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好不容易生下三胞胎却都被确诊为脑瘫

  怀上一对双胞胎后身体状况却急剧变差

  多仔丸之患

  “一个都不能少”

  昨天上午,浙大医学院附属妇产科医院(下称浙医妇院)。吴明远走进新生儿监护病房,放下包,换上工作服,第一件事就是逐个去看看躺在保温箱里的宝宝们。

  吴明远是浙医妇院新生儿科主任,新生儿科的一块重要内容是新生儿监护病房。躺在医院新生儿监护病房里的宝宝,80%是早产儿;而在这些早产儿中,又有25%是多胞胎早产,情况随时会有变化。

  “最近几年,病房里多胞胎早产儿数量越来越多,这很大程度上跟辅助生殖技术的日益成熟和普及有关。辅助生殖技术,对不孕不育家庭来说是件大好事,可有时也是一把双刃剑。”吴主任常常在见到医院生殖内分泌科主任朱依敏时调侃她。

  一项在浙医妇院做的调查显示,源于辅助生殖技术的多胎妊娠占据多胞胎总数的50%以上,而三胞胎的出生,更是有80%以上是依靠辅助生殖技术。

  在大多数人看来,能生多胞胎是件幸运的事情,可为什么在医生的眼里却成了件不乐观的事情?

  案例

  “一个都不能少”

  27岁,是生育的绝佳年龄,对于温州的蔡小姐来说,则是她人生悲喜交加的一个节点。

  当年,蔡小姐与丈夫已结婚5年,在当地人看来,女人到了她这个年纪还没生孩子,是件十分奇怪的事情。不过,这一切并不是旁人以为的避孕所致,而是因为她的排卵功能不是很好,很难自然受孕。

  万般无奈之下,蔡小姐找到浙医妇院的朱依敏主任。根据她的自身情况,朱主任给她用了些促排卵的药物,不久后她竟然怀上了三胞胎,这对这个盼望孩子已久的家庭来说,无疑是件天大的喜事。

  “为了保证孕妇与自身胎儿的健康与安全,我当时就建议她减胎。可她一直坚持说自己的身体条件很好,而且家庭条件很富裕,要养育三个孩子绰绰有余。有些人想生二胎却苦于没资格,自己一下子怀上三个,那是梦寐以求的事。所以坚持‘一个都不能少’。”朱主任无奈地说。

  虽然在家人和医护人员的精心照顾下,但在怀孕30周时,蔡小姐的三个宝宝还是提前来到了世上。因为早产两个多月,三个孩子的体重很轻,都只有两斤多一点;而且肺部发育不好,脑部缺氧。在保温箱里监护了一个多月后出院,医生表示可能会存在比较严重的后遗症。

  果然,在出生三个多月的检查时,医生说三个宝宝的反应能力都不是很好。那时,蔡小姐一家到处求医问药,已经在这三个孩子身上花了50多万。

  一年后,朱主任接到蔡小姐的电话,说已确定三个孩子都是脑瘫,她很后悔当初没能听进朱主任的劝告,但为时已晚。

  切除子宫的代价

  说到生多胞胎给母体带来的伤害,浙医妇院产科的医护人员们感触最深,他们也常常跟吴明远主任一样“埋怨”和“指责”朱依敏主任。

  本身就从医的姗姗(化名)也是朱主任曾接诊的一位不孕患者,当年她28岁,因为患多囊卵巢综合征,一直没能怀上孩子。朱主任适当给她用了些促排卵的药物,让她怀上了一对双胞胎。但姗姗的身体很快就出现一些使用促排卵药物后的副反应,因为卵巢受到过度刺激,孕妇的身体出现各种不适,光前期治疗就花了两三万。

  好不容易一家人小心翼翼挨到了后期,姗姗的血压却急剧上升,让心脏的负担大大加重,甚至严重到心衰。考虑到孕妇与胎儿的安全,医生不得不在她怀孕34周时帮她剖腹产,可进了产房后,姗姗又是危险状况频出。最后关头,医生们不得不做出艰难的决定:为了保住大人和孩子的命,必须切除产妇的子宫。

