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出诊

  他们是一群普通人,一群穿梭在大街小巷救人于危难中的人,一群和时间赛跑的人。在急救车嘶鸣的警笛背后,他们有着许多鲜为人知的酸甜苦辣。10月12日记者跟随甘肃省紧急医疗救援中心120急救中心站的救护车和获得全省“急救状元”称号的高道明大夫进行采访,感触颇多。

  送患者去哪家医院 急救医生说了不算

  山字石路一位86岁的老人因受脑溢血后遗症影响,近两天来感觉腰痛,且伴有头晕症状,家人想送他去医院做检查。当天上午10时9分,接到120调度中心的出车指令后,车子很快行驶至山字石路,确认没有其他伤后,两名大夫首先为老人进行了血压、血糖测量,在确认老人血压、血糖都正常的情况下,小心地把老人抬上救护车。

  山字石路距离兰大二院最近,但老人的家属说最好去兰大一院,他们已经联系了病床。“好在这个患者不是急症,如果是急症,抢救时间就白白浪费在路上了。”值班医生高道明说。

  按照急救流程,接诊患者后,一般由医生现场判断患者病情如何,哪家医院能够治疗,然后根据调度中心关于各家医院急诊室使用情况的信息反馈,选择就近就医。但最终去哪家医院还是要听病人家属的意见。“许多家属对医生的建议并不理解。有的医院急诊室明明满床了,病人非要去,这让我们很为难。有时耽误一分钟就是一条人命。”高道明有点无奈。“在选择医院上,"120"处于被动的位置。去哪家医院,由家属指定,我们说了不算;到了医院,医院收还是不收,我们说了也不算。”

  其他车不让道 急救车干着急

  山字石路86岁的这位老人,初步诊断为心悸原因待查。在送往医院的路上,却遭遇了被抢道的尴尬。司机拓万龙从患者家中出来后直接从南滨河路行驶至读者大道,再顺渭源路至兰大一院,本想这样的行程可以节省时间。但当车从山字石驶向南滨河路时,由西向东行驶的车流源源不断,毫无为急救车让道的意思,即使拉开急救警报也无济于事。在行驶途中,在马路上调头、插队的车辆仍随处可见,没有车辆给急救车让道。记者查看时发现:从急救中心出来后到山字石路,因南滨河路堵车,到达患者家用时10分钟,经过10分钟的现场处置,10时51分到达医院时,已用时达31分钟,而到达兰大一院将患者送到21层病房又用了6分钟时间。

  “马路上行驶的大部分车主都没有让道意识,都是各行各道,谁也不让。”司机拓万龙说。记者了解到,《交通安全法》规定,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急救车不受行驶路线、行驶方向、行驶速度和信号灯的限制,其他车辆和行人应当让行。但是,许多司机都对急救车的让道请求不理不睬。

  120急救车司机拓万龙师傅还说,前几天他在下西园路口还遭遇了被打的“礼”遇,当时堵车,他们要求对方让道,可对方不但不让道,径直走到救护车前拉开车门就打人。

  跑空趟是常事 后半夜忙得很

  在生命面前,钱应该是无足轻重的。但是,对于120急救,收费常常成为一件困难的事。

  “跑空车是常事,每天都会遇到几次。”据介绍,急救车跑空原因大多是到了之后,患者病情减轻,觉得没有必要去医院,还有的因堵车去晚了,患者已经打车走了。这些情况下,急救车就不再收费。另外,遇上三无人员、醉酒的,还有一些无人照料的老人,一般也无处收费。还有一些情况下,即便急救车将病人安全及时送往医院治疗,换来的也是呵斥和耍赖。“有的是对我们不满意,觉得出诊慢或者其他原因,但大多数是耍赖,觉得不交也不能把他怎么着。”高道明对于这类问题也是很头痛。

  高道明说,后半夜是急救的又一波高峰。这个时候,要么是很急很重的突发病病人,要么是年轻人喝酒出了事。“每次遇到这样的情况时,我们到达现场后,都要进行初步的检查,如果发现酗酒者生命体征稳定,就马上给他们挂吊针解酒。”戴元春大夫说,“醉酒的情况有轻有重,有些人酒精中毒,需要去医院做血液透析。而我们遇到的一些路人发现醉酒者后向120打电话,在我们赶到现场进行处置时,往往会遭遇醉酒者的辱骂和拳头,我的好几个同事都被打伤过。”

  一般情况下,每天21时至第二天凌晨2时间,醉酒斗殴者相对较多。”高道明苦笑道,而到了凌晨4时至早晨这段时间,大多的发病者都是心脏病、中风等心脑血管疾病。急救中心都是24小时值班制,有时一个晚上一个班要出诊十多次,饭没的吃,厕所都来不及上。

  记者了解到,目前省紧急医疗救援中心下设省医院、省二医院、军区总院、西固区医院和急救中心站5个直属站,17家网络医院分站。但就现在城区居住人口的实际情况来看,急救站点的配置尚未达到标准,分布尚不够科学合理。急救中心相关人员还告诉记者,今年底,中心将在西固区再设一个急救站点。(记者 滕效宏 实习生 赵文洁 文/图)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记者体验120急救:不怕跑空趟就怕病人耍赖 1 他们是一群普通人,一群穿梭在大街小巷救人于危难中的人,一群和时间赛跑的人。在急救车嘶鸣的警笛背后,他们有着许多鲜为人知的酸甜苦辣。10月12日记者跟随甘肃省紧急医疗救援中心120急救中心站的救护车和获得全省“急救状元”称号的高道明大夫进行采访,感触颇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