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想到老伴,周贤英老人悲痛不已。 逝者家属供图

  61岁的周贤英至今无法接受这个事实,老伴缪世鼎离去已让她的生活陷入混乱之中。

  67岁的缪世鼎,原江苏华东有色地质矿产勘查开发院总工程师、副院长,退休后以老专家身份返聘至原单位下属公司。但在非洲出差20天后回到南京,他出现了发热症状,在第七天就因恶性疟疾发作抢救无效死亡。

  缪世鼎成为了近年来南京因为疟疾死亡的唯一病例,他的家属认为,老缪就诊的两家医院存有不同程度的过错,已经向法院提起了诉讼,这也成了因为疟疾引发的江苏首例诉讼案例。

  A

  家属如是说

  折腾好几天没确诊,老伴走得冤

  10月25日凌晨四点,周贤英又从睡梦中惊醒,再也合不上眼。整整一个晚上,噩梦不断,老伴缪世鼎在梦中是那么清晰。

  “他太冤枉了。谁能想到,就是一个发烧,竟能把老缪推上了死路。”尽管已经过去了5个多月时间,但周贤英没有一天能睡得安稳。5个月前的场景,犹如电影般,每天在她脑中反复播放。

  5月9日晚,老伴缪世鼎从非洲出差回到了南京,一家人都很高兴,好好吃了一顿团圆饭。67岁的缪世鼎早已退休,因此前担任江苏华东有色地质矿产勘查开发院的总工程师、副院长,退休后的他仍然被单位视为“宝贝”,刚退休就被单位下属公司返聘回去,继续当专家,提供技术支持和指导。此次去非洲,也是返聘的公司安排,去非洲莫桑比克勘察一个项目。

  次日,缪世鼎遵照单位安排,在家休息了一天。

  5月11日开始发烧

  (城南甲医院就诊)

  早上醒来,缪世鼎突然感觉身体不舒服,发烧,嗓子也痛。缪世鼎并没有太当回事,他坚持到了单位,向领导汇报工作。上午10点多钟,感觉症状加重的缪世鼎在单位领导催促下,独自一人去城南甲医院就诊。

  “从医院回来后,老缪告诉我,医院查过了,没啥问题,就是小感冒。”周贤英说,当时听到缪世鼎的说法,她有点不放心,就追问老缪有没有做过疟原虫的检查。周贤英说,她知道非洲那边疟疾比较普遍,到那边的人,都对疟疾很警惕,防止感染,因此,她也很在意。

  “医生查过了,没有疟原虫,你就放心吧。”缪世鼎笑着安慰老伴。在得知医生的确已经查过疟原虫一项,结果显示阴性后,周贤英放下心来,便按照医嘱叮嘱缪世鼎服用了感冒药。

  5月12日又发高烧

  考虑到身体出现感冒症状,单位批准缪世鼎在家休息几天。“年纪大了,不服老不行啊。”被单位准假后,缪世鼎没有继续去上班,5月12日当天,他在家休息,照顾花草,逗逗小孙子,按时服药。但是,奇怪的是,吃药一点效果都没有,相反,身体越发难受。当天夜里,身体再次出现高烧,烧过了38℃。

  5月13日依然发烧 (城中乙医院就诊)

  “非洲那边疟疾很猖狂,我觉得,还是不能掉以轻心,最好再去医院看看。”5月13日早上,周贤英发现缪世鼎身体仍然发烧,且出现上吐下泻症状,便催促他再去医院查一下。考虑到此前已经去过城南甲医院,缪世鼎决定去城中乙医院,“换一家医院再查下看看吧。”

  “去的时候,缪世鼎跟医生强调,自己是从非洲回来的,提醒医生好好检查。”周贤英说,当时的医生为老伴做了检查,并抽血化验,但最终认为,从检查结果看比较正常,认定为感冒症状。当天,医生开了头孢等消炎药,嘱咐缪世鼎回家按时服用。

  5月14日未见好转 (城中乙医院就诊)

  一晚过去未见好转,第二天一早,缪世鼎再次来到城中乙医院看急诊,再次强调自己刚从非洲回来。记者查看当天的病历记录,上面标注有“援非20天”的字样。医生检查后,安排缪世鼎挂水治疗,用的是头孢等消炎药。

  5月15日仍感异常 (城中乙医院就诊)

  当天上午8点多钟,感觉身体异常的缪世鼎再次来到城中乙医院,要求办理住院手续,全面检查。“但是,当时值班的医生只给他挂了水,还是消炎的,并称当天是周末没有医生,没有办理住院手续。”周贤英说,在这种情况下,挂完水后,他们回了家。

  当天晚上,缪世鼎突然感觉浑身发冷,家里人都不知道怎么办,给他盖上了两床被子。但是,病情丝毫不见好转。至晚上9点多钟,缪世鼎病情再次恶化,神志不清,浑身起紫斑,呈血丝状。

  “我们都吓坏了,赶紧拨打了120急救电话。”缪世鼎的儿子缪力抱起父亲,冲下了楼。缪力清楚地记得,当时父亲已经轻度昏迷,但浑身不住地颤抖,还迷迷糊糊地喊着“疼”。缪力情急之下将自己的手伸进父亲嘴中,让他咬着止疼。

