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等待炼制生物柴油的地沟油。

熟悉地沟油潜规则的圈内很多人自己榨油吃。

  本该猪和车吃的地沟油却让人吃掉了,记者详探地沟油回流餐桌之路

  □核心提示

    在事关千家万户的“地沟油”技术检测难题短时间内难以破解,“地沟油”利益链也未能从机制上被彻底打断的当下,能否找到另一种避险选择?自2006年起就被政府提倡、企业实践的“生物柴油”新能源能否担此大任?

  A 地沟油从“猪吃”到“人吃”

    “不是俺不愿意说,你不知道这些天多吓人,工商、卫生、药监、质监等部门都在查,连明彻夜,连公安都出动了……”

    9月21日,在开封市区一个偏僻的小院里,记者通过多种渠道辗转采访到了已在地沟油行当里摸爬滚打了十数年的油贩子黄卫东(化名)。

    现年46岁的黄是开封通许人,很早就离开了农村老家。炸过油条菜角、蒸过馒头包子、卖过服装、倒腾过水果。

    黄卫东称地沟油为“毛油”,他贩卖地沟油始于2000年。

    黄卫东没有正规注册的公司,但却是山东、河北、湖南、江苏四个省十数个大小油脂、饲料公司的长期供货商,他把持着荥阳、新密、开封、洛阳、周口、驻马店等六个城市近20个大小地沟油炼制小作坊。

    黄卫东说,地沟油生意在20年前就有,他亲历了地沟油从“猪吃”到“人吃”的更迭过程,从原始的“捞”地沟油到“买”泔水油,从粗过滤到深加工,再到坐收渔利的整个过程。他是“中介”,处于地沟油利益链条的中端。

    黄认为,国内地沟油市场在生产和销售环节缺乏监管,地下生产量呈几何级数增长。1998年地沟油刚兴起时,整个河南境内不存在炼制,只是简单的“捞”“拉”并举。“捞”是直接到宾馆饭店附近的下水道里掏取,“拉”则是从饭店宾馆的后厨拉潲水。“那时候人家都让拉,很高兴,只是要求把店里的垃圾顺便带走,后来,店内又要求把后厨的卫生打扫打扫。再后来,一些宾馆饭店不再让拉,利益纷争是从那时开始的……”

  B “料油”都卖给了饭店

    黄卫东的妻子说:他们刚干两三年,这个行当便有很多人进入。后来者会带点洗衣粉、洗洁精等送给饭店,他们也只好随行就市。再后来,宾馆饭店开始要钱。“给钱发生在2005年以后,先是一个月300元,后来500元,800元,现在是1000元。几乎一年一涨价。还有一年涨三次的”。

    随着他们固定包揽了开封市内几家宾馆饭店的“生意”后,利润逐年看涨。10年内,他在通许老家盖了一栋三层小楼,在开封市区买了商品房,家里现在有两辆轿车。

    无论是“捞”地沟油还是“拉”潲水油,每天午夜12点开始到天亮才收工。“怕隔夜的潲水放臭,就得连夜熬煮,上面的油撇出来留着,里面的剩菜剩饭卖给养猪户。那时候很辛苦”。自己干不了开始雇人,四五年后,黄卫东网罗了一大批个体户,不再亲自“捞”油,而是“收”,再转手倒卖。

    黄说,小作坊炼制地沟油都是简单的物理分离,通过反复“熬”和“蒸煮”等粗加工,将上面漂浮的油撇出来装入大桶。小作坊过滤一吨地沟油的成本是300元,他收上来的价钱是800元,经炼制后卖出去起初是一吨1600元,现在是5500元。“个人掏一桶油能挣七八十元,一个人通常一天能掏四桶,每月可赚1万多元”。

    黄卫东说,地沟油在加工前叫“毛油”,成品叫“红油”,销售时叫“料油”。黄卫东的“红油”流向有两处:一是油脂公司,二是饲料加工厂。他表示自己只贩卖“红油”不加工“料油”。“‘料油’会比‘红油’多赚点,但那坏良心”。

    据他所知:“料油”比“红油”多出两道除臭和脱色的程序,应该是往食用油方向走的,他所知道的别的油贩子的“料油”都卖给了饭店、学校和工地食堂、夜市排档甚至高档饭店。

视频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