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编者按:这个标题,也许会引来争论。但是,当大家对男科的印象更多是广告上大量的“某某男科医院”的时候,就会认同专家提出的观点——中国男科的确是较为落后。其实,不论是落后100年,或是10年,在10月28日“男性健康日”到来之际,我们希望这个话题能引起更多人对“男性健康”的关注。用男科医生的话来说,男科与妇科,应该是同等重要的地位。

  阅读提要

  观念:有位内分泌大夫讲几年前的一个故事,有个男病人说,我的性功能不好,能不能帮我看看,女医生当时就急了,你跟我耍流氓。

  医生:被骗患者人群中,80%的人首诊是去公立医院,没有得到满意的解决,才去别的医院。我国真正意义上的男科医生,还不到100人。

  治疗:1987年时,我国医生对ED(勃起功能障碍)的治疗很简单,比如让患者睡前喝点白酒帮助充血。

  受访专家

  郭应禄,健康时报顾问,中国工程院院士,泌尿外科专家。

  姜辉,中华医学会男科分会侯任主任委员、北医三院男科中心主任。

  张志超,北大医院男科中心副主任。

  俩亲兄弟,一个集千般宠爱于一身,享尽荣华富贵,而另一个却还在被承认中苦苦挣扎。

  这就是泌尿科与男科的关系。

  男科与妇科的关系,与男人与女人的关系也截然不对等。“在追求男女平等的今天,以强者自居的男人,在身体健康的受关注度上,却远远不如女人。”

  中华医学会男科分会候任主任委员、北医三院男科中心主任姜辉表示,妇科管女性生殖系统,已经有100年了,妇科医生几万人,而管男性生殖系统的男科却在泌尿外科里刚刚起跑。男科不仅是性,更年期(雄激素缺乏)、不育症、前列腺炎、性传播疾病等问题,男人都有,但能看男科疾病的医生有几个人?

  “与妇科相比,男科欠账了100年。”姜辉说。

  观念的欠账——

  男科病要不了命,还天生带着暧昧

  泌尿科的全称是“泌尿男生殖系统外科”,包括泌尿系统和男生殖系统两大内容,然而,在泌尿外科正在发展成为第三大外科科室时,男生殖系统的疾病的诊疗却刚刚起跑,甚至有被各种各样“男科医院”引向歧途的危险。

  究竟为什么偏科如此严重?几位专家,都给出了同一个答案:生殖系统的疾病,要不了命。

  男科疾病主要包括性功能障碍、前列腺疾病、性腺功能减退、青春期发育异常、不育等。这些病要不了命,还天生带着暧昧,让人难以启齿。

  北大男科中心副主任张志超讲了一个故事,“几年前,有位内分泌大夫跟我讲了一个故事,有个病人说,我的性功能不好,能不能帮我看看,女医生当时就急了说,你跟我耍流氓。”

  医生如此,患者呢?姜辉说:“到男科走一趟,他不好意思。他可能是高血压、糖尿病、心脏病造成的性功能障碍,也可能是环境因素、压力造成的精液少,都是看病,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消化系统、泌尿系统等出了问题大家都能坦然面对,为什么生殖系统有问题就不敢正大光明去治疗呢?”张志超说。

  姜辉和张志超都指出,男科疾病绝不是小病,它关系到男人整体的健康,包括身体和心理、夫妻关系、传宗接代,关系着家庭稳定和社会和谐。

  男科疾病的患者人数,张志超给记者算了一笔小账,“中国现在是9000万糖尿病患者,一半是男性,其中又有一半患ED,大约2000万。”这还只是糖尿病患者中需要看男科的人群,ED是冠心病的前兆,高血压患者30%~40%会并发ED……

  “这些都仅仅是男科患者的冰山一角,性功能障碍、性腺功能疾病、前列腺疾病、不育——男科患者群体庞大得让你根本无法计算。”张志超说,只不过就诊率还不高而已,“比如ED的就诊率,美国10%,而中国呢,我估计也就1%左右。”

  医生的欠账——

  中国真正的男科医生,不足百人

  “就算男科患者就诊率上来了,我们的医生也难以应付。因为中国真正意义上的男科医生,还不到100人。”张志超说。

  我国的男科医生,在张志超看来,有四类人在做,第一类是真正的男科医生,本身是优秀的泌尿外科医生,也立志于男科疾病的研究;第二类是票友,本身是泌尿外科医生,但90%的时间都在做泌尿外科,兼顾看看男科;第三类,在泌尿外科做不下去了,跑去干男科;第四类,江湖游医。

