩子“缺锌”。两个小孩吃完那些“药”以后也没见什么反应。

  周女士说,今年8月她小孩又出现老眨眼睛的情况,她又带孩子去了“研究所”检测,“医生的说法与2003年一模一样,还是让我花125元做检查,测出来也是‘缺锌’,让我买了3个月也就是一个疗程的药回去吃,现在还没吃完呢……”

  执法

  现场一

  全天坐诊的医生“没来上班”

  时间:1日15时07分 地点:永外正街南昌市按摩医院内

  昨日15时许,记者随东湖工商分局消保局的执法人员来到位于永外正街190号的“微量元素科学研究所”看到,一年轻女子询问购买“药品”的事宜,她手上还拿着一张检测单;办公室内还有两名穿着白大褂的年轻女子;记者暗访时坐在办公桌前给人诊断的“医生”已经不见了踪影,桌子上赫然摆着本报曝光该“研究所”黑幕的报纸。

  采血人员不具备操作资质

  执法人员亮明身份后,两名穿白大褂的女子一脸错愕,均称不知道“医生”去了哪里。但记者发现,其中一名女子——即记者暗访时给熊熊采血的女子——随后就走出办公室用手机给“医生”打电话。

  另一名穿白大褂的女子告诉记者,她只负责采血工作。记者询问她是否有相关的从业资质。为熊熊采血的女子表示,她2009年就在这个“研究所”做事,一直负责采血,但并未取得任何资质和健康证。

  现场,执法人员询问一名穿白大褂女子,“研究所”内是否还有“硒锌氨基酸”时,她支吾地回答说“已经没有了”,她说:“一般我们都是有人要‘药’就去提,办公室这里没有。”然而,记者暗访当天买“药”时,她只出去了两三分钟,就拿“药”回来了。

  一名穿白大褂女子说:“这个‘研究所’是私人开的,不是公家的。”

  十多家医院“推荐”病人来

  两名穿白大褂女子表示,她们不知道检测报告是从哪里来的,血样的具体检测工作都是由医生做的。一女子说:“我们会将采好的血样留在另外那间办公室内,第二天我们来上班的时候,电脑里面就已经有了检测报告。”

  在采血的房间内,记者看到,所有血样都是堆积在一个家用冰箱里的冷藏箱内,有50余管。

  消保局执法人员在办公室内电脑桌抽屉里找到一个U盘,里面全是一些“病人”的检测报告,和各家医院医生推荐“病人”来的统计数据,其中涉及医院多达十余家。执法人员将U盘与其他一些资料一并带回去检查,并下达了询问通知书,要求该“研究所”的负责人今日上午去消保局接受询问。

  现场二

  因为“研究所”只卖“补锌药” 患者检测结果全是“缺锌”

  时间:1日15时44分 地点:八一大道南昌大学医学院内

  随后,记者与执法人员又来到“南昌现代微量元素科学研究所”位于八一大道的另一个“据点”——南昌大学医学院内。记者看到,办公室内只有一名穿着白大褂的中年女子。中年女子告诉记者,她是退休以后来这里打工的,只负责收钱和整理办公室,其他的事情不清楚,还称坐诊医生“颜教授”年纪大了,不全天坐诊。

  记者看到,采血工作室内放着一堆已经售完,被压扁码放的“硒锌氨基酸”口服液的黄色大纸箱,墙角还放着一麻袋红色塑料袋,与记者当日拿“药”时,工作人员给记者装“药”所用的完全一样。中年女子说:“这些箱子都是已经卖完了的,我也不知道药放在哪里,我才来两个月……”中年女子称,每天只有四五个人来做检测。

  中年女子告诉执法人员,“南昌现代微量元素科学研究所”只卖“硒锌氨基酸”。而记者了解到,每个患者都被检测出“缺锌”。

  随后,执法人员下达了询问通知书,要求“研究所”的负责人“颜教授”今日上午去消保局接受询问。

  互 动

  请“研究所”知情者揭露内幕

  江西洪城律师事务所的李竹青律师告诉记者,公开兜售假药的行为严重危害了人的生命安全,如果买到假药的人数众多,那么这一行为就触犯了刑法,买到假药的市民可以联合起来去卖假药单位的辖区公安机关报案。同时,卖假药也是欺诈消费者的行为,买到假药的市民不论是否吃了假药,都可以向对方索要双倍赔偿。这是能够得到法律支持的,但需要提供证明,即使没有发票,也可以用书面、录音等证明买药的数量。同时,如果因为食用假药出现了病状造成损失,市民可以索取赔偿和追究卖药者责任。

  你是否也有过类似遭遇?是否知道“研究所”内幕?推荐病人去做检测的医生是否与“研究所”有利益纠葛?如果你知道,欢迎拨打本报记者热线13979111900、15070077671告诉我们。(记者 吕柟 胡美 文 首席记者 万勍 图)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江西南昌十余家医院部分医生沦为假药医托 1 昨日,本报记者暗访“南昌现代微量元素科学研究所”的黑幕被报道后,在社会上引起强烈反响,众多市民来电反映买到同一款补锌口服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