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完全不是单纯生产、销售的影响,对集团的影响是全方面的。”陈晨(化名)接受《第一财经日报》采访时表示,这一制度甚至影响了整个集团的战略走向和产业结构调整的节奏。

  陈晨所在的集团是国内著名的大型普药生产企业,年销售额过百亿。2009年起,随着新医改启动国家基本药物制度,负责主管基药的陈晨向记者坦言,他的全部生活就和“基药”彻底捆绑在一起。

  未完全到位的改革

  2009年8月,业界期盼中,国家基本药物目录(基层版)正式公布,包括化学药品和生物制品、中成药共307个药品品种。

  按照规定,这些基本药物将全部纳入基本医疗保障药品报销目录,报销比例明显高于非基本药物。

  而在配套的医改文件中也明确,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包括,城市社区服务中心(站)、乡镇卫生院、村卫生室等从当年9月21日起开始逐步实施该目录。

  与此同时,文件承诺,适用二级以上医院为主的大型公立医院的《国家基本药物目录(大医院版)》也将配合公立医院改革尽快出台。

  “因为我们的主要品种是抗生素等为主的普药产品,是医院销售中走量最大的一个品类,所以对基药制度非常期待。”陈晨告诉记者。

  事实上,不只陈晨所在的公司,早在基药目录的遴选原则制订之初,几乎所有业内的企业都对这一制度充满期待。

  按医改文件,“基本药物将全部纳入政府定价范围,在国家零售指导价格规定的幅度内,省级人民政府根据招标形成的统一采购价格、配送费用及药品加成政策确定本地区政府举办的医疗卫生机构基本药物具体零售价格。”

  低价、广覆盖的原则从政策设立之初就已确立,而陈晨他们看中的是政府采购、推广、使用的广大市场。

  据相关文件,“在采购方面,政府办医疗机构使用的基本药物,由省级人民政府指定机构按《招标投标法》和《政府采购法》的有关规定由招标选择的药品生产企业、具有现代物流能力的药品经营企业或具备条件的其他企业统一配送。”

  文件同时指出,实行基本药物制度的县(市、区),政府举办的基层医疗卫生机构配备使用的基本药物实行零差率销售。各地要按国家规定落实相关政府补助政策。

  而“基本药物优先和合理使用制度”更是使这一政府推动的政策具有吸引力。

  但时至今日,不仅大医院版的基药目录迟迟未能出台,更为核心的基药使用补偿问题也始终没能得到解决。

  “农村中医疗机构补偿不到位,受地方财政等影响,基药使用甚至在很多地方都已经没有办法正常供应。”中国医药企业管理协会会长于明德昨日接受本报采访时透露。

  而“补偿”,这一在于明德看来最为核心的问题,也已经深深地成为了目前基药制度的掣肘之一。

  低价困局

  2010年初,基药制度实施半年后,卫生部药物政策与基本药物制度司公开数据表示,基本药物制度实施以来,基药价格平均降幅在10%左右。由于同时基本药物在基层实行零差率销售,取消了以往15%的药品加成,两者相加,价格至少降低25%。

  而当时就有业内人士表示,事实上,25%只是基本药物的平均降价幅度,部分具体药品的降价幅度甚至会更多。

  一年后,2011年的“两会”医药组代表委员研讨会上,基药的“低价”已经成了场上唯一的话题。

  当时,唯低价的安徽招标模式在全国引发强烈争议,由于能在最短时间内从“数字”上降低药价,这一加大价格权重的招标原则其后被很多省市的招标机构所借鉴,以致众多的国内知名制药企业“望而却步”。

  “我们有20多个品种的基本药物品种,但是在考察了各地的招标价格后,我们最终决定不去参与。”步长集团总裁赵超告诉记者,不只步长一家,事实上,行业里不少大企业,在简单核算成本和招标价之后,都慢慢暂停了基本药物的供应。

  “因为这个价格不可能做出来,也不可能长期供应,这是个不正常的现象。如果超成本长期供应,要么就是减低物料投放,要么就是长期赔本供应,这对已经成熟的品牌企业来说,都是难以为继的做法。”赵超说。