  张志超说,这四种人中,只有第一种是真正的男科医生,全国数量屈指可数。

  姜辉对男科医生的定义范围给得较大,但在他看来,真正的男科医生也超不过千人。他掐着指头数男科专职医生数量:北医男科中心6人,北医三院6人,北京协和医院2人,中日友好医院5人,中医科学院西苑医院男科3人,中医科学院广安门医院……

  我国曾有一个男科医生的统计数字,约有8000人,然而其中大多数都是泌尿科医生。从男科分会来看,包括现任主任委员、北京人民医院泌尿外科主任王晓峰在内的前几届主委都是著名的泌尿科医生,只能在男科的学科建设上做一些指导,但大部分精力还是用于沁尿外科。这一点,首任主委郭应禄院士承认,现任的王晓峰也承认。姜辉从1999年开始专职做性功能障碍、不孕不育等,他作为男科分会的候任主委,男科分会才算是真正交到了男科医生的手中。

  有调查统计发现,在男科患者治疗时被骗的人群中,张志超说:“我个人作过小调查,80%的人首诊是去公立医院,但要么是医生对疾病视而不见,要么是患者提出要求时医生不知所措,患者只好去别处治疗。”

  就算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真正开展男科诊疗的公立医院也是极少。“为什么外面乱,因为国家军不够。”姜辉指出。

  医科大学的学生,对男科也有偏见。“比如北大泌尿外科毕业的博士,分到男科,觉得在同学中很丢脸。”张志超说。

  “很多泌尿外科的医生不愿意到男科。医生晋级、评职称,开多少刀、管多少患者这些硬指标在男科都完不成。”姜辉说。

  “国外,男科虽然没有独立,但每种疾病都有专业团队,只等待患者觉醒了。而中国男科欠账最多的就是缺少专业的男科医生。”张志超说。

  学科的欠账——

  有些医院不让挂“男科”的号

  尽管国外发达国家的男科也没有成为独立学科,但他们的医生在男科疾病诊疗的专业性上是非常超前的,看ED的医生就专看ED,看不育的专看不育,条块分割得非常清晰,疾病的专业化、纵深感也很强。

  “男科协会16年了,在国外,男科可以独立成立诊所、性健康中心等。而我国没有这个科目,只能在泌尿科里面,有些医院甚至不让挂‘男科’。泌尿外科有手术,男科也一样,性功能障碍可以做手术,安假体;输精管不通引起的不育,可以做显微镜手术。”姜辉说。

  其实,早在1984年,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工程院院士、泌尿外科专家吴阶平就提出性医学概念,当时男科有微发展,但后来停滞了。1991年中国科学院院士郭应禄牵头成立了中华医学会男科分会,在中国第一个举起了男科发展的大旗,但男科真正的发展,还是从郭院士2005年带领有志于男科领域的几名优秀的泌尿外科医生创办了北大医院男科中心,开始专注于男科疾病的专业化道路。近年来,北大男科中心在郭应禄院士的带领下做的“创普健康男人工程”,就是在致力于中国男科医生的培养。

  中国医生在男科学科上的探索已经取得了很好的成果,郭应禄指出,从前沿来说,我们的男科医生与国际差距已不大,国际权威专业杂志上也有中国男科医生的研究论文。

  “中国男科的发展势在必行,只是时间早晚问题。”郭应禄说。目前,北大医院男科中心已经摸索出男科的诊疗体系,“我们门诊1/3是性功能障碍、1/3是前列腺疾病,还有1/3是不育。”并有了男科的手术体系,类别达到数十种,“我们的口号是泌尿外科不做的,我们做,并把它们发展成泌尿外科做不了的。当泌尿外科还在用窥镜做手术时,我们男科已经用显微镜做手术了,比如男性不育手术,用显微镜放大到25倍,40倍进行手术。”张志超说。

  同样,在北医三院男科门诊,记者看到了每天到男科看病的拥挤人群,看到了男科病人焦急等待大夫给加号的“急迫表情”,看到排了长长队伍等待做精液化验检查患者的“无奈”。“没办法,大夫太少了,前年我们男科日门诊量最高为180多人,去年达到260余人,今年10月已达到321人,还有很多患者因挂不上号被医托忽悠到了其他非正规的门诊,花了好多冤枉钱。”姜辉遗憾地说。

