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视频排行


首播

重播

手术中的江振华(右一)。施琳玲 摄

  浑身插满管子,呼吸机维持着一息尚存的生命,陷入深度昏迷的他用紧迫的时间等待合适的肝源……昨天早晨,南通大学附属医院重症监护病房内,一位特殊的病人备受牵挂。他就是南通大学附属医院急诊外科主任医师江振华。在坚持做完最后两台手术后,9月25日凌晨,他很快就肝昏迷,至今也没有醒来。

  “手术才进行一半,我要对病人负责到底”帮病人手术时获悉自己肝衰竭,他坚持留了下来

  9月24日上午9时30分许,南通大学附属医院手术室内,在麻醉机的机械声和监护仪刺耳的嘀嗒声中,一台外科手术正在进行,主刀医生正是江振华。此时,医院检验中心传来紧急报告,“快让江医生下手术台吧!他现在门冬氨酸转氨酶是1579u/L(正常8-45u/L),丙氨酸转氨酶是1547u/L(正常8-54u/L)……”听到这个消息,老江的手术助手、护士都愣住了。门冬氨酸转氨酶和丙氨酸转氨酶是肝衰竭非常重要的两项指标,两个数值都超过1500,已经是非常危险了。

  老江的助手赶紧把这个惊人的消息告诉了他,“江医生,你快去住院吧!你的检查结果太吓人了……”此时的江振华正在做一台骨科手术,照理说他是可以离开,让他的助手继续手术的。“不要,手术才进行一半,我要对病人负责到底,手术继续!”把做了一半的手术交给助手,江振华放心不下,他坚持留下了。

  “江医生脸色发灰,喘一口气才能说一句话”

  虚弱中完成两台手术,他放下手术刀就撑不住了

  “当时江医生已经脸色发灰,要喘上一口气才能说上一句话,手术开始不久就额头大量渗汗,我们给他端来凳子,让他坐下手术,”门急诊手术室护士长曹新平昨天回忆说,“在第一台手术结束后,极度虚弱的他,爬上手术室过道的病人担架车,躺了半个多小时,等第二台手术的麻醉上好后,他又挣扎着起来继续手术,他完成第二台手术时已是下午1点30分左右”。虽然很艰难,但最终两台手术都成功完成,没出差错。手术后,江振华缓了一下神,平静地放下手术刀,就再也撑不住了。他在别人搀扶下入住医院感染科,然而病情急转直下,25日凌晨,他就出现了肝昏迷,随后转入重症监护病房,至今没有醒来。

  护士长曹新平说,江振华医生累倒前几天,大家都发现他明显变瘦了,眼睛凹得厉害并开始发黄。他自己似乎也有预感,在手术前去做了检查,原本打算把收治了的急诊病人都安排好后就去住院治疗。

  “如果不是过度劳累,一般不会这么严重”

  一个月没休息让病情恶化,他现在靠仪器维持生命

  据医院介绍,“江医生患的是暴发性肝坏死,患这种病的人一般以前都有肝疾,但如果不是过度劳累,一般不会这么严重。”江医生病了一个月了,这一个月时间里他接诊、手术、查房,一天也没有休息,才导致他的病来得这么凶猛。

  江振华倒下后,他的病情恶化速度之快,让同事们措手不及,再先进的药物也挡不住他肝细胞恶化的步伐。10月8日,肝衰竭后昏迷的江医生逐渐开始呼吸衰竭,目前只能依靠呼吸机和血液置换等维持生命。

  江振华的暴脾气在医院是出了名的,几乎科室每个医护人员都被老江“骂”过。急诊外科救治的病人多为多发伤、复合伤,病情往往十分危急,常常上演着生死时速,老江容不下慢节奏,所以他常常朝自己的助手和护士大声呵斥,大家也都常忍着“委屈”。

  祈祷

  深度昏迷的江医生肝移植是他唯一希望

  今年51岁的江振华,身高1.86米,两道剑眉一副亮嗓,同事都说他能力拔千斤。但昨天记者在南通大学附属医院病房看到,躺在重症监护室内的江振华深度昏迷,全身插满了管子,只能依靠呼吸机艰难地维持着脆弱的生命。

  “直到他累倒后我们才知道,江医生已病了将近一个月,持续低热,先是腹泻,后来又是带状疱疹引起的头疼,可是他一天也没有休息,他总是查好病房后,再悄悄到值班室挂水。就在他倒下的前三天,他还连续实施了五台手术,其中有胸外伤合并脾破裂的,肠破裂合并胫腓骨骨折的。最后那台手术时,他太虚弱了,平日里都是他掌握关键步骤亲自打钉,可是那天他再没有那个力气了,他再也拿不动那把电钻了。”江振华的手术助手袁皓杰医生回忆说。

  “目前救治江医生的唯一途径就是肝移植,而且时间也非常紧张,因为一旦肝衰竭引起的脑功能损害不可逆,那就会使得救治希望变得十分渺茫!我们现在就是在和时间赛跑。”南通大学附属医院副院长、大外科主任王志伟教授如是说。目前,医院正在想方设法,为江振华寻找合适肝源。(通讯员 施琳玲 记者 郭小川)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医师严重肝衰竭坚持做完两台手术 倒在手术台旁 1 浑身插满管子,呼吸机维持着一息尚存的生命,陷入深度昏迷的他用紧迫的时间等待合适的肝源……昨天早晨,南通大学附属医院重症监护病房内,一位特殊的病人备受牵挂。