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促排卵药物的使用和辅助生殖技术的日益普及,使中国迎来一个前所未有的多胞胎生育高峰,这固然迎合了国人“多子多福”的传统风俗,不少人认为,一次生下多个孩子是一件非常“省事”的办法。还有很多年轻夫妇,特别是农村夫妇,希望通过一次性生育多个子女来规避计划生育政策。但由此引发的母子健康风险,以及人口质量的隐性下降不容忽视。

  42.3% 受访妇女想生双胞胎

    南京医科大学妇产科教授、博士生导师刘嘉茵曾对江苏省5家医院的45312个分娩案例进行分析发现,双胞胎分娩人数占到总分娩人数的1.5%,这个数字远高于自然分娩的几率。广州也有医院表示,近年来双胞胎的出生率明显增加。

    刘嘉茵教授前几年在南京市多家医院开展了一项联合调查。在1000多个被调查者的问卷中,有42.3%的妇女希望生双胞胎。

    而2010年的一项研究统计表明:2002年至2007年,我国的辅助生殖技术多胎妊娠率为30.1%,显著高于自然妊娠。

  双胞胎分娩对母婴均有风险

    “双胞胎比单胞胎更具有风险性,这种危险对于妈妈和孩子来说都存在。”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妇产科医院院长黄荷凤教授介绍 ,双胞胎以及多胞胎的母亲在怀孕期间发生高血压等妊娠期综合征的几率是单胎的约5倍,早产发生率占到了50%,产后大出血、胎膜早破、胎盘早剥等高危妊娠的概率也极高,而且这些指标随着胎儿数量的增多而成倍数级上升。

    研究表明,双胞胎的脑瘫率大概比正常婴儿增加5倍,低体重和早产几率增加了10倍,如果是三胎,则患病率可高达16%到20%。更可怕的是,多胎儿妊娠的新生儿即便存活,不仅健康水平大大低于单胞胎新生儿,而且可能带有高血压、糖尿病等胎源性的成人性疾病,甚至造成遗传信息改变。

  “多仔丸”不开处方竟能买到

    法国著名辅助生殖专家巴比尼克将“多仔丸”的泛滥称为“世界性流行病”。现在,这种“病”蔓延到了我国。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妇产科医院调查显示:源于促排卵和辅助生殖技术的多胎妊娠占据多胞胎总数的50%以上,三胎以上占三胎以上分娩总数的80%以上。

    “多仔丸”学名枸橼酸氯米芬,是一种帮助不孕妇女多排卵子从而提高受孕几率的药物。作为处方药,它必须在医生指导下严格按专业流程使用。但记者调查发现,目前某些医院医生开此类处方过于轻易,而在网上甚至有许多途径不需要处方即可购买到“多仔丸”。事实上,因为缺乏必要的医学知识,很多育龄夫妇或许还没意识到,滥用“多仔丸”对母亲自身可能造成的巨大危害,甚至不知道“多仔丸”仅是针对不孕不育女性生产的药物。 据新华社

  “多仔丸”导演悲喜剧,无知服药祸害两代人

  诞下四胞胎,一夭折仨病危

    8月21日,浙江永嘉人金顺利的妻子在温州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剖腹早产生下四胞胎,不久二女儿不幸夭折。因为家庭无力承担每天上万的医药费用,剩下的3个婴儿随时有生命危险。

    “出生时最重的婴儿才一千克,最轻的只有730克,属于超低体重。”主治医师郑仰明介绍说,胎儿发育明显不足,体质非常弱。医院检查发现,这些小生命各个器官,尤其是肺部发育不完全,呼吸困难。

    短短一个月时间,金顺利夫妇已花了15万元。金顺利至今仍然认为,仅仅是因为自己在妻子怀孕期间没能照顾好她,从而导致了孩子早产。事实上,带给他无尽的担心和烦恼的罪魁祸首,是一种不该服用的药丸——“多仔丸”。

    金顺利夫妇结婚后一直没有孩子,去医院检查后他们被告知,妻子李爱弟患有多囊卵巢综合征。随后,一家民营医院为他们开具了一种“多仔丸”。

    “当时医生告诉我这种药可以促进排卵帮助怀孕,也没说有什么风险,我着急生孩子,也没多考虑就买来吃了。”服药四个多月后,李爱弟惊喜地发现自己怀了四胞胎。当时,她拒绝了当地大医院减胎的建议。这位一心想要个男孩的农妇当时曾表示,“虽然今后压力大,但是总好过没有孩子”。可如今,她唯一的愿望是孩子能够存活下来,健全、健康。(半岛网-半岛都市报)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夫妻着急求子乱服“多仔丸” 产四胞胎1死3病危 1 促排卵药物的使用和辅助生殖技术的日益普及,使中国迎来一个前所未有的多胞胎生育高峰,这固然迎合了国人“多子多福”的传统风俗,不少人认为,一次生下多个孩子是一件非常“省事”的办法。还有很多年轻夫妇,特别是农村夫妇,希望通过一次性生育多个子女来规避计划生育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