  分析

  近半多胞胎容易早产

  通过“多仔丸”之类的促排卵药物来生多胞胎,其实对母亲和孩子都没什么好处。“当然对实在是没有办法自然生育的家庭除外。”浙江省优生优育协会秘书长周爱玲说,“一个母体吸收的养分有限,当她供给一个孩子时没什么问题,但多个孩子分享这些养分时,每个孩子所能得到的就会明显减少,势必会影响他们正常的生长发育。”

  同时,对于母体来说,腹中的胎儿增加以后,他们的代谢产物也会跟着成倍增加,这就大大加重了母体的负担,严重时会造成母体各脏器功能的损害。

  而关于生多胞胎给母体和孩子带来比单胞胎高倍的风险,浙医妇院院长、中华医学会生殖医学学会副主任委员黄荷凤教授有更直观的研究。

  黄教授说,多胞胎孩子脑瘫的几率远高于单胞胎的孩子,蔡小姐的遭遇就是个非常典型的例子。而有研究表明,双胞胎孩子患脑瘫的几率大概是正常孩子的6倍,三胞胎的几率则会更高。并且在他们出生以后,健康水平也远远不如正常的孩子,很可能一出生就患有高血压、糖尿病等胎源性的成人性疾病。

  另外,多胞胎母亲在怀孕期间发生高血压等妊娠期综合征的几率是单胞胎的5倍,几乎一半的人会发生早产。另外产后大出血、胎膜早破等高危妊娠的概率也相当高,一般是胎儿数量越多,这类风险越高。

  自行服用多仔丸风险不可预测

  “促排卵药物在辅助生殖技术中运用已经越来越多,尤其是大家都比较了解的‘多仔丸’,因为价格便宜,已成为促排卵的一线药物。”杭州市中医院中妇科姜萍副主任医师说,光她个人,每个月就要给五六人使用“多仔丸”进行促排卵。

  “多仔丸之类的促排卵药物属于处方药,使用时要非常小心,在正规的医疗机构里面,当病人使用后,医生每隔几天都要进行B超监测,以防用药过度造成一些副反应,或者没有及时跟上辅助药物而影响受孕率。”姜医生说。

  辅助生殖技术在全国都排在前列的浙医妇院,促排卵药物的使用量更大。

  据朱依敏主任介绍,在2010年,浙医妇院生殖内分泌科的总门诊量是16万人次,有3400多人做试管婴儿,近3000人做了人工受精,使用促排卵药物的患者更是不计其数。

  从正规医院由产科医生开出的多仔丸,其使用情况毕竟是有专业医生监控的。但即使是在医护人员如此严密的监测和照顾下,促排卵后生多胞胎还是会有很多风险。而少数健康人群,纯粹为了生多胞胎而私下吃多仔丸,那后果就更加不堪设想。

  杭州市红十字会医院生殖医学科的万凌屹医生,曾经碰到过一位28岁的江西女人,在怀孕2个多月时,因为激素水平不稳定,持续两周腰酸、小腹痛和出血,结果一查肚子里有4个孩子。出于母亲和孩子的生命安全,万医生帮她联系了浙医妇院,将胎儿减到两个。

  “要是自然受孕怀四胞胎概率极低,我也是反复跟孕妇聊了好几次,她才说自己私底下吃了多仔丸,没料到后果这么严重。”万医生说。  □实习生 赵倩琳 通讯员 孙美燕 徐尤佳 张颖颖 本报记者 何丽娜

  处方药多仔丸为何网上能轻易买到?

  生命不能过度“制造”,监管空白谁来填补

  多仔丸之类的促排卵药物,给不孕夫妻带来希望的同时,却让少数拥有正常生育能力的人心生歪念,幻想通过服用多仔丸生育多个孩子。

  多仔丸等处方药在正规的医疗机构被严格控制,有正常生育能力的人根本无法获得。但屡屡有人私自服用多仔丸,说明其他一些不正规渠道仍可获得多仔丸等处方药。

  昨天,记者在某购物网站输入多仔丸字样进行搜索,结果跳出17件相关内容。

  网上能否销售多仔丸?为何没有医生的处方,处方药却能轻而易举买到?