  当时,被广泛引用的个案是,以头孢曲松在安徽和山东两个省的招标结果为例,安徽中标价是1.25元,山东中标价1.22元,这是成品药的价格。而原料药的价格就已经在每公斤1000元上下,正常分装一瓶是1.1克,就是1.1元,瓶子8分钱、丁基胶塞0.13元,其余的纸盒、标签全都不算,最低成本就已经超过了1.2元,按照中标价根本不可能做出来,更不要说长期供应。

  类似的例子并不鲜见,同样以安徽和山东基本药物招投标过程为例,60粒/瓶的复方丹参片只有0.95元,甚至不高于市场上任何一瓶饮料;成本价0.92元/支的青霉素,招标采购最低价竟然可达0.30元/支。

  对此,石药集团董事长蔡东晨表示,他更担心的问题是,“一旦行业竞争走入了简单的价格竞争,小企业违规成本低,往往就在市场竞争中对大企业形成不公平竞争,会出现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这对行业的发展会带来很大伤害。”

  基于对品牌和质量保护的考虑,大企业往往放弃或减缓了基药在某些地区的招标。

  “近期同仁堂退出了好多省份的招标,就是因为没有办法满足压低价格的要求。”于明德曾谈到同仁堂(600085.SH)被低价逼出部分地区招标时表示,不少地方的招标根本不问价格,先统一砍掉15%、20%的价格再谈,这种有违市场以及科学的操作方式,让一些企业甚至被逼出了最低成本线。

  在基药目录中,仅同仁堂一家就拥有42个品种,占据中药目录四成之多。

  但随着各地基本药物招标相继启动,低价竞标的问题迅速暴露,对于特别讲究药材等原材料品质的中药企业则尤其艰难。

  “按现在的招标价,同仁堂甚至连好多药材都买不进来。”于明德告诉记者。

  陈晨告诉记者,虽然他们还在坚持,但品牌企业终究无法长期和小企业打价格战。

  记者了解到,目前基药品种占到陈晨所在集团全部制剂品种的60%~70%。“现在很迷惘,市场不能轻易放弃,大家都在死扛,确实太艰难了。”他说。

  再调整?

  按照新医改方案的分解任务,2009~2011年为新医改第一阶段。时间已来到2011年11月,下一阶段的政策此时格外引人关注。

  而近日坊间传出的消息更加重了这一政策调整的气氛。

  消息显示,卫生部今年年底将开始调研各地基本药物使用情况,汇总分析各地增补药品情况,为《国家基本药物目录》调整工作作准备,调整启动的时间最晚将是2012年。

  记者从接近卫生部方面获悉,此次目录或将在常规用药和疾病种扩大等两个方向都有所延伸,《目录》的调整将坚持“防治必需、安全有效、使用方便、价格合理、中西药并重”的原则,在品种的数量上和剂型上都会有所增加。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这次基药目录的调整方向,将注重与现有相关药品报销目录和临床路径相衔接,并突出重大疾病和慢性病基层防治的需要。“一些恶性肿瘤、高血压等高发性疾病的治疗药物也可能被参考纳入目录中。”于明德告诉记者。

  至于最终政策调整的时间,于明德表示目前还很难预测,应该不会太快出来。

  但这是否就是此前迟迟没有出台的大医院版基药目录?

  卫生部方面传出的消息显示,卫生部已经有意淡化基层版和大医院版两个目录的提法,未来很可能的说法是,调整后的目录适用于各级医疗机构,指导各级医疗机构的合理用药。

  于明德强调,一直以来,国际上很多国家对于基本药物的付费都是由国家全部埋单的,统一定价、统一生产。他初步估算过,如果我国基药全部由政府埋单,最多不会超出1000亿,相比目前已经公布的医改超出万亿的投资,是事半功倍的解决之道。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向常规用药和疾病种扩大拓展 基药目录或再调整 1 “完全不是单纯生产、销售的影响,对集团的影响是全方面的。”陈晨(化名)接受《第一财经日报》采访时表示,这一制度甚至影响了整个集团的战略走向和产业结构调整的节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