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新华网杭州10月9日专电(记者张乐、杨晓飞)得知妻子诞下四胞胎的消息,多年想要一个孩子的金顺利喜出望外。可喜悦是如此短暂,一个多月时间,15万元的各界捐资已耗用殆尽,可孩子们能否存活,至今仍是未知数。

  命运多舛四胞胎

  8月21日,金顺利的妻子李爱弟在温州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早产生下四个婴儿。可最近一个多月,这名刚当上父亲的男子却一直紧皱着眉头。

  “出生时最重的婴儿才一千克,最轻的只有730克,属于超低体重。”主治医师郑仰明介绍说,胎儿发育明显不足,体质非常弱。医院检查发现,这些小生命各个器官、尤其是肺部发育不完全,呼吸困难。

  “孩子出生得太早了,才在娘胎里呆了六个多月,身体太弱。”金顺利喃喃自语。因为呼吸衰竭,老三诞下后不久就夭折了,其他三名婴儿也不得不借助呼吸机。老大是唯一的儿子,情况稍好一点,但老三和老四的病情却一直反复,至今仍未渡过难关。

  每天超过5000元的医疗护理费用和未来的大笔医疗开支,让这对来自温州永嘉贫困山区、收入低微的夫妇愁上加愁。金顺利平时以开货车为生,月工资1000多元,在乡村超市工作的李爱弟一个月也只有拿到900元工资。要留住三个宝宝的生命,治疗的钱从哪里来?这取代了初为人父母的喜悦,成为困扰这对夫妇最大的难题。

  短短一个月时间,金顺利夫妇已花了15万元,其中绝大多数来自社会各界好心人的捐助。可这些钱很快就被用得差不多了。“从孩子目前的状况,至少还要在医院呆5周,剩下的钱肯定远远不够。”说到这里,金顺利的眼神黯淡。

  导演悲剧“多仔丸”

  文化程度不高的金顺利至今仍然认为,仅仅是因为自己在妻子怀孕期间没能照顾好她,从而导致了孩子早产。事实上,曾给这对夫妇带来过短暂喜悦、并将在未来相当长时间内带给他无尽的担心和烦恼的罪魁祸首,是一种不该服用的药丸。

  金顺利夫妇结婚后一直没有孩子,去医院检查后他们被告知,妻子李爱弟患有多囊卵巢综合征。这种病的特征是:卵泡多而不成熟,会抑制女性排卵,导致不孕不育。万分着急的金顺利夫妇四处寻医问药,一直寻到了东莞。一家民营医院为他们开具了一种药物,它的学名叫克罗米芬,俗称“多仔丸”。

  “当时医生告诉我这种药可以促进排卵帮助怀孕,也没说有什么风险,我着急生孩子,也没多考虑就买来吃了。”李爱弟说。四胞胎带给身体的沉重负担,再加上对夭折和正在救治中的孩子健康的担忧,让这位初为人母的女性显得形容憔悴、疲惫不堪。

  这种具有“神奇效果”的药物的确让她圆了一个做母亲的梦。服药四个多月后,李爱弟惊喜地发现自己怀孕了。但去医院检查后吓了一跳:B超显示,她一胎怀上了四个孩子。而四胞胎的自然受孕几率是89的4次方分之一,即6274万分之一。

  当时,她拒绝了当地大医院减胎的建议。这位一心想要个男孩的农妇当时曾表示,“虽然今后压力大,但是总好过没有孩子”。可如今,她唯一的愿望是孩子能够存活下来,健全、健康。而这一点在现在看来,仍是未知数。

  无知服药祸害两代

  对孩子的向往和对医学知识的无知,使经济本不宽裕的金顺利家庭从此背负上了沉重的精神和经济负担。“我更担心的是今后”,李爱弟的主治医生、温州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的郑仰明医生担心孩子接下来可能面临的难关,“他们是早产儿,日后出现脑瘫的几率比较高。”

  事实上,因为无知乱服促排卵药物所导致的此类事例已不鲜见。

  今年3月,山东青岛一位产妇在使用催卵针之后,怀上了四胞胎。虽然这四胞胎得以成功分娩,但老二和老四却分别因为发育不全,患有先天性心脏病和肺发育不全合并肺炎。出生仅半个月,这个家庭就花了7万多元治疗费。北京的蔡女士,为了多生孩子服用了“多仔丸”,但怀上的双胞胎宝宝却在早产后不久夭折。山东菏泽李先生夫妇,因听信他人服用“多仔丸”可以生双胞胎而服药,最后,通过剖宫产降生的四胞胎全部出现严重器官发育不全,最终全部夭折。

  “当下,一些地方的育龄妇女为了能够生育双胞胎甚至多胞胎,频繁服用"多仔丸",造成了许多不良后果。”生殖专家、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妇产科医院院长黄荷凤说,服用“多仔丸”可以改变育龄妇女的排卵状况,从而怀上双胞胎或多胞胎,但同时,早产、死胎的风险也会随着多胞胎的上升而增大。

  “子宫的承受能力有限,多胞胎生产的风险远高于单胞胎。”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妇产科医院生殖内分泌科主任朱依敏说,滥服促排卵药物,祸害的是母子两代人。虽然现在医疗技术水平有了很大的提高,但多胞胎导致的高负荷随带来的母体疾患,仍是导致孕产妇死亡的重要原因之一。同时,虽然早产的多胞胎成活率比以前有了很大的提高,但脑损伤、协调能力不强、精细动作能力缺乏却一直是多胞胎日后成长的最大障碍。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多仔丸”导演的悲喜剧 无知服药祸害两代人 1 得知妻子诞下四胞胎的消息,多年想要一个孩子的金顺利喜出望外。可喜悦是如此短暂,一个多月时间,15万元的各界捐资已耗用殆尽,可孩子们能否存活,至今仍是未知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