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10月26日,山东平原县陈营村,工人往红卡车上装冒牌纸。

装满冒牌卫生纸的红卡车进入北京界。

红卡车沿北京六环,走小路去往西红门镇新建村。

假纸进京路线图

  ■ 核心提示

  近期,有市民发现,北京一些批发市场销售的部分雪竹牌卫生纸上,能清晰看见纸浆缝隙中夹杂的草料;塑料外包装,一碰就破。

  这些卫生纸,卫生吗?

  雪竹卫生纸正规厂家道出这些“草料”卫生纸的秘密:山东省平原县,一个作坊里生产的假纸正源源不断流入北京。这些假纸被运到北京的疑似集散地,再潜入多个市场。

  山东的作坊里假纸产量有多大?它们是怎样潜入北京的?本报记者在山东北京两地一探究竟。

  ■ 现象

  北京多地频现冒牌卫生纸

  同品牌纸按真假分三档

  10月初,市民张朝玉(化名)举报称,在大兴区青云店镇集市购买的雪竹牌卫生纸,手感粗糙,纸质低劣,摊主直言不讳地问:是要真货,还是要假的?“卖假货如此明目张胆?”这让张朝玉震惊。

  10月下旬,记者来到该集市,集市中心及东侧,三家商户用面包车、农用三轮车等装载售卖各品牌卫生纸。

  假称批发卫生纸的记者遇到和张朝玉同样的情形,东侧一摊位约50岁的女摊主直接问,“买真的还是假的?”

  “高仿”纸假纸公然叫卖

  该摊主介绍,一般卫生纸有三个“档次”。第一种是真货,质量最好,以雪竹品牌为例,10卷装的一袋售价16元;第二种叫“高仿货”,15元一袋,其包装与真货几乎一样,但纸质较真货差;第三种即是“假货”,纸质最差,售价13元,隔着包装袋触摸,也能感觉到与真货的差别。

  摊主随手一指,旁边一袋没有任何商标的卫生纸,“这就是假的,贴上雪竹标签就是品牌纸。”

  或许感觉之前说得太多,摊主开始回旋,“整个市场就我卖真货,假货我是用来对比的,让人分辨真货质量好。”

  假品牌纸8年打不绝

  除该市场外,大兴区安定市场、通州区张家湾镇牛堡屯集贸市场,均发现“高仿”和假冒的品牌卫生纸。

  “8年前就发现假冒纸了,8年没打绝。”雪竹牌卫生纸打假办公室称,“假货的泛滥,严重影响了品牌的信誉。”

  经长期调查,打假办公室将北京市场上的假纸源头,锁定在山东省平原县。

  ■ 跟踪

  面包车掩护 “问题纸”货车逃脱

  山东运纸货车进京

  10月26日晚7点多,一辆从山东省平原县陈营村出发的京AJ99××红色卡车,车斗用尼龙布裹盖,满满当当的一车厢卷纸,倍显“饱满”。车里装满喜羊羊与灰太狼、京福、国色天香、雪竹等牌子的卫生纸。

  红卡车从陈营村离开后,本报多路记者全程跟随接应,当晚8点左右,红卡车经山东德州进入京沪高速,以每小时八九十公里的速度往北京方向行驶,晚10点,红卡车进入京沪高速的青县服务区,司机将车停好后,睡了近4小时。次日凌晨2点05分,红卡车继续北上。沿途在静海服务区加了一次油,排队等候近1小时。

  27日凌晨4点55分,卡车进入北京界。约15分钟后,红卡车在京津高速公路永乐店出口下,驶入南六环辅路。跟踪车始终距红卡车两三百米远。

  “选择走小路,可见卡车司机对路况很熟悉。”跟车司机卢岩说,卢岩在雪竹卫生纸打假办工作。他一边跟踪红卡车,一边将卡车的预行道路,告知接应的同事。

  根据卢岩此前的调查,卡车应停驻在大兴区西红门镇新建村,即假纸进京的集散地。

  货车司机被惊反跟踪

  “卡车到马驹桥了,正在等红灯。”卢岩拨通打假办负责人刘新的电话。此时,刘新正守在南六环南大红门桥附近。这距离新建村大约5公里。刘新已将红卡车的信息举报给了西红门镇工商所。5点10分,“工商所执法车已经就位。”