  处方药多仔丸网上也能买到

  多仔丸的学名叫克罗米芬,属于处方药。昨天,记者在某购物网上输入“多仔丸”字样搜索,结果跳出17件相关宝贝。销量最好的最近成交14件,是一家澳门的网店,几位购买的网友在评价中都表示期待快点有效果。

  记者根据网店上所留的电话号码和QQ号联系上该卖家“彬妈”。彬妈一口浓厚的广东话,听声音年纪不大。当记者说要购买“克罗米芬”(多仔丸)时,她询问了记者大致的情况,建议先服用另一种叫天喜丸的药调理身体,然后再服用“多仔丸”,价格是138元/30粒。

  “多仔丸是处方药,都需要医生处方的,你怎么能弄到那么多药?网上卖处方药,会不会有相关部门来监管?”随即记者想进一步询问彬妈,但她都以涉及个人隐私、不方便为由拒绝回答。

  “多仔丸一类的促排卵药物,都是处方药,没有达到一定指征的人,我们绝不会用药。有正常生育能力的人想问我们开这种药生多胞胎,想都不要想。”提到目前部分网络上可以买到多仔丸,浙医妇院生殖内分泌科主任朱依敏严肃地表示。

  记者从药监局获悉,截至去年7月,有27家企业获得国家药监局批准可以通过网站售药,但仅限非处方药;所有处方药,必须在医生指导下使用。

  “笼统地说,促排卵药物是给患有不孕症的人吃的。但从实际情况来看,并不是所有不孕症患者都需要吃促排卵药物,有60%—70%的人可以通过性生活的调整、情绪的调节,以及器质性问题的解决后怀孕,也就是说需要服用促排卵药物的人只占到了不孕症患者的30%—40%。”朱主任说。

  她把这些允许使用促排卵药物的人归为了三类:一是排卵有障碍的人,二是不明原因的不孕症患者,第三则是做试管婴儿的人。

  卫生部:

  开展辅助生殖技术时,宫腔内成活胎不能超过两个

  “我们帮有适应指征的患者用促排卵的药物,目的有两个:一是控制排卵时间,方便取卵;二是一次多取几个卵,可以减少取卵次数,卵巢穿刺次数减少,患者的损伤也能降低,同时也能降低患者所要支付的费用。”朱主任说,使用促排卵药物的目的,从来不是为了要帮不孕症患者一下子多生几个孩子。

  浙江省优生优育协会秘书长周爱玲介绍说,卫生部有规定,医疗机构在开展辅助生殖技术前,都要与患者签订一个协议,一次只能植入2个胚胎,如果宫腔内有超过3个成活的胚胎,就一定要在超声引导下减胎。

  对此,朱主任也是十分为难,虽然有规定,但临床上真正执行起来难度相当大。

  “我们总不能把产妇‘绑架’上手术台,一定要帮她减胎吧。”朱主任曾接诊过一位萧山的患者,促排卵后成功怀上三胞胎,但建议她减胎时,产妇死活不肯。结果在怀孕6个月时产妇破水,三个孩子都没保住。

  不过,朱主任他们一直在努力劝说产妇。近三年时间来,通过多次劝导,在浙医妇院,怀双胞胎后减胎的有16例,怀三胞胎后减胎的则有100多例。  □实习生 赵倩琳 通讯员 孙美燕 徐尤佳 张颖颖 本报记者 何丽娜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女子服用“多仔丸”早产生下三胞胎皆患脑瘫 1 昨天上午,浙大医学院附属妇产科医院(下称浙医妇院)。吴明远走进新生儿监护病房,放下包,换上工作服,第一件事就是逐个去看看躺在保温箱里的宝宝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