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钉入骨头的3根钢针怎么断了? 取断针做了2次手术“钻骨头的声音太吓人”

  取断针做了2次手术

  “钻骨头的声音太吓人”

  “我儿子左脚根骨骨折,在郑州仁济显微外科医院治疗。4根打入骨头内的钢针,却断到骨头里3根。取断头钢针时,我儿子痛苦得几乎发疯。”

  昨日上午,来自尉氏县的周老汉,向本报来电。

  “因为钢针质量问题,造成俺儿子多做了两次手术,受了很多罪。医院把那套断了的钢针和架子,以7350元卖给了我们,另外还多交了5000多元手术费,医院根本不说赔付和道歉的事。”老周说。

  一次骨折,动了3次手术

  昨日上午,我赶到凤凰路上的郑州仁济显微外科医院住院部三楼。

  31岁的周军岭躺在床上,满脸痛苦,一侧站着他的父亲周老汉。周军岭的右脚肿得老高,还裹着纱布。

  周军岭说,他是尉氏县人,今年31岁,在长葛市一工厂打工。7月10日,在修理一台旧机器时,一钢板突然掉下,把他右脚两个脚趾当场砸掉,左脚后跟骨头碎裂,被送到了这家医院治疗。

  “为了固定脚后跟的跟骨,让脚正常生长,需要把我双脚都固定起来。医院使用一个钢架,带着4根钢针,钉到我双腿小腿骨上。”

  手术前医生说,固定后脚跟能快速生长,4到5周就可以把钉入骨头内的钢针小心拧出来。去了钢架,人就可以出院了。

  但是,医生说得非常好的固定钢架和4根钉入腿骨的钢针,竟然有3根断到骨头里了。

  因为断的时间不同,第一次断了一根,大夫钻开腿骨,取出钢针头。第二次又断入两根,再次钻骨取针,让周军岭非常痛苦。

  周军岭身边,放着4根长约50厘米,直径不到1厘米的钢架,是固定双腿不让动的。

  钢架下端,放着4根像黄豆一样粗细的钢针。钢针一头连着钢架,另一头是钉入腿骨中的,其中3根已经断开。

  周军岭说:“这几个断头当时断到我腿骨里,医院又做了两次钻骨手术,才把这些断头取出来。钻着我骨头的声音,听着太吓人了。”说着,周军岭双手就想去抱头。

  周老汉说起儿子两次不该做的钻骨取针头手术,一脸痛苦。“第一个针头断后,大夫钻骨去取,我儿子当时就受不了。第二次再钻时,我儿子都疯了,不停打自己的脸。他好像患了精神病,半夜常常突然惊醒,大声喊着‘钢针钻眼、钢针钻眼’。”

  医院说“觉得钢针有问题,可以去鉴定”

  随后,我来到该院会议室,华主任与岳副院长接待了我。华主任坚称,这套钢架不但有合格证,而且是经国家招标而购买的器械。他拿出一个合格证,我想拍照时,却被岳副院长制止。这个小小合格证上,没有具体的生产厂家。只标有:“组合式固定器 京药监械生产许20000299号,国食药监械(准)字200909090302 日期:090803”字样。岳副院长称, 这套固定器是北京生产的。

  病人家属怀疑,“大夫向记者出示的这个合格证,并不一定是他们用的那套器械的,所以才不让记者拍照”。

  岳副院长称,理论上钢针需要较大的力才能折断,在周军岭身上发生的折断应该是使用方面出了问题。华主任说,他们也是第一次遇到钢针断入骨头内。“我们觉得病人是在使用过程中,造成钢针折断的。我们也不希望发生这种事情,正与病人协商解决此问题。如果病人觉得钢架质量有问题,可以拿去做鉴定”。(晚报首席记者 徐富盈 文/图)

  相关案例

  2005年的10月24日,小郭因为右手的腕关节脱位,到大连某医院进行治疗。7天后,医生进行了切开复位手术,并用两枚手术钢针进行固定。术后第二天,医生拍片检查,克氏针完好。

  11月9日,小郭出院。他的右手腕由石膏固定,医生嘱咐他术后4周拔针。11月28日,医生检查发现克氏针已经不连续,两天后,医院为小郭进行了拔针,但断针没有从手骨中取出。

  今年4月18日,饱受钢针之“苦”的小郭将医院告到了沙河口区人民法院,要求医院赔偿其医疗费、误工费、伤残补助等约5万元。

  医院认为,医生对小郭的诊断和治疗没有差错和过失。

  沙河口区人民法院审理后认定,小郭现在提供的证据并不能证实医院在治疗过程中存在过错,故不同意承担民事责任。但在诉讼过程中,医院同意给小郭一次性的经济帮助款8000元,法院给予了认可。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男子1次骨折被动了3次手术 4根入骨钢针断了3根 1 “我儿子左脚根骨骨折,在郑州仁济显微外科医院治疗。4根打入骨头内的钢针,却断到骨头里3根。取断头钢针时,我儿子痛苦得几乎发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