  七拐八拐,红卡车驶进西红门镇新建村,拐进一个车站附近的小胡同,熄了火。因为紧邻南六环,这个村里有大小近百家厂房。

  此时,一辆工商的执法车和一辆警车也停在村口,等待刘新的消息。西红门镇工商所一位高姓所长说,厂家打假办出于保密,并没将窝点确切地址告诉他们。

  红卡车停靠不到10分钟,跟踪车试图靠近,这时,卡车突然掉头开走,开始不断走走停停,而后在路边停靠。

  6点15分许,一辆红色面包车开来,靠近红卡车。司机下车后与红卡车的司机交头接耳。此时,刘新正和工商部门紧急商讨行动方案。

  面包车掩护运纸车逃脱

  红卡车突然启动,往村外开,红色面包车紧随其后。见状,卢岩继续开车跟随,并通知另外一辆轿车。

  村口停着工商部门的执法车和一辆警车,红色卡车路过时,突然车速加快。卢岩正准备踩油门追,红色面包车改变行车方向,挡住了卢岩的车。

  如此连续几次,卢岩多次加速,但始终未能超前,情急之下,卢岩想到去撞面包车,因此差点儿翻入路边的河沟。

  这几分钟,让卢岩有种像警匪片追击的感觉,“太惊险了。”

  让他遗憾的是,在红色面包车拖后掩护下,红卡车一直加速,甩开了跟踪车,不见踪影。

  卢岩叹气,“从山东一直跟到这,都没被发现。最后关头掉了链子,实在可惜。”

  北京工商查抄扑空

  刘新说,“因为红卡车上极可能装有假货,他们觉察到有险情后,才会想法子拼命逃跑。”

  出人意料的是,10月27日上午11时许,京AJ99××红色卡车再次出现在村子里。

  车斗上虽然还盖着尼龙布,但明显的不同是:露天车斗显得“瘪”了很多。

  大兴区西红门镇工商所的几名执法人员,前往该车所在的仓库突击检查。两百多平方米的仓库里,堆满了卷纸,有多种品牌。

  在工商部门调查中,此地经销商刘先生承认,那辆京AJ99××红色卡车是他弟弟的车,10月26日从山东德州进货。但车厢里,并没有刘新提到的假冒产品。

  随后,经销商刘先生将红色卡车车厢的尼龙布打开。车厢里仍放着数包卷纸,但并没有“雪竹”的牌子。

  刘先生称,一车厢的卷纸,早上送走了一部分货。

  西红门镇工商所高所长介绍,经过调查,没有发现假冒卷纸品牌的现象。

  但经本报记者在山东平原县陈营村暗访调查,京AJ99××红色卡车进京前,车上的大部分雪竹品牌的卫生纸,全部都是假冒的。

  (文中雪竹品牌纸打假办工作人员均为化名。)

  A10-A11版采写/本报记者 王瑞锋 张晗 李超 A10-A11版摄影/本报记者 大路

  ■ 暗访

  伪造品牌纸装上进京卡车

  民房无牌照 专造卫生纸

  10月26日下午5点,淅淅沥沥的小雨,让山东平原县恩城镇陈营村有些清寒。

  但农民于文章家,正忙得热火朝天。在村民眼里,于文章的儿子于富杰是“大老板”,开了一家造纸厂,经常有来往的汽车停在门前谈业务,客户不乏有来自北京、济南的大老板。

  造纸厂就设在于文章家中,坐北朝南的五间堂屋(山东方言,指坐北朝南的正房)里,专门制造不同牌子的卫生纸。

  在于文章的堂屋里,摆放着两台复卷机,每台复卷机上有三个五六米长的原纸卷。机器转动,三层纸合三为一,卷成直径9厘米粗的圆柱后,再切成15厘米长,形成一卷没有包装的半成品纸。

  复卷机旁还有两张七八米长的桌子。桌上堆放着不同的包装袋,几名工人用包装袋把半成品密封好后,凑齐10卷纸装入大塑料袋,再密封,便制造出一提卫生纸。

  在于家院子里,西边地上躺着七八个原纸卷,东边堆着两三米高的卫生纸成品,让整个院子显得拥挤不堪。

  这个工厂,并没有挂任何牌照,跟民房无异,但门前却热火朝天。

  厂家称从未委托生产

  记者探访时,于富杰刚接了一单大买卖。当时工人正在往卡车上装了一个小时的货,而卡车,正是26日晚进京的京AJ99××的红色大货。

  十多名头上蒙着围巾的中年妇女正从堂屋抬出大袋大袋的雪竹牌卫生纸,装到卡车上。院子积存和卡车上的卫生纸种类繁多,产地不一,有五六种牌子,有的产自恩城镇开发区,有的产自聊城,有的产自甘肃。

  年过六旬的于文章也亲自上阵,“人不够用的,我就搭把手帮个忙,干活的都是俺亲戚。”于文章望着一卡车卫生纸,笑着说,这都是在这(造纸厂)生产的。一共(装车)七八吨,明天早晨能到北京。

  但雪竹卫生纸正规厂家打假办负责人数次强调,雪竹牌卫生纸厂家产地在甘肃,没有委托任何单位或个人进行生产加工,山东平原县恩城镇陈营村产地为伪造。他们经过调查发现,“这个造纸厂每个月会往北京送货三四次。”

