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新华网杭州10月9日专电(记者张乐、杨晓飞)促排卵药物的滥用和辅助生殖技术的日益普及,使中国迎来一个前所未有的多胞胎生育高峰,这固然迎合了国人“多子多福”的传统风俗,但由此引发的母子健康风险,以及人口质量的隐性下降不容忽视。

  赢了数量输了质量

  南京医科大学妇产科教授、博士生导师刘嘉茵曾对江苏省5家医院的45312个分娩案例进行分析发现,双胎分娩人数占到总分娩人数的1.5%,这个数字远高于自然分娩的几率。广州也有医院表示,近年来双胞胎的出生率明显增加。

  “双胞胎比单胞胎更具有风险性,这种危险对于妈妈和孩子来说都存在。”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妇产科医院院长、中华医学会生殖医学学会副主任委员黄荷凤教授介绍,双胞胎以及多胞胎的母亲在怀孕期间发生高血压等妊娠期综合征的几率是单胎的约5倍,早产发生率占到了50%,产后大出血、胎膜早破、胎盘早剥等高危妊娠的概率也极高,而且这些指标随着胎儿数量的增多而成倍数级上升。

  “最直接的表现为,多胞胎孩子脑瘫的几率远高于单胎的孩子,即便没有其他严重疾病,其精细活动的能力也远逊于单胎的孩子。”浙大妇产科医院生殖内分泌科主任朱依敏说。研究表明,双胎的脑瘫率大概比正常婴儿增加5倍,低体重和早产几率增加了10倍,如果是三胎,则患病率可高达16%到20%。更可怕的是,多胎儿妊娠的新生儿即便存活,不仅健康水平大大低于单胎新生儿,而且可能带有高血压、糖尿病等胎源性的成人性疾病,甚至造成遗传信息改变。

  “世界性流行病”蔓延我国

  促排卵药物的发明和辅助生殖技术正在帮助越来越多的不孕不育人群实现为人父母梦想。但不少有生育能力的育龄妇女,也加入到了通过使用促排卵药物生育多胞胎的行列中来。不少人认为,一次生下多个孩子是一件非常“省事”的办法。还有很多年轻夫妇,特别是农村夫妇,希望通过一次性生育多个子女来规避计划生育政策。

  “多仔丸”学名克罗米芬,是一种帮助不孕妇女多排卵子,从而提高受孕几率的药物。作为处方药,它必须在医生指导下严格按专业流程使用。但记者调查发现,目前某些医院医生开此类处方过于轻易,而在网上甚至有许多途径不需要处方即可购买到“多仔丸”。

  法国著名辅助生殖专家巴比尼克将“多仔丸”的泛滥称为“世界性流行病”。现在,这种“病”蔓延到了我国。刘嘉茵教授前几年在南京市多家医院开展了一项联合调查。在1000多个被调查者的问卷中,有42.3%的妇女希望生双胎。

  事实上,因为缺乏必要的医学知识普及,很多育龄夫妇或许还没意识到,滥用“多仔丸”对母体自身可能造成的巨大危害,甚至不知道“多仔丸”仅是针对不孕不育女性生产的药物。

  “促排卵药物的不恰当应用、甚至滥用,在事实上促进了医源性多胎的发生。”黄荷凤教授教授说。据介绍,一些医院为了提高辅助生殖技术的成功率,在人工授精时人为放宽了植入胚胎的比例,导致多胞胎率高发。

  2010年,由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妇产科医院、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院和南方医科大学生殖医学中心共同公布的一项研究统计表明:2002年至2007年,我国的辅助生殖技术多胎妊娠率为30.1%,显著高于自然妊娠。

  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妇产科医院调查显示:源于促排卵和辅助生殖技术的多胎妊娠占据多胞胎总数的50%以上,三胎以上占三胎以上分娩总数的80%以上。

  控制医源性多胎任重道远

  中国药学会继续教育与科普部主任周颖玉表示,辅助生殖是一个庞大、复杂的体系,在正规医院治疗和用药的精确度要求非常高。因此,公众如果需要接受辅助生殖治疗,一定要选择正规的医院和专业医师,不可随便在一些非正规的治疗机构接受治疗,更不可滥用“多仔丸”一类的药物。

  除了规范市场上的促排卵药物,规范辅助生殖技术也刻不容缓。一些国家为控制医源性双胎,明确规定在实施辅助生殖技术期间,不孕患者一次只能移植一个胚胎。

  卫生部规定,医疗机构在开展辅助生殖技术时,对35岁以下的妇女一次最多只能放入2个胚胎。如果宫腔内有超过3个胚胎成活,就一定要在超声引导下减胎。

  但实际上,这一政策要推行仍有难度。朱依敏介绍,她曾接待过一位孕妇,送来时肚子里的六胞胎已经死了两个。“对存活的四个胚胎我们建议减灭3个,保留一个,但她说什么都不答应。”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人工多胞胎调查:赢了“数量” 却输了“质量” 1 促排卵药物的滥用和辅助生殖技术的日益普及,使中国迎来一个前所未有的多胞胎生育高峰,这固然迎合了国人“多子多福”的传统风俗,但由此引发的母子健康风险,以及人口质量的隐性下降不容忽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