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13日上午8点半,39岁的陈某到大岚寺小区附近的一家诊所打了两剂吊瓶,不料到下午1点左右就死亡了。陈某的丈夫称,陈某在注射期间就感到难受,而且开药的人不是诊所的医生,而是医生的妻子吴某,吴某并没有医师证。陈某死亡后,他的丈夫召集了上百名亲属讨要说法。目前,警方已介入调查。

  开药的“医生”没有医师证

    13日下午起,不少市民将大岚寺小区附近的一家诊所围了起来。原来一名女子在该诊所就医后死亡,死者的丈夫召集了上百名家属来讨要说法。

    死者就住在大岚寺小区。据死者的丈夫王某介绍,13日早上,妻子感觉扁桃体疼得厉害,就独自到这家诊所就医。上午10点半左右,王某却接到了陈某的电话,陈某称自己很难受,让他去接。王某赶到诊所后,陈某说自己“头很疼,已经打了两小时的吊瓶”。王某发现诊所内唯一的医生夏某不在,坐诊的是夏某的妻子吴某,“吴医生说没啥大碍,喝点粥好好休息就会恢复”。

    王某把陈某带回家后,陈某却越来越难受。下午1点许,王某带着陈某再次来到诊所。“夏某这时已经回来了,由他来检查。检查过程中,他接了个电话,还有说有笑地打了4分钟。”就在短短几分钟后,陈某死亡。

    令王某倍感愤怒的是,夏某不在诊所内的原因是出去钓鱼了:“医生不在家,就应该关门歇业或者在门口挂牌子提示一下,吴某原来只是一个化验员,连医师证都没有。”

    该诊所唯一的护士李某称,吴某为陈某开了两剂吊瓶,分别是黄芪注射液和盐酸罂粟碱注射液,用于治疗心脑血管疾病。李某承认,吴某并没有医师证。

  死者丈夫上百亲属讨说法

    陈某的突然死亡让王某不能接受。王某和夏某、吴某就发生了争执。王某称,夏某当时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态度。王某于是找来了上百名亲属前来讨要说法。王某说,他并不想把事情闹大,只想让夏某一家给个说法。

    接到报警后,古寨派出所的民警来到诊所调查取证。警方要求王某把陈某的尸体做尸检,但王某一家认为他们对尸检不了解,不应该随意破坏现场。上百名亲属挤在小诊所里等待处理结果。

    陈某的大女儿还在读高中,母亲的突然去世对她打击很大,她不愿说话,只在门口默默烧纸。“小女儿才6岁,她昨晚看到妈妈尸体后就说‘妈妈睡觉了,咱们回去吧’。”一位亲属说。

    和死者陈某关系很好的亲戚贺女士说:“他们当晚就通知了双方父母,但只告诉他们病重。”14日中午,王某的父母、岳父母从黑龙江乘飞机赶到了威海,当4位老人在诊所得知真相后,数次昏厥过去。

  死因至今不明警方介入调查

    记者咨询了两名医生,他们介绍说,给病人使用黄芪注射液和盐酸罂粟碱注射液不需要做过敏原测试,也很少遇到医疗事故问题。

    记者在诊所里看到,给陈某注射的两种注射液均在保质期内,但护士李某并不知道陈某的用量有多大,当时李某在楼下给孩子看病,楼上只有吴某一人给陈某打吊瓶。

    王某说:“我老婆吊瓶都没有打完。她死后,我想要剩余的药液做检查,医生却把吊瓶打开,把药液倒掉了,很值得怀疑。”护士李某对此解释说,所有的吊瓶都要在打开后,将空瓶回收处理。

    14日,高区公安分局的民警说:“这属于医疗事故还是属于药物过敏,得通过尸检得出结果。”警方也给死者亲属留下尸检报告单,让他们找相关单位进行尸检。但死者的父母和公婆并不同意尸检。

    16日下午,王某表示:“警方会在17日给我们最新的调查结果,我们也希望找到合适的解决方法。”(记者 侯书楠)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女子在诊所输液后死亡 开药者系医生妻子 1 13日上午8点半,39岁的陈某到大岚寺小区附近的一家诊所打了两剂吊瓶,不料到下午1点左右就死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