  纸厂有大量空白合格证

  尽管下着小雨,整个于家院子仍然密布着白色漂浮物,显得一片雾蒙蒙,粉末不断附着在工人的衣服和头发上。

  在车间对面的南房里,于富杰燃起一根香烟,与记者“谈业务”。茶几上,还放着一摞空白的合格证。

  于富杰介绍自己的“生意经”,他的工厂可以制造普通的卫生纸,也可以仿制市场上的品牌纸。

  “选品牌纸有竞争力,由于咱们造卫生纸的成本低,你用我的货,市场要涨价咱们可以不涨,市场降价咱们可以多降,销路保证好。”于富杰笑着试图说服“买主”。

  记者选择要某品牌卫生纸,“7600元一吨,只要先把预付款打过来,我马上就让工人开机加工,三四天内就能制造出成品。”于富杰说。

  随后,记者带回了该加工点制作的喜羊羊与灰太狼、京福、国色天香等几个牌子的卫生纸做样品,发现这些纸纸质粗糙,摸上去手感较差,纸浆缝隙中夹杂的草料清晰可辨。

  ■ 查抄

  小男孩“帮”工商查到制假证据

  “四五天产假纸七八吨”

  北京工商部门展开查抄行动,几乎同一时段,10月27日上午11点,近千里之外的山东平原县,当地工商局对陈营村卫生纸加工点上门检查。

  相比前一日的喧闹,这一天的工厂显得有些冷清,只有于文章和他的老伴在屋里聊天。当日,并没有开工迹象。原本拥挤凌乱的院子整齐干净,堂屋大桌上的包装袋已经不见,有明显打扫过的痕迹。

  “他不在家,坐火车去东北谈业务去了。”于文章说,早晨6点,于富杰离家北上。

  堂屋内仍然到处漂浮着白色粉末。复卷机上的原纸卷纸质极薄,不足一毫米,纸面上到处都是破损的痕迹,轻轻一搓就变成纸屑。纸面上还布满了粉尘,轻轻一吹,大量白末随即荡漾弥漫。“这些纸从高唐县一家造纸厂买的,一个原纸卷200块钱,飘着的白末就是纸上掉下来的。”于文章说。

  在院子西侧放置原纸卷的棚子内侧,盖着厚厚的塑料布,工作人员检查发现五六编织袋已印制好的卫生纸外包装,有雪竹、喜羊羊与灰太狼、京福、国色天香、绿林、诗柔、紫金花、贵人家、秋实等十余种牌子,包装袋上均写着“100%原浆纸”。“这些包装袋都是通过印刷厂印的。”于文章说。

  而在东侧,发现60多大袋京福牌卫生纸,堆到两三米高,被一层没有外包装的卫生纸包裹着。

  “作坊虽然不大,但日夜加工,产出量同样惊人,四五天就能产七八吨。”雪竹卫生纸打假办负责人说,经过他们的长期调查,假货不可能是原浆制造,是回收的废纸和部分草浆的混合物,成本7到8元左右,销售价却高达13到15元,真品售价16元一袋,成本却近15元。

  伪造合格证防伪标签

  于文章表示,儿子于富杰去了东北,儿媳妇回了娘家,没钥匙。对于冒牌制造卫生纸一事,于文章矢口否认,但他坦言,“所有的雪竹牌卫生纸,昨天都运到北京去了。”

  查抄眼看陷入僵局,但于文章家中一位四五岁的小男孩却带来了新的线索:他带执法人员和记者来到于富杰距造纸厂不远的居住地。

  执法人员进入于富杰家中。在院子的库房里,还发现了500多大袋缘洁牌卫生纸,生产厂家为山东聊城的一家加工厂。

  于富杰的妻子孙爱芹称,“我们是给他们厂代理加工的,不是偷着造。”但她无法提供该工厂的代理委托书。

  在于富杰的家中,一间盛放杂货的房间里,工商人员还发现了雪竹牌卫生纸和2000余张合格证和1000多张(每张90帖)防伪标签。在该品牌的包装袋上,写的出厂地址是甘肃省平凉市四十里铺开发区。

  面对这些合格证和防伪标签的来历和用途,孙爱芹和于文章均缄口不语。

  该甘肃厂家工作人员表示,雪竹厂家根本没有委托其生产加工,经鉴定,合格证、防伪标签等主副产品均为伪造。

  于文章出示的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显示,其经营范围是生活用纸来料加工销售,组成形式为家庭经营,并无公司生产经营资质。“该加工点冒用公司名称生产销售卫生纸,同时存在侵犯他人品牌的嫌疑。”平原县工商局执法负责人称。

  当日,执法人员对该加工窝点进行查封,并对未售出的成品卫生纸、防伪标签和合格证进行封存,做进一步调查处理。

  而在于富杰的卧室里,一大袋卫生纸刚刚打开——他们自用的卫生纸,不是自己生产的。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北京多地出现假冒卫生纸 造假纸厂月产量超40吨 1 近期,有市民发现,北京一些批发市场销售的部分雪竹牌卫生纸上,能清晰看见纸浆缝隙中夹杂的草料;塑料外包装,一碰就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