  5月16日终于确诊 (城南甲医院施救)

  “患者6天前从非洲回国,5天前出现发热,体温37.8℃……随后出现腹泻……呕吐……在城中乙医院就诊,予头孢西丁静滴……入院前1小时左右被家人发现神志异常……”在城南甲医院5月16日凌晨2点55分做的入院记录中,医生详细描述了当时缪世鼎入院的状况,并初步诊断这一症状可能源于病毒感染、脑出血、急性胃肠炎或者疟疾。

  “在家属要求下,医院再次做了血液检查,至凌晨1点多钟,终于查出来,老缪患的是疟疾。”周贤英说,当天抢救时,医生对病症逐一排查,直至查出了疟原虫,诊治方案才开始按照这一方向重新调整。

  在城南甲医院出具的《死亡记录》记载,经过血涂片查找到疟原虫后,确诊为恶性疟疾。在这种情况下,邀请了南京市第二医院的专家会诊,“予抗疟治疗”。但是,在这一抢救后,缪世鼎的病情仍继续恶化。

  5月17日夺走生命

  当天上午11点多钟,缪世鼎最终被恶性疟疾夺走了生命。

  家属打官司

  南京两家医院被告上了法庭

  白下区法院已受理

  “老缪死得太冤枉了。要不是医生误诊,延误了病情,他怎么会这么早就走了呢?”每天早上醒来,周贤英都忍不住将手伸向旁边,她多么希望能摸到缪世鼎的手。可是,她是眼看着老伴的骨灰被装进骨灰盒的,这一奢望终究是幻觉。

  但她不甘心。如今的周贤英,开始每天记日记,每天在日记里对着老缪说话。家里发生了什么事,当天做了哪些事,她不忘掉每个细节,就像老缪还在家里,坐在对面听她诉说。

  “你太冤枉了,我今天委托了律师,把医院告上了法庭,我一定要给你讨个说法。”在日记里,周贤英写下了这样一段话。

  6月份,周贤英找到了江苏诺法律师事务所耿延律师,委托其代理这一官司。在诉状中,周贤英将城中乙医院和城南甲医院全部列为被告,状告他们连带赔偿丧葬费2.5万元,并承担本案鉴定及相关诉讼费用。至于死亡赔偿金、精神抚慰金,待鉴定结果出来后另行主张。

  据悉,该案是近年来江苏首例因为疟疾致死引发的诉讼。目前,此案已由南京市白下区人民法院受理。

  疟疾被淡忘?

  当医生快十年了

  没见过这种病人

  记者探访发现,很多医生不清楚疟疾病症

  “我当医生快十年了,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病人。”昨天,记者走访数家医院门诊,向门诊医生咨询疟疾时,很多医生都对这个病症感觉陌生,“好像就是‘打摆子’(即体温忽高忽低)吧。别的症状,就不是很清楚了。”当问及遇到此类出现发烧症状的病人时,大多数医生都会异口同声:“多半就是感冒。”

  记者从城中乙医院了解到,在缪世鼎因为疟疾死亡后,医院也已经获悉了这一信息,该医院一位医生表示,目前院方已经要求门诊和急诊对于发烧症状的病人严加观察,“除了判别是否是感冒外,还需要尽可能排查是否是疟疾。尤其是,对于刚从非洲等国外回来的患者,更须仔细检查。”该医生告诉记者,除了口头的要求,医院也已经对相关窗口部门增配了必要的仪器。

  城南甲医院一位医生也对这一病例的出现表示了关注,“因为疟疾死亡非常罕见,我在医院工作了五六年了,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位医生说,作为门诊医生,在很多情况下,都是按照最可能的病症去诊断,“很少会想到,发烧会跟疟疾有关,因为这个病太罕见了。”

  从非洲回到国内

  一般应申报体检

  对于出国时间比较短的,没有明确规定

  “按照江苏的规定,一般在境外居住六个月的,就要进行申报并检查身体。”江苏省检验检疫局卫生监督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一般去过非洲的人,回国后都应该进行申报检测。

  “但是,对于时间比较短的,没有明确规定。此外,申报也没有强制性,所以,更多的还是依靠大家的自觉。”

  只要能及时发现

  治愈率会非常高

  专家:疟原虫一旦扩散,致死率也很高

  “疟疾是一种常见的普通传染病,不是什么大病,更不是疑难杂症。”江苏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传染病专家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只要前期发现及时,按照卫生部疟疾诊治的规范进行,治愈率非常高。

  但是,该专家也表示,如果延误治疗甚至误诊,一旦造成疟原虫大面积扩散,该种传染病的致死率非常高。据介绍,疟疾的最初病症就是“打摆子”,有过类似经历和症状的人,须高度重视,及时到医院检查。采用常规的仪器,当场就可以检测出来,“就一台显微镜,抽血涂片后,疟原虫就能现形。”快报记者 田雪亭 实习生 马洋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老人非洲归来感染疟疾去世 辗转两家医院未确诊 1 67岁的缪世鼎,原江苏华东有色地质矿产勘查开发院总工程师、副院长,退休后以老专家身份返聘至原单位下属公司。但在非洲出差20天后回到南京,他出现了发热症状,在第七天就因恶性疟疾发作抢救无效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