  二十年前泌尿外科跟现在男科很相似。上世纪80年代,我国泌尿外科大多依附普通外科,很多泌尿外科医生都由普外兼任。随后脑外科独立了,骨科独立了,泌尿外科也独立了。“我上研究生时,泌尿外科刚独立,19张床位,对于多年和胸科共用一个护理单元的大学医学院来说,已经很好了,我们科主任很激动。”张志超回忆起自己刚上大学时的情景,但仅仅20多年,泌尿外科已经成为了第三大外科,“从这里,我们能看到男科未来的发展。”张志超对此十分自信。

  “如果再量化一下男科的进步,我们男科已经从‘地下’到‘地上’了,但还只是在一楼的位置,离万丈高楼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姜辉笑着说。

  药物的欠账——

  20年前治ED,就让睡前喝点酒

  应该说,随着交流的加速,中国的药品与国外越来越同步,许多新药在国外上市之后不久,中国的患者就能买到。然而,中国的男科药物,还是存在欠账。

  性功能下降就是肾虚,这是不少觉得下半身“不行了”的人的潜在逻辑。湖北省中医院肾病内科主任、国家重点中医肾病专科主任王小琴教授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门诊中常碰到令她哭笑不得的病人:“一些本应去男科的病人,跑来看肾虚。”

  而在一些补肾壮阳的保健品中,大量违规使用西药成分。“比如前几年很火的某种壮阳保健品,吃下去很见效,但一查发现,里面存有的西药成分,等于让患者一天吃下4颗伟哥。”张志超说。

  “1987年时,我国医生对ED的治疗很简单,比如让患者睡前喝点白酒帮助充血。”姜辉说,伟哥的发明,对男科的确是一种里程碑式的发展,而其他男科药物仍不容乐观。“拜耳的艾力达在中国实在待不下去了,杨森公司治早泄的药物达帕西丁在欧美已经上市,中国却没有。”张志超还举了一个例子,某跨国企业曾有一种长效睾酮注射制剂,去年本来准备在中国进行三期临床,但经过调研之后,被无限期停止。

  张志超说,再如用于治疗男性性腺功能低下疾病的睾酮补充剂,虽然现在市面上新出现了一种透皮贴的睾酮补充剂,但与国外的患者相比,我们的患者可选择的药物实在太少。

  姜辉说,睾酮补充方面,国外已有舌下吞服的糊精,有在皮肤上擦的凝胶和乳膏,有口服的,有缓释注射药剂,还有微球囊注射埋植剂等。

  “国外六七十岁以后老人还很看重夫妻的性生活质量。国外性用品商店都很大,还有图片、视频、录像带等,而目前在我国不可能有这样的景象。”姜辉说。

  如今,中国的男科发展面临着巨大的发展空间,生殖系统疾病会越来越受到重视。

  “2%~5%的成年男性需要治疗早泄,22%的ED患者,50%的男人一生要得一次前列腺炎,10%~15%不孕不育患者中,一半是男性。这样算一下,男科的患者达到男人的30%,男科比心血管科强大。”张志超说。

  “男人身上没有的器官都在妇科看,女人身上没有的器官都属男科。但现在有妇联,没有男联;计生委过去也只管育龄妇女,没人管男人生育情况;所有医院都有妇科,却极少数医院有男科。女人生殖功能有问题能很坦然地去妇科就诊,而大多数男人生殖功能有问题了却不能泰然面对。所以,关注男性的健康,需要男人观念转变,这对家庭和社会都重要。”姜辉说。

  链接:

  全国开设独立男科门诊的三甲医院(部分)

  北京:北医男科中心、北医三院男科中心、北京协和医院男科门诊、中日友好医院男科,中医科学院西苑医院男科,中医科学院广安门医院男科门诊、北京直门医院男科门诊、北京朝阳医院男科

  上海:上海仁济医院男科研究所

  广州:中山医三院性医学和不孕不育科、广州南方医院男科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中国男科欠账100年 20年前治ED就让睡前喝点酒 1 这个标题,也许会引来争论。但是,当大家对男科的印象更多是广告上大量的“某某男科医院”的时候,就会认同专家提出的观点——中国男科的确是较为落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