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医托深水区:家族行规森严收入堪比白领

  佛山昨重拳出击整治医托却“扑了个空”

  知情人士揭秘医托行业背后的生存链条

  文/记者李传智

  这原本是一场被众人期待且有望取得战果的专项整治行动,但结果却让人感到失落。昨日,佛山卫生、公安等部门制定严密计划,联合重拳出击,对长期盘踞在佛山妇幼保健院、中医院等医院外的医托进行大规模“围剿”清查,但最后却落了个无功而返,连个医托的影都没见着。

  这样的结果并没有让多年与医托打交道的执法人员感到意外。医托这块硬骨头,有关部门“啃了”多年,依旧感到“难啃”。那么,这个黑色行业背后究竟是如何运作?这帮总在医院外做“热心人”的医托,生存状态又是如何呢?在这次行动中,常年与医托打交道的知情人士向本报揭秘,揭开了医托的神秘面纱。

  揭秘医托

  行骗三部曲

  1 与人套近乎。为取得病人的信任,“医托”一般以患者或患者家属的身份,与病人套近乎。也可能假扮医院工作人员,谎称医院某某科今天停业,或今天没有专家坐诊等信息,蒙骗对方。

  2 诉说假经历。取得病人的信任后,“医托”接着以“亲身经历”谎称大医院不但贵而且治不好,某某医院某某教授是治这种病的专家,便宜且有疗效,将病人骗至目的地。也可能告知患者,其就诊的医院出现重大疫情,或死了人,千万别进去,一律到××门诊去看等各种情况。

  3 用高价药骗钱。在诊室,与“医托”联手的“医师”开出一些十分普通便宜的中草药,以高价卖给病人 。据佛山妇幼保健院客服中心反映,许多上当的患者到雇佣医托的门诊拿到的药竟是凉茶,喝了一点事没有,但做了昂贵的检查,花了不少冤枉钱。

  失落的行动:

  部门重拳出击医托却“放假”

  佛山妇幼保健院、佛山中医院门口的医托问题由来已久,多次被媒体曝光,多次被部门整治,但总是“春风吹又生”。26日,佛山市卫生部门告知各媒体,决定于次日上午9时“开展打击医托统一行动”。同一天,在佛山某论坛上,有网友发帖《佛山妇幼保健院门前医托为患——姜太公钓鱼哦》,公布了一组佛山妇幼保健院医托在行骗的照片,引起了网友们的关注。

  昨日,按照卫生部门此前制定的计划,他们将和公安、医院联合行动,抓获医托后追查其幕后雇佣的医疗机构,从而追查和打击源头进行整治。约9时15分,一组车队兵分两路向佛山妇幼保健院和佛山中医院出发了……但到了医院门口,记者和同车的工作人员却看到,医院外一切平静。一位在医院外做小生意的老板看到执法人员的车队经过时,竟开口说了句令人惊讶的话:“医托们昨天就说今天放假了。”

  部门的纠结:

  想抓抓不到 抓到又没证据

  “早上我们还发现门口有医托,还没等到你们来,他们就不见了。”妇幼保健院有关负责人说。有工作人员向记者表示,之前他们也遇到过类似的情况。为什么打击医托这么难呢?面对在场媒体的疑惑,一位长期与医托打交道的民警告诉记者,警方已多次接到报警,并在妇幼保健院等医院外抓到医托嫌疑人。但很多时候,这些医托被带回去后不久又只好放人,原因是没有事主愿意出来举证或找不到举报事主,导致警方办案缺少证据,无法对医托绳之于法。

  而卫生部门有关负责人则向记者分析,作为卫生部门,按照现行的法规,可以对利用医托行骗的医疗机构进行处罚,但对医托,卫生部门没有权利处置,须与公安部门联合行动才行。另一方面,他认为,狡猾多端的医托,钻了法律的空子,也反映出现行法规仍有进一步完善的空间,处罚力度应该更大一些。据卫生监督部门透露,近年来,该部门每年约收到10宗关于医托的举报,但目前暂无一家医疗机构因雇佣医托被举报而受到相应处理。

  医院的苦衷:

  和医托斗 还被患者误解

  “我们每月都接到大约10例患者因为听信医托上当的投诉,有时一天接到三四例。”佛山妇幼保健院的工作人员说,这几年,医院与医托进行过多次的“武斗”和“智斗”,“但我们不是执法部门,真拿他们没办法。”

  昨日,佛山市妇幼保健院还公布了最近几天医托出没该院的视频监控录像。记者在视频中看到,由于常年在该医院盘踞,医托们应对医院的管理也有了“自己的一套”。例如,医托行骗时,会安排一名人员用雨伞或身体去遮挡医院“小心医托”的告示牌;每次行骗时,医托们总站在医院门外一根水泥柱后面,使电子眼根本无法拍摄到对方的面目等等。

  “看到医托骗人,我们去拦阻,还被患者误解我们才是骗子。”妇幼保健院的保安人员也很无奈,为了保护患者不受骗,他们偶尔会与医托发生肢体冲突。

  医托的江湖:

  月入数千初入行还要见习

  “他们不是收到风才放假的,原因是他们没有‘老板’了。”昨日,一位多年与医托打交道的知情人士向记者揭秘说,他所指的“老板”就是雇佣医托的医疗机构。几天前,妇幼保健院的医托们告诉他,最近没有雇佣他们的医疗机构了,所以这几天放假休息。每年到年底,这帮医托就基本不干了,等过年后再寻找“老板”,继续“开张”。

  据该知情人士介绍,妇幼保健院的医托最多时有20多人,分为两组,每组约12人,轮流值班,他们大都是外地人,但很多人是一个大家族的,有一定的血缘关系。在医托中,内部行规很严,更像培训机构,有被称为“祖师爷”的,那就是领导角色,其次还有“老师”和“学员”。“在这行初入行的,都得培训一年才能上路。”

  在该人士看来,利益的诱惑是无业人员当医托的原因。据其了解,在妇幼保健院的医托,每月收入4000元左右,高的甚至6000元。“我每次看到医托们得手,都不愿带患者去那家医院,不忍心看到他们就这样被骗。”一位在妇幼保健院搭客的摩的司机说。

  部门表态

  整治将常态化

  尝试便衣暗访

  昨日行动“扑空”后,佛山市卫生局有关负责人表示,今后将考虑对医托的打击方式更多样化。

  除了集中式打击外,有关部门将会把小范围打击更常态化,例如通过便衣、暗访的形式进行,更有利掌握证据和打击医托。另外,他也呼吁,市民遇到医托时要及时举报,因为听信医托而上当受骗时,要收集好证据,以便有关部门展开调查。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揭秘“医托”江湖:家族行规森严 收入堪比白领 1 这原本是一场被众人期待且有望取得战果的专项整治行动,但结果却让人感到失落。昨日,佛山卫生、公安等部门制定严密计划,联合重拳出击,对长期盘踞在佛山妇幼保健院、中医院等医院外的医托进行大规模“围剿”清查,但最后却落了个无功而返,连个医托的影都没见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