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调查动机

    如果说“看病难”如同横亘在百姓面前的多道山梁隘口,那么第一道“关口”就是挂号。近年来,卫生行政主管部门相继推行的预约挂号、实名看病等缓解“看病难”的措施,受到患者及家属的欢迎。这些措施能否解决“看病难”中的“第一难”——挂号难?《法制日报》记者对此进行了调查。

    “到今年12月底,所有三级医院普通门诊号源要开放预约,不低于85%的专家门诊号源要开放预约。到明年6月底,原则上所有专家门诊号源全部开放预约。”这是近日卫生部一位副部长在全国预约诊疗服务工作电视电话会议上说的话。

    但是,《法制日报》记者通过对北京市一些知名医院的调查发现,开放预约专家门诊号源,并不能根本打破“一号难求”的困局。近两三个月,记者辗转北京几家医院,多次体验到电话、网上预约挂号带来的方便,但同时也见证了挂号难。凡是知名医院,除了个别冷门科室的普通号外,所有号都不好挂,挂知名专家号就更难。

  患者“晒”挂号“苦难历程”

    9月22日6时许,一名辽宁锦州来的妇女从北京一家知名医院挂号大厅出来时,一脸高兴。她是一周前通过电话预约的,今天来医院取到了号。“老年综合科,300元,下午第1号。外地也能打电话预约,你也试试。”她边说边劝身旁的一位先生。

    在这家医院的挂号大厅,记者也听到了与这名妇女不一样的挂号经历:“昨天早晨7点多我就来了,保安登记给了一个号,今天早上5点半过来才挂上的”、“第一次是电话预约的,大约20天后才看病。这次再约,估计得3个月以后才能看了”……

    一大早从怀柔赶到医院的一位女士说,有的医生考虑到病人复诊,会视出诊当天的情况给一些老病人加号,但“加不加没准儿,而且加号要等到最后看”。

    这位女士告诉记者,她第一次来看病时,不明情况,早晨快7点到医院的,结果什么号都没了。今年中秋节前,她排了两天都没挂上号,后来花500元买了个普通门诊的号。

    “第一天凌晨用6个矿泉水瓶占号、4人轮班看了一天一夜,其间还不断躲在侧面给矿泉水瓶拍照留作证据,和号贩子、保安各打一架,第二天一早终于挂上了号。”来自内蒙古自治区的小袁讲着她在今年7月的挂号经历。

    不过,小袁也有“走麦城”的经历:“凌晨两点时,我前面就四五个人排队,但等到早晨6点保安点名时,‘哗’一下出现一大群人,一点名全有应答。点完名,我成了第31号,结果就只挂上了一个普通门诊号。”小袁问保安:“点名时为何不看身份证号?”保安答:“这是该你管的事吗?”

    “今天也是这样,保安一来,又塞进一堆人。一名从黑龙江来的女患者,排了3天还没排上。”小袁说。

    记者了解到,一直以来,北京知名医院里的西医专家号很“火”,但现在中医专家号也越来越“火”了。

    一名来自吉林的患者对记者说:“去年,早晨三四点来排队挂中医号,肯定能挂上,但现在不行了。这次预约的是两个月后的号。”

  彻夜排队一小时叫一次号

    晚上7时40分,医院的特需门诊已结束,保安手握门锁等候在一楼大厅门前。然而,此时的挂号大厅内外,另一幕已经开始上演。

    进入挂号大厅前,从大厅侧面的窗口望进去,首先触目的是沿各挂号窗口排下来的一行行黑色躺椅,每个躺椅上坐着一个疲惫的人。

    进入大厅,门口右手边,一名身穿白大褂的人坐在桌前登记出租椅子。“白大褂”身前的桌上放着厚厚一叠收据:出租椅子10元一夜,押金200元。“两百一,明早退两百。”他朗声说道。

    一名年轻的保安正坐在挂号大厅的一头登记。几份由塑料垫板夹着的登记单上写着患者姓名、身份证号、代挂人身份证号等信息。单子上的条格很细密,有的单子已登满了一两页。

    看着座无虚席的“躺椅阵”,有人问:“排到哪儿才能挂上专家号?”保安答:“排到哪儿都白费。明天按登记号的先后点名排队。”

    这名保安接着说:“夜里一小时叫一次号,一次不答应就划掉。”

    “这是为了防号贩子。”这名保安又补上一句。

    一名男子对妻子说:“那我们不是白租房子了?花了140元呢!”旁边一名男子提醒说:“你俩可以换班睡。”保安说:“不行,一个人只能登记一个号。”

    “到底要提前多长时间来排队?”有患者问。

    “假如你挂今天的号,前一天、再前一天的下午5点多就得来。”保安叮嘱说。

    记者环绕挂号大厅一周发现,排队并不仅仅在大厅内,部分窗口还在外边登记叫号,一些人租了椅子坐在两个楼口之间。一位女士说,她是早晨来的,下午两点保安第一次登记叫号,“晚上10点半是第三次叫号”。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探访北京知名医院挂号难 开放预约后仍一号难求 1 如果说“看病难”如同横亘在百姓面前的多道山梁隘口,那么第一道“关口”就是挂号。近年来,卫生行政主管部门相继推行的预约挂号、实名看病等缓解“看病难”的措施,受到患者及家属的欢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